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达拉斯之春(弃)

*6部时间轴,花京院转生设定。

*名字依然是花京院典明,读作tenmei。

*本章含有原创女性角色。

 

 

达拉斯的冬季是干燥少雨的冬季。

金黄的落叶铺满了校园,简拎着她黑色不织布的手提袋快步走着,穿过喧闹的人群,避开滑板与山地车。

当她终于抵达校门口那家咖啡馆的时候,她的脸上微微泛着红。

“对不起,典明,我迟到了……七,哦不,现在是八分钟了。”她看了看自己腕上的手表这样说道。把手提袋搁在旁边的空位上,脱去外套坐下来。

“我很抱歉,查文献忘了时间,咖啡就由我请吧。”菜单及时地送到了简的手边,她将长发顺到耳后,低头确认了起来。

直到点完单,简才注意到对面人的异样。

 

东方血统的面孔,茜红发色和特立独行的刘海,以及相对学历小得不可思议的年龄。即使是在所有人都因青春而张牙舞爪着的大学区,也是绝对抢眼的存在。

他也和简一样脱去了外套,穿着惯常那件黑色高领毛衣。将靠枕抱在怀里,下巴搁在桌面上,双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简。

“你生气了吗,典明?”简问道:“为什么不说话?”

“简——”

他却依旧一动不动地和简对视。简觉得,她在白日里看见了星星。

 

“简,我想,我恋爱了。”

 

花京院典明。17岁。

大概是世人所说的天才,或者说怪胎。

虽然是日本裔,但在美国长大。除去一副典型东方人的面孔,以及无论如何都在同龄人中显得瘦弱的身材,并没有太多来自血统上的特征。从小到大就没有按部就班上过学,一路跳级,17岁的时候就完成了临床医学本科学位。回绝了院内以及别校多名教授抛来的橄榄枝,正准备加入一个私人财团的附属研究所。

“……所以,我周末就要第一次去那个研究所啦,真期待啊。”花京院穿着白色消毒衣坐在高脚凳上打着转,颇为兴奋地说道。

“……坦白说,我在意的只是,”简挑了挑眉,银色手术刀干脆利落地切下一块病变组织。“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这个解剖室是非科室成员免进的么,是谁放你进来的?”

“喏,那边那个学姐。”花京院迅速出卖了放行人,解剖室里爆发出一阵笑声。

简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试图将注意力转移回手头的工作上

“简,你解剖的样子真好看。”花京院凑上去,讨好地说道。解剖室里的其他人听到了,又噗嗤噗嗤地笑起来。花京院却像是受到了鼓舞,再接再厉。

“简,求你啦,就让我给你当助手好不好。你知道,因为研究生的事情我和教授闹掰,我都整整一个月没有摸过这些器材了。要去研究所还要熬到周末,我已经快要发疯了!”

闪亮的眼神看着自己。和她不同,花京院是青春洋溢的。

作为这所大学的名人,花京院是一个科学怪人,花京院在解剖尸体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花京院吃樱桃的技术世界第一,和花京院喜欢年长女性这些消息几乎是无差别地在校园里疯狂传播。

简作为一名法医学在读研究生,秉承着科学严谨的怀疑态度,向来对这些没有经过任何验证的小道消息持保留意见。

直至她成为这一届临床医学本科实践课的教师助手,一个学期的课程之后,收到了来自校园名人花京院典明的告白。

“学、学姐……解剖的样子非常帅气!我很喜欢!”

