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13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所以当傍晚六点,承太郎驱车回到家中的时候,着实是被吓了一跳。

 

明亮车灯将院中一景一物照得毫厘毕现,绿之法皇和石之自由如同惧光的虫潮,飞快退回各自替身使者的身体里。

对峙两人抬手挡住眼前强光。然后十分默契地,彼此对视了一眼。

 

“冷静一点,承太郎。”花京院把头探进冰箱里,“我们就是一时兴起……徐伦你想喝什么?……切磋而已。”

“可乐。”徐伦坐在沙发上,手臂搭着靠枕,“花京院的替身很有趣。”

“你的也是。”花京院把可乐递给她,然后倚着半开的冰箱门问承太郎,“所以,六点半了,我们要叫外卖么?”

承太郎看着眼前两人,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我带你们出去吃。”

 

第二天,承太郎没去实验室。

也不待在书房,抱着笔记本就一直坐在客厅里。

正在客厅里分别看书和打游戏的花京院徐伦彼此对视一眼,吐了吐舌头。大概昨天的事情真心刺激到中年人日渐脆弱的心脏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几天,徐伦终于忍受不住——

承太郎不仅自己天天待在家里,还禁止她独自出门。甚至一旦她和安娜苏打电话,脸色就会变得特别难看。

直到开学前一周,徐伦提出要采购住宿的日常用品。承太郎才终于放下笔记本,拿了车钥匙披上外套。

走到门口时候,徐伦问花京院:

“花京院,你不跟我们一起来么?”

花京院惊讶地从书中抬起头:“需要我一起么?”

“来吧,陪我一下。”徐伦向他招手,承太郎就站在徐伦身后看着他。

花京院合上书,笑着说了声“好”。

 

 

开车到街区最大的购物中心,徐伦虽然从没来过,但很快就熟门熟路地逛了起来。

承太郎正要提醒日用品超市在地下层,被花京院拦了拦。

“你不会以为女孩子肯带老爹出来逛街……真的是要买什么日用品吧?”

见对方一脸“难道不是这样”的懵逼神情,笑得几乎蹲到了地上。

好不容易笑完了,一本正经地拍了拍承太郎的肩膀。

“现在可是你挽回形象的大好时机啊,教授。”

 

“这个好看么?”徐伦带衣架拎了条裙子在身上比划。

承太郎盯着裙子下摆的长度,皱起眉头。

“好的,你不用说了。”徐伦直截了当地转身问花京院,“好看么?”

“很漂亮。”花京院回答。又看了看身边的承太郎,向徐伦眨眨眼睛,“但我觉得你至少该买一条你父亲满意的,以免他不帮你付钱。”

徐伦想了想,把手上的裙子让导购包起来。又艰难从展示架上扒拉下一条白色及踝长裙,有气无力地问承太郎:

“这——个——您——满——意——么——?”

“……”

承太郎发现花京院居然捂着嘴巴在旁边偷笑!

 

结账的时候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导购小姐一边填单子,一边问徐伦:“您的伴侣需要看看我们的男装么,是这周刚上市的秋季最新款哦。”

花京院直到导购小姐填好了单子,一脸真诚地注视着他,才发现对方说的居然是自己!

 

顿时窘迫。“谢、谢谢,不过我们不是伴侣……”

“啊!……”导购小姐连连道歉。

承太郎打断她。

“刷卡。”

“好、好的!”

导购小姐接过信用卡,竟浑身打了个寒噤。

 

从店里出来,承太郎和花京院几乎是不自觉地保持了一段距离,彼此都没再说话。

而徐伦走在两人中间,觉得眼下情景简直太有意思了。

尤其是,她从未见过父亲这个样子。

突然,刚才的插曲给了徐伦启发,一个奇妙的想法出现在她脑海里。她凑近到承太郎身边:

“说真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有一种可能……如果这种可能发生了,你是更在意花京院把我拐跑,还是在意我把花京院拐跑?”

