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仗露]两锅肉,一发完结

很早之前写的一篇。在loft也发过。结果最近手贱编辑了下就被屏蔽了一章Σ(っ °Д °;)っ

强迫症实在不能忍,决定重发一下。

 

两锅肉。CP分别是承花和仗露。一发完结。

不吃其中任何一个的请勿继续阅读。

 

 

“叮咚,叮咚,叮咚——”

早,七时。黑夜与白昼的界线尚且含混。

微薄的晨曦方才照亮杜王町东侧海岸,整座城镇仍沉睡在阴影里。海岸边的一栋豪宅,门铃锲而不舍地响着,与雪白浪花间海鸟的鸣叫声遥相呼应。

 

“花京院先生,花京院先生?—— 你起床了没?我是仗助,已经在你家门口啦——”

今天也梳着绝赞牛排头的高中生猛按一阵门铃后,有些困扰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昨天确实约好是七点啊,难道花京院先生睡过头了?花京院先生也是会睡过头的么?”不得不说,在高中生东方仗助心中,花京院典明一直是靠谱的代名词。“要不要找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呢……”

仗助这样想着,无意识地往门上靠去。就在这时,门被打开来,他险些摔进房间里,幸好被一只大手及时揪住了衣领。

“啊…………承太郎先生?!”

 

三十年如一日艺术品般的帅气脸庞,猫科动物似的翠绿眸子因为晨起而微眯着,愈显锐利。出现在仗助眼前的,毫无疑问就是他的外甥——人形自走荷尔蒙发散器空条承太郎博士。穿着仗助从未见过的黑色圆领家居服,深灰色的家居裤,甚至还拖着一双棉拖鞋!面无表情地说道:

“先进客厅,花京院要过会儿再下来。”说完就丢下仗助往回走。

被独自丢在门口的高中生愣了一会儿,欢快地追了上去:

“承太郎先生你回来了啊?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次去海上好玩嘛?哇!这是花京院先生工作上拿到的新游戏?!看起来超级great啊!……”

 

 

承太郎回到杜王町的时间是昨夜十点。

 

当他进入自家二楼卧室的时候,花京院才刚刚挂断和仗助的电话——小舅舅在电话里哭丧着脸说有重要的事情想询问花京院的意见,要求面谈。“七点!明天早上七点!虽然那么早就来打扰很不好意思,但如果不是老妈会啰嗦我恨不得现在就过来……总之就这么说定啦!七点我就过来了哦!”——捧了本书坐在床头,准备看会儿就睡觉。

然后就被突然抱住了。

下巴搁在肩窝上,灼热的气息喷在脖根。海水的味道涨潮一般涌上来,包裹全身,吐息间还有淡淡的烟草味。

分明老大一只,却总是这么无声无息的,难不成真是豹子么?

花京院伸手摸了摸承太郎的脸。胡茬有些扎人,也并不在意。“提前结束啦?”

“嗯。”承太郎埋在花京院的颈间嘟囔一声,过了会儿,又含糊说道:“想你。”

所以前几天才没打电话,就是为了今天突然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吧。承太郎真是,有时候意外的孩子气呢……

“辛苦了。”花京院有些好笑地脱掉承太郎的帽子,手指插进浓密的黑色短发里细细梳理。察觉对方正把自己往床褥里摁,伸手推了推。“刚从海上回来的,先去洗澡。”

“你嫌弃我?”

“一股子大叔的味道。”

“……你嫌弃我?”承太郎又问了一遍,似乎这个答案对他很重要。

哎呀呀,谁能想到这样的问题居然是人生赢家空条承太郎博士问出来的呢。花京院一手环上对方的背,一手拨开自己睡衣的领扣。“不嫌弃啊,你要现在就做么?”

“……我去洗澡。”

 

承太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只穿了一条棉质家居裤。还在滴水的头发上顶了一条毛巾,上身赤裸着,白花花的肌肉看得花京院一阵阵眩晕。

他拖了张椅子坐下,冲花京院勾勾手指,花京院就一路脚不着地地飘过去坐到对方的大腿上。直到承太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不要脸地往自己胸口蹭,才勉强恢复神智。

痛心疾首。

花京院啊花京院,要是当年十七岁的高中生也就算了,都老夫老妻十几年了,还这么容易就被男色所诱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起开!吹头发!”花京院使劲掰开承太郎箍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站起来,用毛巾罩着他的头发一通乱揉,然后翻出梳子和吹风机一点一点地帮他吹干。

“……头低下来……左边点……棉签给你,自己掏耳朵……”就像在帮大型犬吹毛一样,花京院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承太郎一语不发,直到花京院搞定收工,把梳子和吹风机放好,才猛地扑上去把人往床上一扔。

 

 

剩下部分走 >>> wb <<<

 

 

评论(16)
热度(319)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