 

相当没头没脑的告白。

并且这种没头没脑在交往了半年之后也没有什么改观,但至少把形容词从“帅气”换成了“好看”。简想这就足够了,因为她自己也没有太强的立场来指责花京院。但隐隐的,还是担心对方迟早有一天会因为非法的医学研究被关进监狱。

天呐,上帝保佑千万不要发生这种事情。

意识到自己的思绪正越跑越远,简连忙停止了自己的想象。“不行,非科室成员不允许接触任何仪器。”

“简————”17岁少年发出一声哀嚎,连额前的刘海都耷拉了下来。

“不过,或许,我可以给你稍微讲解一下。”简心软了,试图去安抚花京院。“怎么说呢,这是一具无名尸,是分区警方的带来的——你知道,我们学校的法医学专业一直和警方有合作项目——无名尸,没有外伤,怀疑是新品种的毒剂致死。要想办法确认死者身份以及新品种毒剂的成分……”

“简,你这是在折磨我……”少年十分沉痛地别过了脸,“我看我还是不要待在这里了……”

“我很高兴你自己提出了这个要求。”简脱下橡胶手套,拍了拍少年的背将他送到门口。“我很抱歉,典明。下次吧,下次再见面吧。”

“嗯,我知道你很忙,”花京院一边脱消毒衣一边表示理解,在脱右手袖子的时候动作有些不自然。“简,我的胳膊好像卡住了。”

“卡住了?怎么会卡住呢?”简上前查看,不知名的红色花朵就一下跳入了她的眼帘之中,便如同在这个灰白的空间中燃起了火。

“……那个,图书馆门前的花坛里长出来的,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想着迟早会被当成杂草清理掉,就摘来了,”每当花京院话多又语无伦次的时候,就是他有些害羞了。“摘了之后就一直放在口袋、口袋里……好吧,我违反了解剖室准入规定,没有把它拿出来……对不起……你喜欢么?”

简抬头看着花京院,克制不住地嘴角上扬。

但她还是忍住了,语气严肃地说道:“下次不要这样了。”

“哦。”花京院十分老实地点了头,迟疑了一会儿,抬手将花别在简的耳朵上。

这个举动让简略微受到了惊吓,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解剖室里的其他人,见无人注意,才放心而又害羞地抬手,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自己耳边花的轮廓。

真好啊,十七岁。

真好啊。

 

相互告别然后走出解剖室,电子门锁咔嚓一声表示已经锁好。花京院却莫名有些不舍地伫立门口,透过门上的方形玻璃窗往里望。

他看到简把头发上别着的花取下来,和其它个人物品收纳在一起。又严格地对照解剖室准入规定整理了一遍仪表,冷静的神情一如他爱她的每一天每一秒。然后她抬头看到了自己,笑了笑做出让他离开的手势。

花京院也笑着和简挥了挥手,走出实验大楼。

 

达拉斯的冬意已经很深了,花京院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深吸了一口寒气,裹了裹身上的羊角扣大衣。

他的体质并不太好,不知缘由的腹痛从他出生以来就时不时地折磨他,即使检查吃药也毫无起色。与生俱来还有另外一项能力——花京院能看到正常人看不到的某种奇妙的东西。因为这项能力,花京院度过了一个孤独的童年。但由于花京院很快就显露了他的天才之处,这点毛病也就被当成天才必不可少的小怪癖的一部分了。

所以说,谁要去那些普普通通的学校研究所啦,我要去的是一个能告诉那究竟是什么的地方。

如果知道花京院这番所想,大概所有向他抛来橄榄枝的教授都会哭晕在厕所里吧。

枯叶从枝头脱落,在眼瞳中画出一道完美的金色轨迹,无论是起点还是终末都异常明晰。接着起风了。满地黄叶“咔嚓咔嚓”地被风卷起来。

某种情感就如同潮水般涌遍了全身,花京院张开怀抱投入风中,突然后悔自己将太多青春的时光浸泡在了实验室中。他不会唱歌,没有动人的歌喉与风共鸣;他不会跳舞,没有适宜的步点可以与黄叶起舞;他也找不出一句诗,找不出一句词……哎呀,太阳就要下山了……

 

在回宿舍之前,花京院去图书馆里借了一本诗集。

 

