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09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真意外,你会答应这次的邀请。”

 

一望无际的原野,奔驰的吉普车上。安娜从副驾驶位探身,递给后座的花京院一支口香糖。

“怎么了?”花京院笑着接过,“难道学姐不是真打算邀请我,只是出于礼貌才问的。” 

“事实上这确实是个礼仪性的邀请。”安娜耸了耸肩,又把口香糖递给简,“因为你平时都不和我们一起玩的啊。”

花京院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总不能说,他是酒醒之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承太郎,想起聚餐时候的邀请,才匆忙答应这次旅行的吧。

驾驶席上的金发beta男孩吉姆吹了声口哨:

“嗨,花京院,教授平时生活中也很严厉吗?会经常骂你吗?”

花京院还没来得说什么,一旁刷着手机的简头也不抬地就回答了:

“怎么会,典明可是教授的宝贝,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么。”

“……”什么鬼?!!花京院在心里疯狂吐槽。

“太遗憾了,你们都是教授的宝贝。”吉姆回想自己改了十几次才险险通过的论文,用力地挠了挠后脑勺。

 

这时候,花京院的手机响起。

打开一看,惊讶发现除了刚注册时候发了张合照就再也没打开过的推特,居然收到了一条新消息。

点开消息,新增了一个关注者。

海星头像,名字是:空条承太郎。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简的惊呼声险些将花京院的耳膜震破。

“教授居然注册推特了!!!”

紧接就是满含惋惜的抱怨。

“怎么会用海星当头像啦!明明放自拍肯定会成为网络红人的!”

安娜也打开自己的推特,“诶,真的诶”,点下关注。

 

却是直到他们下车,空条承太郎的账号还是只关注花京院一个人。

花京院简直被简追着控诉。

“冷酷!”

“无情!”

“偏心!”

“好了好了。”安娜拦住简,花京院终于有机会去后备箱拿行李。

“我帮你拿吧。”吉姆记得自己这个学弟好像是omega。

花京院对他笑了笑表示感谢,但还是很坚定地拒绝了。

 

此时的农场暮色四合,一望无际的原野被夕阳染成橘红色。

远处地平线隐约还有几辆车正朝他们所在的地方驶来,至此旅行的成员算是到齐了。

这次旅行是由安娜发起,为期三天,地点选在实验室一个研究生学长家中的农场,目的是帮即将面试的简缓解压力。

因为对这次的面试太过重视,简耗费了极大精力,并陷入了对她而言十分罕见的焦躁情绪。这种焦躁随着面试日的逼近愈发严重,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她在面试中的发挥。

所以当安娜要求她立即停止面试准备——其实她已经准备得足够充分——并让她来农场散心的时候,她沉思再三,终于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全员到齐之后哄闹着做了晚饭。因为农场的真正主人——那个研究生学长的父母并不在家,所以一群人尽情地糟蹋了厨房。花京院是生面孔年龄又小,就被分配在客厅剥蒜。

吃完饭讨论好明天的安排,开始为睡觉分配房间。

房子的面积确实很大,但能住的房间却只有四五间,大多数地方是用来摆放农具的。他们总共11个人,简和花京院是omega、安娜和另一个男生是alpha、剩下的人都是beta。

正要开始讨论,简就抓着花京院上楼了。

“反正我和典明肯定是睡一起的,你们讨论吧,我们先去选房间啦。”

花京院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

 

 

选定房间之后,花京院把自己和简的行李拎进去。

然后房门关上,两人独处一室,说不出的尴尬拘谨。

“学姐先去洗漱吧。”他清了清嗓子,走到窗边看夜景。

见惯了都市的灯火辉煌,没有月色的农场漆黑静谧,倒也显得别致有趣。

这时闪光灯在脸上照了一下,花京院转过头,看到简用手机偷拍了他,正在飞快地发推AT承太郎。

“让我试着勾引一下教授。”

花京院象征性地表示抗议,心里觉得承太郎并不会理这种无聊的东西。

果不其然,直到简洗澡吹完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承太郎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兴致缺缺地关掉手机连上充电器,在床的一侧躺下,调整枕头开始准备入睡。

花京院踌躇了一会儿走进浴室。

湿润水汽中,饱含女孩子洗发水和沐浴露的甜腻香气。

 

等到花京院从浴室里出来,床侧一片昏暗,睡着的人在地灯暖光的照耀下均匀呼吸。月色却从云层中透出来,明晃晃地洒在窗台,如梦似幻。

就忍不住在月光下站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拿了一个枕头和一条薄毯,举着手机躺在沙发上。

正要打开游戏,手机震动显示了一条来自空条承太郎的推特私信,让花京院瞬间有种熬夜被家长抓包的错觉。

承太郎会在大半夜给自己发什么啊?

花京院满怀疑惑地点开私信,看到却是简之前偷拍自己AT承太郎的那条推的截图。

还附带一个:

“嗯?”

 

“……噗。”

花京院盯着私信半天不知该作何反应,等到终于回过神来,努力捂着嘴巴不让自己笑出声。

“房间不够,”他打字,“我和简学姐一起睡。”点下发送。

过了好长一会儿,才回复过来短短一行字。

“不要感冒了。”

重点是这个么??

花京院简直被逗得笑个不停。

承太郎很快又追加了一条:“你不睡觉么?”

