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05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花京院踏进实验室,正好目睹承太郎的omega研究生简·艾温斯在他面前轰然倒下,实在是吓得够呛。

半小时之后,实验室的小阳台上。对方将手中喝空的可乐纸杯一下子捏扁,嗝出长长的碳酸气体。

“啊—— 得救啦!!——”

 

“哪有人写论文饿到晕倒的。”花京院看着开拆第二个汉堡的简,觉得有些好笑。

“我被外卖APP给坑了。”简咬了一口汉堡,不满地晃了晃手机,“卖家取消了订单,我却没有收到提醒。我已经留好证据,等写完论文他们就死定了。”

“你的论文不是已经准备了很久,怎么还会把自己搞成这样?”除去前段时间的发情期,花京院平日里不是上课就是待在实验室,和研究生们也是颇为熟悉。

“嗯?……哦,我好像是没有告诉过你。”简咬着汉堡,说话含糊不清,“还记得之前那个做omega雌性实验鼠性腺移除课题的实验室吗,我在准备它的面试。”

见花京院满脸震惊,才意识到对方大概是误会了。

“作为研究人员的面试啦。”她向花京院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他们怎么也不肯接受我作为首个人类被试咯,这个面试机会算是提供给我的补偿。”

花京院这才放下心来:“恭喜学姐。”

“还要先过了面试这一关啊。”简却是垮着脸长叹了声,“你知道我本科和研究生都不是医学方面的专业。”

一边写论文一边准备跨专业的面试,花京院总算知道对方为何如此狼狈。

简把汉堡纸揉团扔进垃圾桶,从手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你介意我抽吗?”

“……不介意。”花京院愣了一下,并不知道这个学姐原来抽烟。

“平时不抽,”简解释道,“但写论文的时候……”她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烟让头脑清醒。”

花京院没说什么,前往埃及的旅行让他很习惯和老烟枪待在一起。

说起来,在他醒来之后,就没再见过承太郎抽烟了。

是……戒掉了么?

花京院想起某个正在澳洲参加学术研讨会的人,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唇。

 

火苗点燃纤长烟卷,简抽了一口,仿佛看透花京院所想一般也提起了承太郎,让他心头一颤。

“我和教授也谈过了,他赞成我去实验室面试而非继续现在专业的博士深造。你知道我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对方实验室既然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就绝对不会放弃。”

“教授也替我取消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底线是论文不会放水。典明你知道论文不会放水是什么意思么,大家都说在空条教授手下交一篇硕士论文比在其他教授那儿交一篇博士论文还难……”

噼里啪啦一通抱怨,花京院不禁莞尔:“他这个人就是这样。”

简又抽了一口烟,看楼下小网球场里的对打。

突然,带着些许雀斑,又挂了两个硕大黑眼圈的眼睛凑近花京院,

“典明,你跟教授,有血缘关系吗?”

 

“……!!!”

花京院的脸一下子红了。下意识地捂住后颈——为了遮盖临时标记的咬痕,那里正贴着一块医用胶布。

然后他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是多么欲盖弥彰。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简的眼神已经从怀疑转为确认。花京院放下手,泄气地回答道:

“没有。”

“……收养关系?”

“也不……算是,”他叹了口气,摇摇头,“我们是,旧友。”

简盯着花京院年轻的脸庞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了。

“这样的话,我觉得你们完全不用这么尴尬啊。”承太郎在实验室的时候,花京院不出现。承太郎一去澳洲,花京院就来实验室了。再加上花京院身上的味道,简当然察觉这其中的不对,“反正你和教授现在都是单身状态。不需要在意什么,你们是无可指责的,无论道德还是法律上。”

“学姐,我和教授并不是……”花京院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讲。

简托着下巴凝视花京院,逐渐挑起了眉角:“哦……我大概知道了,你们只是……‘互相帮助’?”

 

他们是在……“互相帮助”么?

