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东方仗助没有见过圣诞老人

大家好,Merry Xmas。 

承花。 仗露。 大家一起生活在杜王町。

 

 

“诶?!—— 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么?!!”

 

平安夜的前一天,日光平和的午后三点。杜王町人气意大利餐厅托拉萨迪正处于下午茶时间。

“你喊得太响啦,亿泰君。”广濑康一显得有些无奈,而他身边的女友山岸由花子更是干脆利落地甩过一记白眼。

“哈哈哈哈……你可以真是个笨蛋啊,亿泰。”东方仗助拍着友人的肩膀狂笑。“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圣诞老人,都是老爸老妈假扮的,这可是常识啊!”

“诶?!那每年给我送礼物的……?”

“是亿泰君的哥哥吧。”康一推测。“像我家里都是妈妈和姐姐给我送礼物,还经常为谁来扮圣诞老人吵起来,真是头疼啊。”

“康一,”山岸由花子握住广濑康一的手。“今年就由我来成为康一的圣诞老人。”

“由花子……”

仗助和亿泰受不了地转过了头。

 

稍远的地方,承太郎、花京院、还有乔瑟夫围坐在壁炉前。

年逾八十的乔瑟夫被特意安置在舒适的老年椅上,头戴针织帽,膝盖盖上厚实的毛毯,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们在讨论的话题。花京院先生手捧一杯热茶,始终面带微笑的。承太郎先生坐在他身边,始终没有表情。

“花京院先生家里是谁来扮圣诞老人的呢?”亿泰继续追问。他脑子不太好,如果不反反复复纠结,是没办法把一件事搞清楚的。

“我家的话是我父亲。”花京院捧着茶很认真地想了想。“说起来很神奇呢,他平时一点也看不出是那种会为小孩子扮圣诞老人的人……节日真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承太郎家里呢?”

“……”

承太郎沉默了一会儿。

“忘记了。”

 

“噗嗤……”

就在承太郎回答的那一刻,一直不知道听没听懂话题的乔瑟夫突然笑出了声。

承太郎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像他这样从小被宠着长大的孩子,又有乔瑟夫这样性格的长辈,想必每个圣诞节都过得很热闹吧。

想到这一点,花京院拼命憋笑。

承太郎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而现役高中生东方仗助,却在这番对话后有了新的困扰。

 

“……不会吧,难道这里就只有我,从来没见过圣诞老人,更没收到过礼物。”

 

“………………………”

“朋子夫人不会扮么?”

“不会哦。”

“那……”算了,老爸什么的还是不提了。

花京院识相地闭上了嘴。

 

 

直到结账离开,仗助还因为在意这件事情而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今天没看到露伴老师。”花京院转移话题。

“杂志计划新出一本副刊,露伴最近在赶上面的连载,忙得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看来也没时间陪他过圣诞节了。

好像又哪壶不开提哪壶。

花京院似乎看到仗助的耳朵尾巴全都耷拉了下来。

乔瑟夫走在最后面,好心的意大利厨师陪着他。

“乔斯达先生,我这一次为您准备的料理,有一些特殊功效能持续发挥较长的一段时间,请您期待。”

乔瑟夫正要细问,仗助从前面跑回来。

“你怎么走得这么慢啊老爸,来,我扶你。”

东尼欧挥手向他们道别。

 

承太郎和花京院是开车过来的,但坐不下所有人。

“我和由花子散步回去吧,就不麻烦两位了。”康一说道,又转头征求意见。“可以么,由花子?”

山岸由花子当然百分之百表示同意。

闷闷不乐的还有另一个人,但花京院也不哄他,反而从他手中抽走了车钥匙。

“是你开过来的,现在轮到我了。去,坐到副驾驶座去。”

于是195的高大个子重重地往副驾驶座上一坐,连带整个车都好像摇晃起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也不扣安全带,显而易见地闹着脾气。

呀类呀类。

花京院觉得只有对方的口头禅才能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他从自己的主驾驶座上越过身,在承太郎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帮他扣好了安全带。

 

“花京院先生!”仗助大叫着捂住了自己和亿泰的眼睛。

花京院就笑着说“抱歉,抱歉”,把油门踩上了六十码。

 

 

第二天傍晚,承太郎和花京院出门采购。

并不算太远的距离,他们是走着去的。

超市里人潮如织,到处都是红绿相间的圣诞装饰。

两人对照清单,平均分配了要买的东西,就各自推着购物车朝两个方向一项项落实。全部落实完毕后,在收银台汇合。

结账的队伍排得很长,头戴圣诞帽的收银员们忙得不可开交。花京院并不焦急,一边排队一边和承太郎说话。也没什么主题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每当他说完一段,承太郎就点点头或者嗯两声给出反应,竟也不觉得花了很久时间。

等到两人从超市里出来,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这才发现大事不妙了!

