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04 (R)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利齿刺破白皙后颈。

如同加入催化剂,alpha和omega激素瞬间剧烈反应。

花京院仰头,因为临时标记的种下呼出一串靥足的呻吟,将承太郎“也许我能到此为止”的假想击破得溃不成军。

他搂着颤抖的人,经过漫长的迟疑,才勉强让对方从自己的怀抱暂时离开。

 

“花京院,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凝视对方,严肃认真。

 

也许连承太郎自己也说不清,花京院对他而言,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去往埃及的时候,他们是生死与共的伴侣。在那之后,他一个人。有了事业,有了家庭,又失去了家庭,但有了女儿。再之后,虽然失去了记忆,但花京院醒过来,谢天谢地。

在他心里,花京院是一个太美好的人。少年时候,棱角分明,鲜活可爱;青年时候,温润如玉,沁人心脾;待长到自己此时的年龄,必然是比他优秀许多的成熟大人。

承太郎知道,他会爱着这个人一直到老。

只是他原本以为,他们会一起慢慢变老。

但现在,花京院就像是蛋糕尖儿上唯一一颗樱桃,而自己,却已经到了最索然无味的年龄。

 

花京院显然不知道承太郎心中弯弯绕绕。被临时标记短暂安抚的他有些慵懒,却也愈发因为不够满足的空虚感焦躁不安。

为什么要折磨我。

迷迷糊糊地。认真思考着。

你最近总是在折磨我。

 

“承太郎……”

其实几乎已经是算得上本能的呼唤,却让承太郎整个人如遭替身攻击般浑身一颤。

自从SPW研究所前的那次争执后,花京院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叫过他承太郎了。

“我很难受……”

失神到甚至没能立刻反应出对方接下来的话语。

“我觉得自己很奇怪……”

等承太郎回过神来,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把花京院按在身下了。

也没有听到对方剩下那半句——

“……我觉得你也很奇怪。”

 


 

>>>中间部分走WB<<<


 


重新关上门,房间里恢复只有两个人。

想起十七岁时候,他和花京院认定彼此都是alpha,一路上亲来蹭去的时候,也会因为将来谁上谁下的问题争执起来。争执偶尔演变成打斗,打到脱力就仰躺着一起看星空,彼此心跳透过大地无比清晰。

想起几小时之前,他还坚定自己能用理性战胜他对花京院的爱情,认真扮演一个监护人的角色,把花京院等同徐伦来照顾。是的,一个尴尬的事实,就连他的女儿徐伦也已经比现在的花京院年长了。

命运如此捉摸不定,令人唏嘘。

 

承太郎确实是想好好当花京院的监护人的。

十七岁的挚友刚从沉睡里醒过来,丧失记忆,举目无亲,他沉睡的时间甚至比他生活过的还要长得长。承太郎理所当然地觉得,只有自己才能照顾他。

不是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很失礼,不是不知道花京院因此而生气,但他不得不这样说服自己。

经过如此漫长时间的分离,他以为他可以不爱花京院了,他以为他可以不爱花京院了,自以为是总是人最常犯的毛病。

这不对。

爱上现在的花京院不对。

像是背叛。像是欺骗。是掠夺。是卑劣。

压抑自己,把爱情装扮成友情亲情。

 

但,承太郎根本无法想象,如果此时是另一个人在陪花京院度过发情期……

 

承太郎侧过头看花京院,发现花京院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了床沿,露出大片单薄光裸的背脊。白皙皮肤上的旧日伤痕,触目惊心。

承太郎皱了皱眉头,重新用被子把人包好,放到床的正中心。

睡得极不安稳,几乎间隔很短一段时间,就会整个人像突然惊醒一样猛抖一下。但睁不开眼睛,似乎被困在梦靥里。

到最后,承太郎只能完完全全地把对方圈在怀里,然后在他身体颤抖的时候,不断抚摸后颈和背脊。

 

这样断断续续地睡了不到四个小时,承太郎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又开始变得滚烫。花京院的这次发情期确实发作得凶猛异常。

接下来几天,两人不是睡觉就是做爱。花京院的意识始终模模糊糊,承太郎却是清醒的。一次次进入天堂,又一次次在最终抵临神迹前撤出,是极乐,也是极苦。

而且通常omega的发情期三天就能结束,花京院却是第四天傍晚才勉强恢复意识。在承太郎扶着他的腰挺进的时候,一下子红了脸,难堪地用手臂挡住。但这意识恢复只是一瞬,很快,又被欲望的漩涡所吞没。

 

等到第五天下午的时候,承太郎睁开他那双祖母绿色的眼睛,映入眼帘的花京院不知在想什么地正托着下巴看自己。见他醒过来,惊慌的睫毛眨了眨,想笑一下却十分僵硬,想说什么却没有声音。最终还是翻过身去,被子盖过头顶。

 

 

承太郎知道,花京院的首次发情期结束了。

承太郎不知道,他和花京院错位的关系,将会驶向何方。



BY 荆乐

【TBC】

评论(12)
热度(186)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