花京院愣了一下,然后觉得好像是简讲的这样,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就更没什么好尴尬的啦,‘互相帮助’不是很正常吗。”简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曲起食指敲了敲花京院的额头。

“……这很正常吗?”花京院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小声说出来。

“当然,这很危险,”她怂怂肩,“两个轻易被性欲所操纵的个体,因为发情期意外标记导致的悲剧我可是听过不少。”

“但它是正常的,正当的。上天给予我们性别和性别所带来的缺陷,我们没有选择的机会,但总有权利通过任何道德的途径反抗这种缺陷吧,不然也太不讲理了。”

花京院皱起眉头,他觉得简说得有道理,可又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事实上自从经历首次发情期之后,这种茫然无力的感觉就始终盘踞他的心头。

“我不知道。”他说。

“我从十五岁知道自己是omega,而且我是抑制剂不敏感体质,从来没有任何该死的抑制剂对我有效果。度过漫长而又痛苦的青春期,每次发情都在诅咒上帝为什么让我成为omega。然后从大学开始,我就秉持理解、自愿、过后互不干涉的原则找人‘互相帮助’。现在我告诉你我和你一样,会不会让你好受一点。”

“……我不知道。”

他说。

“事实上,我认为教授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互相帮助’对象。单身,理性,意志力惊人,而且还很英俊。你们也很熟悉,无论什么都可以提前沟通。”花京院窘迫到不行,简却没有注意,“比起现阶段市面上那些所谓的抑制剂,我认为还是找个靠谱的‘互相帮助’对象……好了,我不说了。”

等到简终于发现花京院的尴尬,他已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了。

 

两人沉默地望向阳台外,网球场里的人已经背起球拍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学姐……”花京院突然开口。

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那个去除性腺实验的事情么?

词句就在唇齿舌尖,他几乎要这样问出口了。

却猛然想到,SPW研究所门口的那次争执。

 

“花京院,艾温斯小姐所说的,我要你向我保证你不会尝试去做。”

“我要你向我保证,你不会去做。”

“花京院,我要一个保证。”

 

花京院悲哀地发现,承太郎几乎比他自己,还要更了解他。

 

“我说实验室怎么没人,原来你们都躲在这里啊。”

这时候,安娜推开阳台的门。

看到简嘴里叼着烟,笑问:“能给我也来一支吗?”

简把烟盒整个递给她,安娜抽出一支,直接凑在简的烟上点。花京院注意她的眼睛也有些红,手指不时按压太阳穴。

深吸一口,惬意地呼出袅袅白气。安娜看向花京院,不自觉地皱了皱眉。然后意识到自己的不自觉,控制了一下,露出微笑。

“花京院,好久不见。”

 

 

研究生们深陷论文地狱,花京院也即将面临期末考试。

学业对他来说很难,尤其是一些理科科目,毕竟他的受教育水平只停留在二十年前的日本高中。

“你可以和我一起,不会的地方我可以教你。”

简向他发出邀请,随后安娜也加入了他们的期末冲锋小组——花京院负责给两个写论文到走火入魔的学姐带饭保证她们不饿死,她们则指导花京院复习。

 

半个月后,承太郎结束学术研讨回国。

刚走近实验室,就听见自己的两个得意门生正在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些什么——

“……前半部分是常量,从常量里借一个‘1’给后半部分。”

“然后就能整体按项展开。”

“公式这——样——变形,每一项都代进去。”

“加起来就可以了,这很简单吧。”

这一点也不简单啊!花京院崩溃地想。

实验室的门打开,三个人同时抬起头。

承太郎看到花京院正一脸懵逼地趴在桌子上,简和安娜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一人拿了支笔在他面前的草稿纸上画来画去。

然后他抬起头。晕头转向的。什么也没想的。

 

“你回来了。”

“……嗯。”

 

在发情期之后,两人说了第一句话。



BY 荆乐

【TBC】

评论(14)
热度(156)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