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03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大概在发情期开始的一周前,花京院停止了一切外出活动。

 

“感觉像是在待产一样。”

他这么说的时候,正躺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把那份A4打印的《omega如何安全度过第一次发情期指南》翻得哗哗响。承太郎拿着拆件刀拆快递,眼角一跳后背一僵。

按照承太郎原本的计划,他准备让花京院在SPW研究所里度过这次发情期。更先进的医疗设备更有经验的研究人员更齐全的花京院健康资料数据库……

当事人忍无可忍地翻了个白眼:“空、条、承、太、郎!你别想再把我弄回那间无菌室里……在所有人面前丢脸。”

好吧,空条承太郎教授只能放弃他的想法。

研究所继而建议让花京院待在自己的房间——当然是在承太郎家里,但鉴于他无家可归,暂时就算是他的房间吧。

“熟悉的环境有助于缓解发情期的紧张和压力。”

基于这个指导思想,空条承太郎教授直接照着历年销量排行榜网购了大量漫画轻小说、动画DVD。

“原来我昏迷的时候发行了这么多作品……感觉要补很久的样子……”宅男花京院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箱又一箱快递,觉得那个提建议的SPW研究员简直是天使。

现在,承太郎又从快递箱里拆出一台全新的Xbox360。

花京院从沙发一跃而起,手中那叠A4纸“哗啦”一下飞到了茶几上。

 

“……”

“……我已经看过三遍了。”花京院有点不好意思地冲对方笑笑,赤脚踩着地板小鹿一般飞快地跳到承太郎身边,对他手里的东西发出惊叹,“科技可真厉害啊。”

“……”承太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把手上的东西整个塞进花京院怀里,又到他原先躺着的地方把拖鞋拎过来,“不要赤脚。”

转头,花京院已经把游戏机从包装盒里拿出来,在电视上摆弄了。

“要说明书么?”承太郎也在他身边蹲下。

“暂时不用。”花京院努力探身,把电源插头往插座上插,“我相信每个时代的游戏机都是差不多的。”

一阵鼓捣之后,花京院果然成功把Xbox连上电视,对着面前花花绿绿的游戏大作犯难——当然这些游戏也是务实主义的空条承太郎教授按照历年销量排行榜买的。

“没有你想玩的?”

“不,我都想玩。所以我在想一个问题。”

“?”

“为什么你之前不买给我,让我少玩了好几个月。”花京院哀怨地抬头看向承太郎。

承太郎瞬间噎住,过了半晌,花京院都已经拆出一款游戏往Xbox里塞的时候,才低沉地说道:“你的视力不好,不要老玩游戏。”

花京院抬起头来看向他,眼睛上两竖浅浅的疤痕是那次旅行的证明。尽管幸运地没有失明,但视力毕竟是受到了影响。

花京院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徐伦为什么不喜欢你了。”

“……”

不去管被他一句话噎到整个人僵掉的承太郎,花京院扶着对方的肩膀站起来,穿上拖鞋走向床头柜,拿出眼镜戴上。

“这样可以了吧,承太郎先生?”他向承太郎眨了眨眼睛。

“……每天玩游戏不要超过两小时。”承太郎下意识想按自己的帽子,却发现挂在客厅衣帽架上了,尴尬地按了个空。

“你这个人真是的。”花京院瞥了他一眼,指了指电视上选择PLAYER人数的画面,“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玩?”

“……好。”

花京院把一只手柄递过去,人数切换到2P。

 

 

倒数三天的时候,承太郎不再跟花京院见面。

SPW研究所的beta研究员们在家里进进出出,房间里所有可能有危险的物品都被清除,家具边角全部包好。

花京院又把那份指南看了三遍。

研究员教他给自己注射抑制剂的方法。通常omega的发情期是三天,一天注射一支。为了以防万一,总共准备了六支抑制剂。

因为花京院坚持发情期他要独自待在房间里,也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监视他的情况。所以SPW研究所同时准备了手机和军用对讲机,要求花京院有任何情况都必须立即和客厅里待命的研究人员联系。

“抑制剂注射过量会对你的身体负担很大,所以一天两支是你的极限,而且在你准备注射第二支的时候就必须先和我们联系。事实上,我还是建议你找个alpha帮助你度过发情期……”

花京院赶紧问如果自己注射的时候不小心戳歪了怎么办,打断对方继续往下讲的意图。

 

 

到了那一天,花京院把那群仍企图看着他的研究员赶到楼下客厅,反锁上房门,还挂上了链条。

走到窗前,对着书桌上的手机和对讲机发起呆。

他能感觉到自己在发热。

……这太奇怪了。

花京院推开窗户,把手机和对讲机一起往窗外一扔,窗帘一拉。然后挽起左手袖子,往胳膊静脉上打下了第一针。

我自己能搞定。

他打开游戏机,恶狠狠地想。

 

 

花京院把自己关在房间,已经一天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了。

得知这个情况的时候,身为alpha避嫌在外的空条承太郎教授正在实验室里盯研究生们的进度。

太阳穴狠狠一跳,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当机立断把手头工作交给得力学生安娜,很快驱车回家。