 

杜王町的街头,到处都是沉浸在圣诞气氛中的人们:迎面走来的女孩,戴着蓝色发光的麋鹿角,把手插在男伴的衣兜里;擦肩而过的男孩,围着明显颜色太过艳丽的围巾,笑容璀璨如同圣诞树尖的星星。所有人都徜徉在这非日常的幸福里,是灯海里的闪亮光点,没有一个是孤独的。

花京院却提着刚挑选的新鲜水果,不重但占体积的膨化食品抱了满怀。承太郎则更可笑,干脆拎了一整桶的食用油,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日用品。两人如同误入仙境的爱丽丝,彼此对视久久说不出话来。突然同时,背过身去笑个不停。

“节日真是……有一种特殊的魔力呢……”花京院笑得蹲到了地上。

承太郎看看他,又看看四周。

在这样的节日里,要找一个买花的地方,总不是太难的事情。

但空条博士他竟忘记了,他三天前从国外参加研讨会回来,还没有把自己钱夹里的钱换回日圆。于是花京院看到,大抵是高中生模样的卖花女孩不肯收承太郎的外币,和拎着食用油的他大眼瞪小眼,又笑得蹲回了地上。

结果还是他付的钱。

向卖花女孩道了“圣诞快乐”,冷不丁手里的东西就被承太郎抢去了。两人走在路上,承太郎拎着东西,花京院捧着花。明明是自己付的钱,人情倒让对方给送了,花京院觉得承太郎狡猾狡猾的。

“是不是还要去吃饭?”空条博士以一种严谨的学术态度琢磨这件事。

“……回家比什么都好。”

花京院闻了闻手里的花。还挺香。

 

 

漂亮老妈东方朋子夫人觉得自己的儿子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怎么会有上高中的男孩子平安夜还待在家里!

仗助今天不上学,睡到中午爬起来之后,就去隔壁虹村家帮忙装饰,还特意打电话回来让老妈给自己留晚饭。等到吃过晚饭,居然躺在沙发上看起了杂志,半点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仗助,你今天不出门了么?”

“嗯?我不出门了啊。”

“哦…………你和你那个漫画家男朋友分手了?”

东方仗助掉到了地板上。

“漂!亮!老!妈!”他爬起来,推着朋子夫人往二楼走。“你回房间看电视敷面膜啦,碗放着我来洗。”

把朋子夫人送回房间,仗助没精打采地趿拉着步子到厨房洗碗,看到远处灿烂的霓虹灯,怎么觉得……有些凄凉呢……

 

 

承太郎和花京院回到家。

承太郎脱下外套,只穿一件黑色圆领的套头衫。正把采购回来暂时不用的囤货塞到挺高的一个柜子里,冰凉凉的手臂就特别不要脸地环上了他的腰。

“嘶——”承太郎下意识地倒抽了一口气。还没等反应过来,花京院就整个人餍足地贴到他温暖的后背上。

因为旧伤,花京院的身体始终不好,到了冬天更是没有一丝血气。他贴在承太郎的后背上,像一条冻僵了,渴求温暖的蛇

承太郎就把东西放到一边把蛇揣到怀里,摩挲他的后颈,心里盘算着:

等把你暖过来,就该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承太郎,我们来做点正事吧。”

半个小时之后,被捂得暖洋洋的花京院说。

承太郎一听,直搓手,花京院今天可真上道啊。

白色长毛地毯铺得很厚,开了半小时的暖气也正足。落地窗的窗帘根本没来得及拉开。

正当承太郎准备就地耍流氓的时候,花京院从超市购物袋里变戏法似得掏出了两套大红色圣诞老人装。

“……………………”

 

“这套是你的,快穿上吧。配套的白胡子装在帽子里,你记得先把它拿出来。”

“…………为什么我要穿这个。”

“因为仗助没有见过圣诞老人啊,这样不是很可怜么!”花京院几乎是理所当然地看着他说道。

果然是因为那个熊孩子,哦不,熊舅舅!!!

“我觉得仗助已经是一个高中生了,”承太郎斟字酌句。“能够分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虽然很遗憾,但他并不需要这种形式的奖励。”

花京院笑着看他,不说话。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花京院走上前去,凑在承太郎耳边,笑盈盈的。

“早去早回,早点做正事。”

承太郎终于屈服了。

 

两人一起换上圣诞老人的大红衣服大红裤,还黏了白色的假胡子,蠢爆了!但与此同时的全世界各个角落里,不知道有多少父亲母亲正在做和他们一样蠢爆了的事情。

打开门。

两个人同时愣住。

然后就被短短的手臂抱住了腿。

“哇!圣诞老人!!”

