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人鱼PA

※补档。是个坑。

※可以理解为二巡世界。含有大量捏造成分。

 


00

2012年夏天,我驾驶的科考船遭遇了一场严重海难。

狂风暴雨,船只倾覆。

在汪洋大海中拯救我的,是一条人鱼。

 

 

01

我要先平复一下心情,才能开始讲述这段奇幻经历。

 

我并非文科专业出身,所以很难把事情讲得动听。也许我应该先介绍一下自己,就像所有故事的主人公一样。

我的名字是空条承太郎。父亲是爵士音乐家空条贞夫,日本人,目前正在四处旅行。母亲则是美国人荷莉·乔斯达,也叫空条圣子。我今年29岁,是个海洋生物学学者。

从事海洋生物研究的契机十分简单,因为我从小对海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感。

在我青春期的时候,我时常会梦到一片夕阳下的金黄海滩。一个模糊的身影背对着我,潮水起伏,伴随着断断续续的生长痛。对方的语气满含着笑意,说他最喜欢大海。在青春期里,我反反复复地做着这个梦。但遗憾的是,无论我如何反复,那个身影始终没有转过身来。等到度过了青春期,我也就很少再做这个梦了。

当然,我提起这段往事并非想探讨青春期少年梦境对其心理状态的映射之类,而是想要描述这样一种体验:有时候当你正在经历此时此刻的一件事件或情景时,你会没来由地觉得,你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经历过这件事情,或见过这样的情景。

这就是我获救之后睁开眼,看到眼前人鱼的最初反应。

 

我敢肯定,他就是我青春期梦境中的那个身影。

 

 

02

我知道,以我乏善可陈的文学素养,真的很难用文字去形容人鱼的美丽。但我又不想用冷冰冰的学术语言机械地标注他的体貌特征,所以我只能试着讲给你们听。

这条人鱼有着一双紫色的眼睛,像宝石,像星辰。当你和他对视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世界上所有关于美好的词汇都应该用来为这双眼睛作说明。还有头发是火红色的,鱼尾是翠绿色,对,就像是迪斯尼动画里的小美人鱼爱丽儿。

与之不同的是,眼前的这位,我的救命恩人,显然是一条雄性人鱼——

和人类相似的上半身大大方方地光裸着,没有佩戴贝壳,也没有装饰水草。皮肤白皙但肌肉线条优美,像是古希腊时期歌颂神的雕像。人鱼是天生的海洋霸主,食物链的顶级捕食者,流线型的肌肉和发达有力的鱼尾让他们在大海中来去自如。

眼下,我的救命恩鱼并没有注意到我已经醒过来。他正用他冰凉的手指好奇地在我身上戳来戳去,尤其集中在我与他不同的下半身,包括下半身的某个部位。

换句话说,我正在遭到一条雄性人鱼的性骚扰。

 

而当他再一次戳到那个部位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动了一下。

这让人鱼受到了惊吓。

在我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以一种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如同一道绿色的闪电瞬间跃进了大海,消失在茫茫的海浪中。

如果不是此时我正躺在一座孤岛的沙滩上,仰望夕阳染红的天空,身边还留下一片翠绿如同宝石的鳞片。

我会以为,这又是我的一个梦境。

 

 

03

我曾经考虑过,是否应该像一个合格的孤岛海难者,事无巨细尽职尽责地记录下自己每天的生活——如何让自己在孤岛上生活得更好,以及为随时逃离孤岛所做的一系列准备。但我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我相信看这篇文字的人更多想看的是人鱼,而非鲁宾逊漂流记。

我将简单地介绍一下我目前所处的状况,然后告诉你们更多关于人鱼的事情。

 

我所处的状况,说实话有点糟糕。

我并不清楚自己目前所处的孤岛在科考船失事位置的哪个方向,距离多远,因为我是被一条人鱼带到这里来的。所有的行李和科研设备都在海难中遗失了,最要命的是其中一个急救包,所有可能帮助我脱险的物品都在那里面。最初船只倾覆的时候我把它挂在身上,但现在它不见了。

