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茸米】花之欠片


【其一】

“你已经和我说第三遍了米斯达。”乔鲁诺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制止身后人的喋喋不休,“放心吧,我会按你的要求,不会搞砸的。”

“哦哦真是太可靠了乔鲁诺,”米斯达就一下子环住他的肩膀,把他拽进旁边这家高级餐厅,“那等会儿就拜托你了。”

二十分钟后,女主角到场。

乔鲁诺独自坐在座位上,用吸管喝薄荷苏打水,听隔壁米斯达的声音。

“不要眨眼,千万不要眨眼,这张餐巾马上就要变成玫瑰了哦……”

欸……居然要为这种事动用替身……乔鲁诺不经为自己对团队和谐做出的努力长叹了一口气……

黄金——体验————

“哇——真的变成玫瑰了!!!米斯达你好厉害啊!!!!!!”

女性的情绪也太容易调动了吧……第一次做僚机的效果就好到乔鲁诺怀疑自己应该收钱。



不过说到情绪容易调动…………

“哇啊————?!”米斯达一下子跳起来,差点把整张餐桌掀翻,“玫瑰、玫瑰怎么变成4朵了?!”

“……你在说什么呀米斯达,不是你变的魔术吗?”

“是、是我变的……可、可这是‘4’朵……扔掉!你快扔掉!!”

“米斯达?!”

“‘4’是绝对会带来不幸的!!!”

米斯达把花夺过来扔掉的瞬间,桌上的红酒泼到了他脸上。


“乔鲁诺你啊…………”


“嘛算了,”米斯达接过乔鲁诺递给他的纸巾随便擦了两下,然后伸了个懒腰,“我正觉得这家店又贵又不好吃,换个地方我请你喝酒吧。”



【其二】

布加拉提如常走进午后的咖啡厅,看到他的小队成员正围在一起。

“你们在做什么?”他好奇问。

“啊,布加拉提!”纳兰迦抬起头,高举一捧大花束兴奋地朝布加拉提招手,“米斯达又收到神秘追求者送的花了!!!”

“什么‘神秘追求者’啊……”米斯达虽然这样吐槽,但确实每次收到的花束都只写着“To Guido Mista”,此外没有任何信息。

“这么想知道的话,就让忧郁蓝调来调查一下吧。”阿帕基跟着布加拉提走进来,看上去心情相当不错。

“哦哦有道理!快来调查吧!!”


日子过得平和,布加拉提也不打算管他们胡闹,点一杯饮料和一份蛋糕就在乔鲁诺对面坐下。

然后他看到乔鲁诺似乎和往常一样的表情————

“…………阿帕基。”

“嗯?”阿帕基正要释放忧郁蓝调,“怎么了,布加拉提?”

“我们没时间在这休息了,”布加拉提站起来,“继续跟我去巡逻吧。”

“好。”阿帕基虽然不理解,但立刻选择跟随布加拉提。

纳兰迦可不干了:“喂!阿帕基!等调查完再走吧!”

而福葛看了看布加拉提又看了看阿帕基,最终将目光落在乔鲁诺身上。

“……纳兰迦,我们去图书馆教你功课吧。”

“欸?可我现在不想学功课。”

“好了好了,快走吧,这次我一定会很耐心教你的。”福葛几乎连拖带拽,还在纳兰迦耳边小声说“等会儿再告诉你怎么回事”才把他弄出去。


“怎么突然都走光了。”米斯达简直摸不着头脑。

“米斯达,布差拉提点的蛋糕来了,我们替他吃掉吧。”只有乔鲁诺淡定地坐在原位,把一支叉子递给米斯达。

“啊,好啊。”

米斯达在乔鲁诺对面坐下,很快把花束的事情忘在脑后。



【其三】

乔鲁诺和米斯达搭档工作途中,在一座喷泉边吃三明治解决午餐。但渐渐的,他们感觉有些不妙。

“喂喂喂喂乔鲁诺……怎么越来越多人朝我们这儿挤过来了……”

“关于这件事,我旁听了一下路人的交谈,似乎这座喷泉是本地非常有名的景点。”

“景点?”

“抛硬币许愿就能获得美好爱情的景点。”

“太蠢了吧——”米斯达评价,“爱情和硬币和喷泉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吧。”

尽管内心十分不屑,却丝毫无法改变两人此时正被游客围困的处境。终于在又一次拥挤下,米斯达被推到了水池里,和他觉得很蠢的硬币泡在一起。

“米斯达,”乔鲁诺向他伸出手,“起来我帮你检查有没有受伤。”

米斯达眨眨眼睛。

反手就把乔鲁诺也拉进了水池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幸灾乐祸,然后就在下一个瞬间,突然察觉周遭的触感不对。

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浸泡在满池的花瓣里,目所能及皆是深粉浅白。雕刻了一队光屁股天使的喷泉泉口也正朝透蓝的天空喷洒,如同狂欢节的礼花绚烂。

周围的游客都像疯了一样开始不停拍照,而米斯达搂着乔鲁诺的肩膀大笑:

“果然很有趣啊!乔鲁诺你的能力!”


 

【其四】

“馆长,遗体告别时间结束,该去做后续的工作了。”

“好,你跟我一起来见习吧。”


两人就往遗体告别室的方向走,路上碰到一个金色长发的年轻男孩,正靠在阳台上抽着烟。

真是好长好漂亮的金发啊……

她几乎是不自觉地紧盯对方,视线完全被那金发吸引,而没注意他左手的烟灰缸里满是烟蒂。

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小跑追上馆长的步伐。


“馆长,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怎么了?”

“盖多·米斯达应该是位一百多岁的老先生,怎么会这么年轻……”她正为死者做最后的遗体整理,但这遗体是如此鲜活,就好像只是睡着一样。

“……不要大惊小怪,等你做这行久了,就知道什么奇怪事情都会遇到的。”

“是。”她刚答应下,就又忍不住小声惊叫起来,“啊!有人在遗体旁边放了好多向日葵……”

金黄。灿烂。仿佛仍生长在土地面朝太阳。

她做完整理,莫名不舍地注视遗体好久,才小心翼翼盖上棺盖。



【其五】

“你在看什么?”

乔鲁诺睁开眼睛,发现米斯达正靠在床头看着自己。

“啊,我在看,你的睫毛也是金色的欸……”

乔鲁诺闻言愣了片刻,然后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也靠着床头坐起,散开的金发就顺着肩膀垂下。

“两个人睡总觉得有点碍事,”他漫不经心地拨弄着,“找个时间剪掉吧。”

“不要剪了,”米斯达下意识伸手过去摸了摸,“我觉得长发挺好的。”



【其六】

“米斯达,你对‘花’是怎么看的呢?”

“……花?”

“你最喜欢哪种花呢?”

“……男人喜欢什么花啊……再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几种……”

“说一种吧米斯达,说一种吧。”

米斯达困扰地挠着头,然后看到对方太阳一般的金发。便在他自己也懵懵懂懂的潜意识里,有了答案。


“那就……向日葵。”

 

 

BY 荆乐

【THE END】


手感调试~

第六部我应该是偏茸米的杂食党

因为茸茸是我认为最适合花的纸片男孩,所以妄想了很多与花相关的片段~

其四的设定是:茸茸继承了部分吸血鬼血统,长寿且不老。他虽然可以通过更换器官保持米斯达的肉体年轻,却无法永远留住米斯达的灵魂。


点击传送:>>>全部文章☆目录<<<


评论(7)
热度(80)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