翻着诗集。在切苹果时无意识地摆出解剖的姿势。新购入游戏的成就收集刚进行到百分之七十。没有和简再联系。周末在花京院的盼望中很快到来。

车身写着“SPW”字样的豪华商务车正载着花京院飞速地驶向研究所所在,车上陪同的是之前录取他的那位教授。

 “……理论上,除去一些特殊的替身之外,只有替身使者才能看见替身。曾有一些非替身使者看见替身的案例,都是因为他们正处于替身即将觉醒的临界期。像花京院先生这样天生能看到,但一直没有觉醒出替身能力的案例,我们SPW替身研究所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果不介意的话,真的很希望您能满足我们作为一个研究者的好奇心。”

“完全没问题,无论是需要血液、骨髓液还是组织切片什么的我随时都可以提供,只是请一定让我也参与研究。”

“一定一定!”教授眼中直冒精光,简直像是看到了一座宝藏。两人一路讨论该如何研究其中一人的组织切片,迅速地引为忘年之交。

 

去往研究所的路上一切顺利,而这之后的经历却是兵荒马乱,令花京院终生难忘。

刚下车,正清了清嗓子,准备给花京院介绍研究所那出自名家手笔的气派大门(十分符合SPW财团上一代掌门人的审美),教授身上的独立通信设备就开始响个不停。

而在他确认了信息之后,就二话不说地丢下花京院往研究所内部跑。

简直是莫名其妙。

花京院全然摸不着头脑。

他抬头望向天际。今日阴,黑云压得极低,由远及近传来螺旋桨的声音。不一会儿,无数架直升机出现在视线里,巨大的气旋搅得整个大地上的植物都摇晃作响。

研究所的一切安全拦截装置都被暂时解除,人员,仪器,整座建筑都好像被按下高速按钮疯狂运转。

被完全遗忘的花京院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决心往这疯狂运转的中心摸索。

 

并不太难,顺着所有人潮,仪器流动的方向,像是被什么牵引着。

花京院终于到达中心。白色的人影重重叠叠地围了好几圈,数不清地顶级仪器横七竖八地摆放着,居然有将近一半是花京院从来没见过的。其中几台似乎是使用时太过匆忙损坏了,就直接扔到了一边换上另外一台。

难道是有人受伤了吗?

花京院这样想着,奋力挤进白色的人群之中

没有人注意到他,所有人都处于极度的精神紧张之中。偶尔还有“光盘”,“被抽走”,“没有生命特征”这样的只言片语落到花京院的耳朵里。但尽管如此,身材瘦弱的花京院还是没能突破最后一圈人。

什么都看不见,急得要发疯。

 

“啊——”

就在这时,花京院发出一声惊叹。然后张大嘴巴,失去了声音。

始终挡在花京院面前的研究员突然走开去查看一台仪器上的数据。神说要有光,便突然有了光,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落到花京院眼里。

就如同,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数以千次数以万次发生的那样,人们因为看到蒙娜丽莎,大卫而感到晕眩。花京院觉得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人。他紧闭的睫毛那样的浓密,那样的长,他肌肉的线条和面部的轮廓如同价值连城的艺术品。而自己就像在人群中推推搡搡的游客,深深地晕眩。

视线模糊了,没有声音了,心跳停止了,无法呼吸了。

 

“简,我想,我恋爱了。”

 

“……”

漫长的沉默。

简低头舀了一勺白糖放进咖啡里,却因为动作过大溅出一些在桌面上。

“攻略出隐藏人物了么?”她抽了张纸巾,边擦桌面边问道。

“……”花京院终于站起来,凳脚在地面发出剧烈摩擦的声音。

 

“对不起。”

简看着他向自己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然后抱着大衣走出咖啡馆。

 

达拉斯的春天,终究还是离我远去了啊。



【坑了】 

 

原本发誓绝不割腿肉,但抱着“有脑洞就写,不写说不定就爬了”的心态,就写了。

美国长大的科学怪人转生院,大家感觉如何~

医学和法医学我都不懂,请勿深究。

 



评论(2)
热度(27)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