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杜王町不可回头巷铃美小姐的非日常


01

六月的商店街,正是夏装上新的季节。

“最近女孩子的裙子真是越来越短了啊……”

杉本铃美小姐站在花花绿绿的玻璃橱窗前正感慨,就有人把她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有些惊讶地侧过头去,恰好与说话那人视线相交。

对方也是刚看到她的样子,愣了愣,才笑着向她打招呼。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要恶作剧。

铃美把自己的裙摆向上提高了一些,果然看到对方慢慢羞红了脸。

 

02

这个叫花京院典明的幽灵,是三月时候和空条承太郎先生一起来到杜王町的。而自己第一次见他,是在几个星期之前。

除了飞往阴间的灵魂,这是铃美第一次见到和自己一样的幽灵。

花京院和她一样,也和她不一样。

花京院不是地缚灵,可以在任何地方自由活动。但没有人能看到花京院。这些替身使者能看到自己,但看不到花京院。

就连空条承太郎也是。

 

“虽然我死的时候比你小一岁,但我出生比你早哦,小典明。”

铃美向花京院强调道。

 

03

作为整个杜王町唯一能看到花京院的存在,铃美和花京院的关系几乎是理所当然地亲近起来。

花京院总是陪在承太郎身边。陪他在图书馆看书,陪他去海边散步。

但有的时候也需要一些幽灵的独处时间——

比如索○大法、任○堂大法新作发售的时候,花京院就在门店前和那些通宵排队拿到新掌机的玩家一起畅快淋漓地体验了一整天。当然,在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的情况下。

在游戏的话题上,铃美见识了她从未知道的花京院。她甚至不得不试着去打断他的滔滔不绝。

 

04

“请换个话题吧,小典明。让女士在谈话中保持愉悦可是绅士的职责。”

“那我们来聊聊海星……?哦,最近正好是樱桃成熟的季节……”

 

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05

铃美有时候会想:

一个只喜欢游戏、海星和樱桃的17岁少年,究竟在死前过着怎样的人生?

“你真的不要我把你的存在告诉承太郎先生么?

她问花京院。

“请帮我保密。”

他把食指贴在嘴唇上,露出笑得很好看的侧脸。

 

06

死的时间长了,对自己已经死去的事实就不那么在意了。

有一次谈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说起了彼此的死因。

被砍断一半头颅的雅诺鲁特追着自己的尾巴在旁边打转。花京院把制服外套的扣子解开,露出那个巨大的空洞。

“……真是太过分了。”铃美的嘴唇有些颤抖。

花京院却是骄傲的,“这不算什么。我打破了高墙,让同伴看到了黎明。”

铃美也让花京院看了自己的后背,并告诉花京院在这15年间,她还见过很多飞往阴间的灵魂上,有着和她同样的伤痕。

“承太郎……仗助他们一定会抓住杀人鬼,让杜王町恢复和平的。”花京院用很肯定地语气对她说。

 

真是深深信赖着那个人啊。铃美不经这样想。

但他们谈论更多的,还是去往埃及那60天的旅程,铃美在杜王町15年间的见闻。

那些闪亮而美好的事情。

 

07

替身攻击的开始猝不及防。

 

在花京院脸红的时候,承太郎从远处走过来,仗助和露伴也吵吵闹闹地跟在他身后。今天是约定集合,讨论搜查情况的时间。

当然,谁也看不见花京院。

 

旁边的服装店里首先发生异状。

“……怎么突然就没人了?营业员?营业员——?!”

“啊啊啊——!!!怎么没人的地方突然发出了声音?!!!”

“天哪——刚刚跟我说话的人去哪里了!!!”

“哎呀,我撞到了什么东西?!!”

“……”

“……”

很快,商店街就乱作一团。

 

“什么?!又有替身使者的攻击?!还把露伴老师和承太郎先生都弄消失了!街上的人也……”仗助立刻召唤出疯狂钻石,却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猛推了一把。

“东方仗助,谁说我消失了,你小子才是不见……等等,我好像碰到了什么……”

“诶?!—— 这不是露伴老师的声音么?!而且听上去就在我的旁边……”

 

花京院和铃美面面相觑。

因为在他们眼里,眼前的情景几乎是滑稽可笑的——整个商店街上的人就像瞎了一样不停撞到其他人身上,摔成一团。

“会不会是,他们看不到除自己以外的人了。”花京院试着分析道。

“……很有可能,”铃美赞同他的意见。“看来又是替身使者的攻击。”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仗助突然发出雀跃的呼喊:

“等等,我看到铃美了……我能看到铃美!”

