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晨起的场合

脑洞了一下。

[仗露][承花][乔西][JD]的场合。

 

【仗露的场合】

“露——伴——老师——我来玩咯——!露伴老师?……露伴?……我自己进来啦—— 疯狂钻石!…………什么呀,原来是睡着了啊。”

高中生在客厅和卧室都没找着人,就直奔书房,果然看到岸边露伴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哇,睡得好熟的样子。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昨天晚上又通宵赶稿了。

于是,高中生“诶嘿嘿嘿嘿”地旋开一支记号笔,慢慢逼近熟睡的脸颊。

露伴这么爱生气,在你脸上画一只大老虎。

要小心要小心。

他比划着。

万一头发戳到而把对方弄醒可就功亏一篑了。

睫毛……好长啊……

记号笔从手中滑落,高中生双腿交叉盘坐在地板上,托着下巴几乎看入了迷。

“……啊啊,还是去卧室睡比较好。”

在把露伴抱起来的时候,对方突然挣扎了一下。

不好,要挨骂了。

仗助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挡住了脸。

但对方并没有醒过来,呓语了几声,又陷入了沉睡。

在那一瞬,高中生的心脏跳跃至沸腾。

 

【承花的场合】

承太郎发誓,在他醒来之后真的只是轻轻摸了摸对方的头发。

“……嗯?承太郎?”花京院迷迷糊糊地转过头,紫色眸子努力聚焦。渐渐地,对方的面庞开始变得清晰。便微笑起来:“你今天醒的真早啊。”

承太郎点了点头,伸手帮花京院翻身。

他是习惯从身后抱着花京院睡的。睡醒之后两人的姿势几乎和入睡时没什么两样。

“明明以前睡相差到飞机坠机。”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

“什么?”花京院正靥足地埋着胸,下意识就反问了一句,但很快明白过来。

“哎呀,那次是因为……”花京院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掉这段黑历史了。

好在承太郎也不是真要他解释什么。

两人抱着躺在床上,窗外鸟鸣不绝于耳。

……

“今天冷么?”

承太郎掀开被角伸出一只手。“挺冷的。”

……

“早饭吃什么?”

“你定吧。”

“哎呀,吃什么最难想了……”花京院正抱怨,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笑得整个人都有些抽搐起来。

“??”承太郎拍着他的后背。

“哈哈哈承太郎……你觉不觉得我们这样,醒了也不起床,躺着讲这些无聊的事情,很像两个老头子啊。”

“……四十岁了。”

“嗯?”花京院还是笑个不停

“我说我们俩都四十岁了。”承太郎抚摸花京院眼睛上的伤痕。

“也是呢。”花京院想了想,笑着给了对方一个吻。

 

【乔西的场合】

乔瑟夫醒的比西撒早,这是极其极其罕见的情况。

一定要好好珍惜。

他一脸窃笑地去戳西撒眼角的胎记。

哇,怎么会有男人长胎记长得这么好看的。

乔瑟夫最喜欢看西撒哭出来,然后连同胎记上的泪水一同舔上去。

本质上,他是十分恶劣的人。

正戳得开心,熟睡的西撒突然伸手把乔瑟夫揽到怀里。

呃……这是什么情况。

“早安,我亲爱的小鸟,请不要在清晨就开始鸣啼,继续甜睡在我怀里吧。”西撒并没有醒过来,只是抱着乔瑟夫说起了梦话,用乔瑟夫听不懂的意大利语。

虽然听不懂,但至少目前的情况还不赖嘛。

乔瑟夫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就这么抱了一会儿,西撒不知又梦到了什么,眉头深深地拧在一起。

“不要怕,还有哥哥在。”他反复说着,抚摸乔瑟夫的背脊,温柔得难以复加。

“不要怕,还有哥哥在。”

乔瑟夫那时听不懂意大利语,他觉得这异国的腔调每一句都好似情话。

在这绵绵情话里,又沉入了梦乡。

 

【JD的场合】

“Wryyyyyyyyy——”

耗时0.01秒,迪奥把被子猛地盖过了头。

“快来看啊,迪奥!雨停了!太阳,是太阳!”擅自进入他的房间并拉开窗帘的乔纳森兴奋指着东方那轮红日。

“窗帘!先把窗帘拉上!”迪奥埋在被子里咆哮。但正因为他埋在被子里,愤怒的语气大打折扣。

“你不喜欢太阳么迪奥,已经下了一个月的雨了,太阳是多么宝贵啊。树木会随之生长,花朵会为之开放。”

“这不是自然规律么蠢货。”迪奥简直搞不懂乔纳森在想些什么。“有下雨的时候,就有天晴的时候。无论下多久的雨,总是会出太阳的。”

“你这么说也没错啦……”乔纳森的情绪低落下去。

从小到大,迪奥都比他更聪明。他说的当然是对的。

 “……”

又来了。

乔斯达家的小少爷,每次稍微对他语气严厉一点,就会露出一副被抛弃了的大型犬一样的表情。哼,本迪奥大人现在可看不到。总有一天,要把乔斯达家的财产全部夺取过来。那么,为了夺取财产,是不是应该哄哄这个小少爷呢。

“好了好了,太阳在哪里,本迪奥大人就姑且看看吧。”他勉为其难地掀开被子跨下床,一下子就被乔纳森拉到了阳台上。

“在那里!”

一只手指着天空,一只手拉着他。

温暖的,炙热的。像太阳。

 

“DIO大人,DIO大人,请问您起来了么?”

DIO睁开眼。成为吸血鬼之后,他睡得很浅,梦得也很浅。“进来。”

小达比从门外进来,把烛台放在桌子上。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下午五点。”小达比鞠了个躬说道:“食物已经准备好了,您是现在用餐么?”

“……天气怎么样”DIO靠在床头上漫不经心地问着,似乎暂时对用餐没有兴趣。

“天气?白天的时候雨停了,出过太阳,现在已经落山了。”

“……是吗。”DIO沉默了一会儿。“你先出去吧。”

“好的,DIO大人。”

等到小达比出去,DIO跨下床,站在镜子前。

跃动的烛火照耀着脖子上的伤痕,影影绰绰。

 

在这座公馆里,永远没有太阳。

 


BY 荆乐

【THE END】

评论(16)
热度(341)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