去看海

【茸米】盖多·米斯达杀死了她


01

盖多·米斯达很少能在闹钟吵醒他之前醒来,此时他看着陌生的天花板难免有些惊讶。

一室安稳。

初夏的晨曦尚未照亮浓雾的小镇,敞开的窗台纱帘飞舞,森冷的空气中隐约混合了未绽的蔷薇花意。

米斯达侧首看向枕边的金色发旋,和喷在他手臂上温热的呼吸。


“……喂,乔鲁诺,你醒了吧?”


02

盖多·米斯达从昨天刚抵达小镇就很不喜欢这里。

他不喜欢同行这个半年前进入组织被叫作“律师”的男人和他的提议。但他不会让乔鲁诺为难。他走在陈旧的青石街道上忍耐了一路唠叨。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他们预定的旅...

质问箱回答合集

o

质问箱自带的回答能用字数太少,以后这里也放一遍

我终于记得开邮件提醒,不会再很久不回了!


质问箱地址 = 提问/点梗/闲聊 欢迎~


不好意思我实在太久没看质问箱,一直未回复非常抱歉

这篇故事是因为当时心中突然有了非常连续且清晰的画面才写下的,一口气写了大半后因为三次元的事情搁置了一阵,再回顾之前所写的内容总觉得完全没能还原我心中的样子,不知如何是好所以一直没能继续

我想是我的写作技法不足以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也觉得绘画或电影这些载体比写作更适合我想表达的,总之是件挺遗憾的事情

我很希望有一天我能更新它

【茸米】花之欠片


【其一】

“你已经和我说第三遍了米斯达。”乔鲁诺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制止身后人的喋喋不休,“放心吧,我会按你的要求,不会搞砸的。”

“哦哦真是太可靠了乔鲁诺,”米斯达就一下子环住他的肩膀,把他拽进旁边这家高级餐厅,“那等会儿就拜托你了。”

二十分钟后,女主角到场。

乔鲁诺独自坐在座位上,用吸管喝薄荷苏打水,听隔壁米斯达的声音。

“不要眨眼,千万不要眨眼,这张餐巾马上就要变成玫瑰了哦……”

欸……居然要为这种事动用替身……乔鲁诺不经为自己对团队和谐做出的努力长叹了一口气……

黄金——体验————

“哇——真的变成玫瑰了!!!米斯达你好厉害啊!!!!!!”

女性的情绪也太容易...

[承花]友人K -04-

-01-  -02-  -03-

 

友人K -04-


像是浸泡在海洋里。

视线上方是格外明亮的光线,不睁开眼睛也能清晰感受到落在眼皮上滚烫的熨帖。耳畔却很混沌,仿佛蒙上了一层膜,无论接收到怎样的声音都无法立刻处理成带有含义的信息。

花京院过很久才意识到,门外是承太郎和他的母亲正在对话。

“承太郎真是的,花京院君来家里玩也不告诉妈妈一声,”因为给花京院办过保释手续,荷莉夫人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妈妈早上在浴室看到换下来的校服才知道花京院君过来住。第一次有朋友到家里来,这样待客很失礼啊。”

“给,已经洗好烘干了,你们整...

[承花]友人K -03-

-01-  -02-

 

友人K -03-


走出便利店,自动门又唱了次“欢迎光临”。

深夜街边的路灯下,承太郎熟练地弹了弹硬纸盒底部叼起根烟,然后反手递给花京院:

“抽吗?”

等对方接过去,从裤袋里摸出打火机。

“你这里,”承太郎指指自己额头相同的地方,“没事吧?”

花京院没回答。一辆晚归的自行车,钥匙放在车篮里,“哐当哐当”从两人面前骑过。春夏之交早早有了不少蚊虫,被路灯的亮光吸引,在头顶上翅膀扑朔。

“我扔掉了。”

花京院就在此时突兀地说。

“……啊,”承太郎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花京院是在提吉他的事情,“……挺好的,我就...

[承花]友人K -02-

-01-     七夕快乐~


友人K -02-


“这一款的话,需要从纽约总店调货,大概三个月左右才能拿到。”

“三个月……你们是从锯木头这一步开始的么……”

“真的非常抱歉。”


顾不上一旁正欺负店员的承太郎,这是花京院第一次进这种大型乐器行,他完全被店内琳琅满目的陈设震惊了。眼花缭乱地环顾了好一会儿,他走到吉他区,忍不住想取下一把试弹一下。

“你不用试了,那种价位的吉他都是垃圾。”承太郎头也不回地说。

花京院的手僵在半空,看着面前标价上一连串的“零”。想起自己原先那把吉他,是在唱片店打工的时候,...

⚓️

☆ 一个目录 ☆

ID = 荆乐,微博 = 荆乐妄想狂(车链打不开请戳微博搜关键词) ,质问箱 = 提问/点梗/闲聊 欢迎~ ,回答合集 = 放这里

目前承花/茸米中(三次元很忙,手速很慢,个性很懒,更新随缘)

如果你阅读愉快,请给我一些评论~


☆JOJO茸米归档☆

《花之欠片》:茸米与花的一些妄想

《盖多·米斯达杀死了她》:我相信你会将我带领到更光明的地方


☆ JOJO承花归档 ☆

【连载中】

《友人K》:这是花京院...

[承花]友人K


这是花京院典明,世界末日的遗言。



友人K -01-


与友人K的初次交集,是在昭和62年春。


全职主妇空条荷莉夫人,在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之后,匆匆忙忙跑出了门。

“承太郎……承太郎……说话啊,承太郎……”

随着她一声比一声急切的呼喊,临时拘留所昏暗的角落,倏然睁开了一双豹一般的眼睛。

“闭嘴!烦不烦啊!你这八婆!”

“就是他!”荷莉夫人惊呼,然后捂着脸开始哭诉,“警察先生,他其实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好孩子!他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孩子啊!”

“打架斗殴而已,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而言其实挺正常的。不过他们对上的是四个手持双节棍和匕首的地痞流氓,其中还有人

承花同人很有趣的点在于:写傻屌DK情很合适,写大人间的恋爱很合适,写年龄差也很合适 

[承花]人鱼PA

※补档。是个坑。

※可以理解为二巡世界。含有大量捏造成分。


00

2012年夏天,我驾驶的科考船遭遇了一场严重海难。

狂风暴雨,船只倾覆。

在汪洋大海中拯救我的,是一条人鱼。


01

我要先平复一下心情,才能开始讲述这段奇幻经历。


我并非文科专业出身,所以很难把事情讲得动听。也许我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就像所有故事的主人公一样。

我的名字是空条承太郎。父亲是爵士音乐家空条贞夫,日本人,目前正在四处旅行。母亲则是美国人荷莉·乔斯达,也叫空条圣子。我今年29岁,是个海洋生物学学者。

从事海洋生物研究的...

1 2 3 4 5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