也许是隔得远了,胆子就大了。难道你还能从手机里钻出来教育我么,花京院这样想着,删掉打到一半的“马上就睡”,改成“不想睡”发送出去,满怀期待地等承太郎会如何回复自己。

等啊等,等啊等,等到花京院都快举着手机睡着了。伴随着震动屏幕重新亮起,昏昏沉沉的花京院猛地一激灵。

 

“老头有一个儿子,在日本的杜王町。”

 

“……???”

看着这条新消息,花京院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老头?是指乔瑟夫桑么?儿子?乔瑟夫桑不是只有何莉夫人一个女儿么?哪里又冒出来一个儿子?重点是,承太郎为什么突然跟他说这个?

许许多多问题一下子挤满了花京院的脑袋,承太郎的新消息却完全不给他思考时间地继续发过来。

 

“我在1999年才第一次见到他。那次杜王町之行是我在埃及之后,第一次卷入替身使者的战斗。”

 

花京院就这样仰躺在沙发上,使劲盯着手机那块小小的荧光屏,上面显示承太郎给他发来的一条条消息。

似乎回想起什么……

“你不会是在兑现,上次喝醉时候说的,给我讲讲这些年事情的承诺吧?”

他试探着,发过去。

 

回复来的很快。

“你不想听吗?”

这样一句。

 

我的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

 

花京院把手机贴在心脏上,“扑通扑通”地响。

他感觉自己整个脸都红透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谈到承太郎长辈的关系,那天夜里,花京院第一次梦见自己父母的事情。

 

 

次日清晨在简连珠炮般的抱怨声中降临。

“花京院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跟我睡一间就……你……怎么哭了?”

直到被简提醒,花京院才发现自己被泪模糊了眼睛。

巨大的悲伤不断从身体里涌出来,无力犹如一块沙地。

想要克制自己,泪水却大颗大颗狼狈地从眼角滚落,如同盛夏时候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

“嗨,收拾好的话可以下楼准备出发了。”安娜捧了杯热牛奶敲敲两人房门,然后她看到简惊慌地朝自己走过来。

“……怎么了?”

 

披上一条温暖毛毯,把热牛奶塞进花京院手里,

“我去跟他们说今天活动我们不参加了。”

花京院闻言抬头,声音哑哑地小声说:“学姐,不用管我,我已经没事……”

“不接受反对意见。”

简和安娜异口同声地反驳。

“……”

双眼红肿的花京院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点笑意。

 

 

“……我是个很无情的人吧,竟然过了这么久才回忆起自己父母的事情。”

于是三人留在房间里,花京院说出了原因。

“你这个说法没有科学依据啊。”

“……?”

“失忆者会在什么契机下找回哪部分记忆,本来就是不可预测的事情。记忆内容的重要程度和记忆找回顺序之间的相关性,在科学上并没有得到证明。”

安娜点头赞同:“不如说关于人类记忆的研究整体都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从科学的角度根本无法给出任何确定的结论。”

“所以你很晚才找回记忆这件事情,和你不重视父母这个结论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花京院几乎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这两个学姐。

片刻之后,笑得不能自已。

“感觉只要和学姐们聊过天,所有事情都会变得很容易啊。”

 

“本来就是你自己想太多。”

见花京院恢复情绪,简从行李箱中翻出面试资料,准备接下来一边聊天一边没事看两眼。安娜皱了皱眉头,没有阻止。

“不过听你说了这些事情,”她咬着手中笔杆,“我理解教授为什么这么照顾你了。”

“?”

“你先答应我听了不能生气。”

“……好。”

“你知道,教授他不是一个会讲私情的人,除了在对待你的事情上。”简停顿了一下,“虽然直接说很失礼,但我觉得你,真的不适合现在这个专业……教授的实验室,其实是很难进的……你答应过我不生气的……”

“……我没资格生气啊,”花京院几乎是无奈地笑着,“我早发现自己读不了现在的专业了。”

 

是啊,他早就发现了。

但为什么,浑浑噩噩,一直至今。

 

 

没人再说话,简看她的面试资料,每隔一段时间发出纸张翻动的声响。

然后外出玩的人回来了,一群人又热热闹闹吃了晚餐。

“你今天还要睡沙发吗?”简做着入睡前的准备。

花京院觉得,也许他是该解释一下了。

“学姐,我真的是……有点性别认同障碍……”

“……”简调整好枕头躺倒,拍了拍身边的空床,“睡前陪我聊聊天?”

“好。”

花京院微笑着,坐到她身旁。

 

“典明,我很害怕?”

“害怕?”

“万一我面试失败了怎么办?”

花京院想了很久,认真地回答:

“你是我见过最努力的人,上帝一定不会苛待勤奋者的。”

 

等到对方睡着了,手机震动起来。

“晚上好。”

承太郎发来的消息。

花京院就这样仰躺在沙发上,使劲盯着手机那块小小的荧光屏。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事情。

却是与昨日截然不同的心情。

“晚上好,我想睡了,明天再聊。” 

过了很久,慢慢地打字发出去。

 

对不起,承太郎,我不能再在你的照顾下生活了。

让我一个人先想清楚吧。

 

新消息很快回过来。

“晚安。”

“晚安。”

 

 

一周之后,简顺利通过了面试。



BY 荆乐

【TBC】

评论(7)
热度(155)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