“JOLYNE!你怎么来了?!”花京院又惊又喜,把徐伦抱起来。小孩子冬天穿得多,活像一只小北极熊。

“圣诞老人是来给徐伦送礼物的么?”徐伦好像还没认出花京院,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向他讨要礼物。

“徐伦小姐自己要求来杜王町过圣诞节的,让我们保密给你们一个惊喜。原本中午就该到了,天气不好飞机延误了一段时间。”陪同徐伦过来的SPW财团员工解释道。

花京院回头看了看承太郎。虽然面无表情,但花京院知道他这是高兴坏了。于是他抱着徐伦往承太郎怀里一塞,承太郎就手忙脚乱地接过去。徐伦因为一下子被抱得太高搂住了承太郎的脖子,他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圣诞老人是来给徐伦送礼物的么?”徐伦又问了一遍。

她觉得这个圣诞老人长得有点像她的父亲。

 

 

东方仗助从来没有见过圣诞老人,但他现在正在和圣诞老人大眼瞪小眼。

“……”

“……”

“疯狂钻石嘟啦啦啦啦啦!!!”

“波纹疾走——”

两个人打了平手。事实上,圣诞老人还更胜一筹——从入侵被发现半挂在窗台上的状态成功入侵到了房间里。

“哪有小孩子会攻击圣诞老人的啦!我是来送礼物的诶!”入侵的圣诞老人率先发难。

“哈?谁会相信圣诞老人这种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啊,只是想借圣诞节的机会入室行窃而已吧!有本事你把礼物拿出来看看啊!”

“哼哼哼,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你的下一句话是,‘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圣诞老人抛给仗助一个绑金色蝴蝶结的礼物。仗助拆开一看,居然是他最喜欢那个牌子的圣诞限量版球鞋。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我想要的……啊!……”不自觉就按照对方预言说出这句话的仗助惊讶地张大了嘴。而圣诞老人,即使隔着厚厚的白胡子,也能感觉他笑得有多得意。

“还有很多哦,全都是你想要的礼物!”

他把礼物一件件抛给仗助,仗助拆开来,果然全都是自己想要的。

“……”

“这下子你相信了吧,表现优秀的好孩子,会收到圣诞老人的礼物哦。”

“……看到这些,我不相信也——疯狂钻石!!!”

“波纹疾走——!”

两个人又打了平手。

 

“我都给你礼物了,你为什么还要攻击我!仗助原来是这样的坏孩子么,老爸,哦不,老人我真的很伤心!”

“哼,你的反应也不慢啊,果然还是来入室行窃的!而且这么了解我的情况……说!你偷窥我们家多久了,是变态吧!”

正当两人对峙,进行这种无营养的互喷,楼下的门铃响起来。

不好,不快点下楼去开门的话,老妈会被吵醒的。

“我先下楼看看是谁啊,你待在这里!不准走!”

说完就一溜烟跑下楼去了。

圣诞老人愣了一会儿,有些无奈,又有些高兴地笑了起来。

说他入室行窃,又说他是变态,倒是放心把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啊。

 

他拿起仗助书桌上的相框。

是和母亲的合照。

 

 

仗助打开大门,看到他整个圣诞节里最想见到的一个人。

岸边露伴正站在门外,很随便地穿了件平时绝对看不到的驼色外套,大半张脸缩在围巾。他看到面前的门打开,反应了三秒,才抬起头。呼出热气,弥散在寒风里,对上仗助的眼睛。仗助是知道的,这是露伴每次赶完稿又还没休息时候的状态。

“露伴!你的稿子画完了?!你先进来吧,外面很冷的!”

露伴反应了三秒。

“到我家里去,还没过12点。”

仗助愣住了。

露伴接着反应了三秒,补充:

“朋子夫人在隔壁休息,很不方便的吧。”

仗助还是愣着。

露伴又反应了三秒,转身就走。

“哎哎哎!露伴你等等我啊!”仗助不顾自己只穿一件薄衫就扑出去去拦露伴,立马被冻了个结实。“你等我上去拿个外套!马上!我马上就下来!”

仗助跑回楼上拿外套,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圣诞老人。

打开房门,圣诞老人已经不见了。

十二月的寒风从大开的窗户吹进来,灌满一室。远处依旧灯火通明,一地的礼物,如同一场梦境。

 

平安夜过去,杜王町的人们又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圣诞节。

 

 

“我见到了哦,圣诞老人。”仗助压低音量,神秘兮兮。“我还从圣诞老人哪里收到了好多好多想要的礼物。”

“啊……这样啊……挺好的呀……”花京院附和着。

不是他和承太郎!他们在出门碰到徐伦之后,就完全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看来是露伴老师吧。

于是花京院和承太郎满脸微笑地向露伴点了点头。

而露伴也同样微笑地在向他点头。

    

避寒的野猫跳到壁炉旁乔瑟夫的膝盖上,团成一团。

好心的意大利厨师给他上了一碗热汤。

 

BY 荆乐

【THE END】

 

评论(22)
热度(320)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