我身上除了穿着的湿透了的衣服,就只有湿透了的随身笔记、湿透了的一包烟、一只打火机,和一把插在靴子里的瑞士军刀,至少后两者还能派上用场。

不过话说回来,我并不太担心自己的生存问题。

虽然不知道孤岛的具体经纬,但处于南半球赤道附近的洋流海域这一点却还是可以肯定的。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得无论是岛上植被还是海中鱼类都十分丰富,足以让我活下去等待救援。

 

关于我个人状况的说明就到此为止,接着就让我们来聊更多关于人鱼的事情。

毫无疑问,对人鱼的研究是目前海洋生物学科及其交叉学科研究中最热门的项目。作为一种传说中的物种,人鱼最初为人所发现始于17世纪的大航海时代末期,但也只是汪洋上一掠而过一抹倩影。等到20世纪的前半叶,海洋科技的发展让人们逐步走向深蓝,才正式拉开对人鱼研究的序幕。

正如我上面所说的,人鱼是天生的海洋霸主,种族数量十分稀少,大多生活在深海区域。一条成年人鱼无论雌雄,通常都独自拥有自己的一片领海。只有未成年的人鱼会自由选择和父亲或者母亲生活在一起,待到成年再去寻找自己的领海。还有就是在人鱼的发情期,人鱼会离开自己的领海寻找心仪的雄性或者雌性交配,并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

但总的来说,人鱼是情欲寡淡的种族(这让人鱼的研究者们十分担心他们的繁衍问题),他们的寿命很长,是和人类一样的智慧物种,成年之后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独自生活在自己的领海,是海洋里的孤独王者。

就研究本身而言,目前对人鱼的研究,是海洋相关的所有交叉学科研究中最火热的项目。社会学家们好奇人鱼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人鱼与人鱼之间,人鱼与领海其他物种之间;语言学家们想要学会人鱼的语言,建立起整个人鱼语体系;而海洋生物学家们则在努力探索更多可能有人鱼生活的深海区域,以期发现更多的海洋王者。

 

具体到救了我的这条人鱼,根据我的判断,他应该刚刚成年,独自生活不长一段时间。

这位年轻的王者之前从未被发现过,按照人类对人鱼的命名法则,如果没有人在我遭遇海难醒来之前,概率极低地恰巧也发现了一条人鱼,那么他将按照塔罗牌的顺序,被命名为——

绿之法皇。

 

 

04

接下来的几天,我在孤岛努力让自己活下去,并积极地做着各种可能让自己获救的准备。

海域的主人,搭救我的那条人鱼始终没有出现。他就像是收留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乞丐,施舍给我岛的一隅,放任我在这里自由生活。

直到第五天夜晚,海天相接布满了星星。已经在篝火边入睡的我,被人鱼的歌声唤醒。

 

循声而去,星空之下,天地穹宇。

我发誓,这是我一生中见过最梦幻的情景。

 

红发碧尾的人鱼盘坐在巨大的礁石上,对着星空与大海歌唱。曲调时而轻快,时而舒缓。一队队海豚随着他的歌声跳跃激起层层海浪,早该栖息的海鸟也在他身边拍打着洁白的翅膀。甚至在他唱完一曲的时候,海平线下的蓝鲸喷出了一道巨大的水柱。

人鱼就这样唱到了深夜,我想即使是翻遍世界上所有的童话,也找不到比我此刻所见更美妙的事情了吧。

担心自己现身又会吓得对方跃入深海,我小心翼翼地贴着礁石下方坐下。躲在星光的影子里,很快昏昏欲睡。

 

在人鱼的歌声中,我又做了那个青春期时候的梦

 

 

05

“承太郎,你知道吗,我最喜欢大海了。”

 

 

【TBC】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是一个有点奇幻童话风的故事。

本文中人类对人鱼的命名法则可以参考台风的命名理解,先制定确定的命名表然后按照发现顺序依次命名。

评论(2)
热度(91)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