要进家门的时候,却还是觉得不妥。

omega发情的浓郁香气,饶是在楼下也有强烈感应。交融于晚风之中,萦绕不去。

只觉下腹处隐隐有股热流,承太郎深吸一口气,拨通花京院的电话,却在旁边花坛里听到铃响。

承太郎的太阳穴跳得更厉害了。

 

走到二楼的时候,樱桃的清甜香气各种意义上都已经浓郁到无法忽略的程度。

可能是性别分化异于常人,花京院在分化成omega之后,信息素始终很淡。

而此刻,承太郎站在花京院门前,仿佛已经站在了地狱的入口。

推开这扇门,大概就要万劫不复了吧。

以及。

一个微妙得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到的想法。

花京院闻起来原来是这个味道啊。

 

正当承太郎思考该怎么做的时候,地狱的恶鬼向他抛出了诱饵。

——他正面对的这个房间里传出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轰然倒塌。

 

“喂,花京院——”

身为战士的神经反射让承太郎瞬间召唤白金一拳砸在房门上,链条锁“哗啦——”一下拉得笔直。很快就被白金扯断了。

浓郁到不可思议的的香气一下子迎面扑来,像是整个人被丢进信息素的海洋里。即使是承太郎,也在那一瞬间眩晕了三秒,才看清房间里的状况是多么令人震惊。

翠绿色的线状替身蜿蜒遍布整个房间,从天花板到地面密密麻麻,如同一个庞大的蛛巢。书架茶几倾覆无数,全新的Xbox摔成碎片,满地狼藉。极细的丝线还在不停地往外蔓延,就在承太郎的面前,又一个立柜被碰翻在地。想来刚才的巨响也是如此原因。

而花京院坐在蛛巢深处的床头那边,低着头把脸埋在膝盖里,仿佛已经失去了知觉。

承太郎皱起眉头,小心翼翼地往前踏了一步。

然而就像是猎物落进蜘蛛的网!整个房间的翠绿丝线开始发出极为危险的耀眼亮光。

承太郎心中一凛。

不会是,当年他和花京院一起想出来,却阴差阳错到几乎悔恨终身,没有见到对方使用过的,法皇结界吧……

证实他猜测的,是无数绿宝石自半空映进眼底。

 

 

承太郎单膝跪在地上,大口喘息。

翠绿丝线开始因为方才一击的力竭,如潮水般退回替身使者的身体里。

如果不是因为暂停了时间……

承太郎站起来,颇为敬畏地看向床头那边。

真是一个可怕的替身使者啊,花京院。

 

 

连锁反应接踵而来。

激烈的对战加速了新陈代谢,使得alpha对omega的信息素愈发敏感。承太郎觉得自己已经渐渐失去对自己行为和想法的控制。

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

我既然已经进来,总要看看花京院怎么样了。

承太郎不知道他是在说服别人,还是在说服自己。更不敢深思其中有多少程度的私心。

不看。不听。不言。不想。不想。不想。

 

 

当承太郎强压着自己对信息素的反应,见到花京院床头的六支空针头的时候,他彻底地发怒了。

他对花京院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花京院其实脾气很坏。太有主见,亦无可动摇。

几乎是有些粗鲁地伸手晃了晃抱着膝盖的花京院。因为怒气,更因为信息素的源头就在自己的一拥之间,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用的是三分力,还是五分力,只能尽一切力量克制自己。

晃了一会儿,花京院抬起头。

这期间可能是一秒钟,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

承太郎感觉自己的后背开始出汗了。

病态白皙的面颊连眼角都因高热泛着不自然的红潮。刘海汗湿了,贴在眼睛上。那双紫瞳就隔着赤色刘海毫无焦距地看过来,像是魔物的眼。

承太郎简直担心花京院被发情热烧迷糊了,伸手把刘海拨开,入手的黏腻却在心中点燃了一团火。

大概是贴在额头上的偏低体温让他觉得舒服,花京院浑浊的眸色清明了几分。紫色的眼瞳在眼眶里盈盈地打转,似乎是有千言万语要讲,又茫然全不知所措。

最终还是行动胜过言语,花京院伸手环上承太郎的脖颈,贪恋对方偏低的体温。手臂上几道暗红,是抓破之后结的痂。

浓烈的信息素几乎把人泡在了温泉里。潮湿的。高热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alpha能够经受住这样的刺激。

而承太郎狠狠咬住牙,不知道是不是该抱紧对方。因为他不确定,花京院是认出了自己,还是单纯服从于omega的本能。

而此时花京院的行为,最终将承太郎推落地狱。

——小兽一般,花京院趴在他怀里,隔着衣服撕咬他肩膀上星星的位置,如同他们旅行时的每一次亲密。

 

 

……

真是够了。

承太郎拉开花京院的领口,撩起赤发,咬破他后颈的腺体。

 

 

简直是一场灾难。

 

承太郎想。

 

亦或是。

 

抵达天堂。

 

 

BY 荆乐

【TBC】


 

年龄的错位。性别的错位。

大概想表达的是这种感觉。

这个文里太郎会有点父亲的感觉,我很喜欢。

评论(17)
热度(194)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