然后铃美就眼睁睁看着仗助大步跑过来,狠狠撞倒在一个啤酒肚的中年大叔身上。

 

看来花京院的分析没有错,他们看不到除自己以外的任何其他人,但可以看到幽灵。

 

08

能看到幽灵?

铃美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心里闪过了什么,感觉好像有很关键的事情在里面。

 

09

花京院转身就跑。

但最强替身使者很快展示了他白金之星的速度和精确度。

 

10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现在是幽灵?”

白金之星扣住花京院的手腕。问。

 

11

“你你你……你不是,承太郎先生书桌上那张相片里的人!”

仗助坚强地从上爬起来,一步一步地摸索到铃美和花京院身边,激动地用手指着花京院。

“嘛,这个嘛……”

在此刻如同小丑游乐场一般的商店街,如此的抓包过程简直太过惨烈。还被白金之星扣住手腕,作为一个幽灵,花京院几乎都要没脸见人了。

而承太郎却突然意识到,如果花京院一直在他身边。那自己做过的事情,大概全部都被他尽收眼底了。

不由在心里“呀类呀类打贼”,拉低了帽檐。

 

“东方仗助,你竟敢这样抛下我就跑掉了……”终于,露伴老师也抵达了他们身边(当然这中间的过程很蠢,概不详谈),抬手就给了仗助声音的方向一拳。

“哇,都看不到了老师你还不肯放过我啊!”被打到腰侧的仗助跳起来。终于提醒他们——现在的正事是先解决造成眼下状况的那个替身使者。

 

12

“花京院,你喜欢相扑么?”

“嗯,我很喜欢相扑。”

 

13

暌违十几年的配合进行得亲密无间。

花京院告诉承太郎如何避开一路上慌乱的人群,承太郎完美地执行。

找出那个替身使者更是一如反掌。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花京院作为幽灵是能看到的。

人群中表现最正常的那个,就是敌人!

 

在花京院的指挥下,不出10分钟,白金之星就把对方抓到了手里,准备开始欧拉。

 

14

然而,承太郎却迟迟没有动手。

 

15

花京院不解地看向承太郎。然后,他明白了。

 

“……承太郎,这个商店街的情况不能再恶化了。”

“我知道。”

“虽然现在还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再这样下去会引起恐慌的。”

“……嗯。”

“动手吧。”

“……”

 

“动手吧。”

 

16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欧拉——————————————————————————————

 

17

花京院还是经常来找铃美,聊游戏、海星和樱桃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题。

街上的女孩子开始穿起他口中“越来越短”的夏裙,铃美又借机戏弄了他一番。

 

商店街大暴乱的那一天,承太郎解决掉敌方的替身使者之后。

其他人赶来,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对承太郎刚与旧时战友的灵魂重逢,又立刻与之离别表示了由衷的遗憾。

承太郎什么也没有说,依旧白衣白帽,往返于杜王町的图书馆和海滩之间。

仗助在托拉萨迪餐厅的下午茶时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对康一和亿泰说,承太郎先生才是真男人。

 

18

“承太郎说不定是个很可怕的人呢。”

 

而在承太郎所住的高级酒店套房里,仗助口中的幽灵战友此刻正在协助空条准博士撰写论文。毕竟承太郎待图书馆和实地考察的时候花京院全都一起跟去了,帮忙做一些辅助工作完全是绰绰有余的。

“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其实你是还能看到我的。”

幽灵花京院坐在承太郎对面,往厚厚资料的参考部分上标记便签条。

承太郎抬起头。

猫科动物般翠绿迫人的眼睛注视着花京院。

“其他人看不到你,我能看到,这很好。”

“……乔斯达先生也不告诉么?”

承太郎摇了摇头,“不。”

“……”

“你害怕我了么?”翠绿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不,我爱你。”



BY 荆乐

【THE END】

 

评论(13)
热度(372)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