“……”

承太郎反应过来后,几乎是不可思议地瞪着徐伦。

“没想过么?”徐伦笑起来,“那你可以开始试着想一想,也许安娜苏就没那么难接受了。”

她快步上前,然后在两个人同时惊讶的目光中,挽上了花京院的手臂。

 

 

承太郎知道徐伦是故意气他。大概是从刚才插曲中得到的灵感,气他不接受安娜苏的事情。

虽然知道……但这之后碰到的所有店家,当然无一例外都认为花京院和徐伦是一对情侣。而自己,只是负责结账的父亲。

花京院和徐伦一起买饮料,西瓜红装在透明杯子里。咬着吸管恰巧回头,弯起眼角笑。

虽然知道……

但他太年轻了。

 

在绝大部分情况下,人对事实其实都是很不敏感的。

唯有像此刻这般,花京院和徐伦一起站在承太郎面前,他才深切意识到,“花京院甚至比徐伦还要小”这个事实的含义。

“承太郎先生,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我想得很清楚,也想得很明白,我不接受任何的怀疑。”

承太郎不知为何,回想起花京院向他告白时的话语。

一直以来,他总习惯无条件相信花京院所说的任何事情。但在此时,却控制不住开始怀疑——

花京院真的想清楚了么?

他又想起花京院拒绝了他的临时标记。

是不是,那才是花京院的真心?

因为有徐伦在,事情发生后承太郎一直没机会和花京院单独聊天。一直没机会,问问花京院。

……不,机会有的是。

机会有的是。

只是他自己,拿徐伦当借口。

 

花京院和徐伦一起站在他面前。

承太郎不知道之前的他是怎样愚蠢,才觉得自己能做花京院的监护人。

他根本没办法把花京院等同徐伦看待。

 

 

徐伦其实知道父亲肯定心情复杂,但她本来就是在为这些天撒气。最后徐伦甚至把花京院拉进了一家珠宝店,让导购拿出一款款戒指往花京院的左手无名指上戴。

花京院早就发现是怎么回事了。他有些无奈。

“徐伦,不要折磨你爸爸。”

徐伦和花京院其实差不多高,从承太郎的角度看来,他们现在几乎是脸贴着脸在说话。

“那好,”徐伦露出十分狡黠的神情,“你帮我一个忙。”

 

“……看耳环?”

承太郎闻言回头,看到花京院站在身后,几乎是显而易见的惊喜。

他其实只是站在柜台前发呆,但白金之星的良好视力还是让他看到些值得注意的东西。他隔着玻璃柜指了指:

“很像你以前戴的那副。”

花京院原先戴的樱桃耳环,在埃及最终的那场恶战中损毁了。

“真的诶,”花京院凑上来看,“可惜我的耳洞堵掉了。”

“堵掉了?”

“一直不戴东西的话,耳洞会堵的啊,我都这么久没戴了。”花京院略略侧首,将赤发撩到耳后。

“你要摸摸看么?”

 

承太郎小心翼翼,把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贴在白皙圆润的耳垂上。

花京院的耳垂很薄,皮肤微凉,一贴上去就能感觉到非常明显的温度差。

细腻柔软的中心有着颗硬质仿佛沙粒般的东西。像是包裹珍珠的柔软的贝,这奇妙的结合让承太郎不自觉地捏住花京院的耳垂,又绕着中心沙粒慢慢揉捻。

“摸到打过耳洞的地方了么?”

花京院感觉自己的耳垂在发烫。

“……抱、抱歉。”

承太郎松开手,花京院已经半边脸都红透了。

 

他心里知道。

如果不是花京院突然出声,自己甚至可能会直接吻下去。

 

 

最后,承太郎把那副耳环买了下来。

购物到将近两点的时候吃午饭。先把大大小小的购物袋扔到车子上,然后就近选了一家半开放式的墨西哥餐厅。餐厅装扮满满的拉美风情。

在徐伦去洗手间的时候,花京院一本正经地对承太郎说:

“承太郎,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事?”承太郎稍微坐正了身体。

但花京院却是用叉子扒拉着盘里装饰用的配菜,又拿承太郎放在桌上的车钥匙把玩。

“稍微,有点不是那么好启齿……”

承太郎皱了皱眉头:“……你说吧。”

“嗨!花京院!”

就在这时,徐伦突然出现在餐厅门口,喊了花京院一声。然后在承太郎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花京院手一挥就把车钥匙扔了过去。

“谢啦,花京院!”

徐伦从半空中接到钥匙往餐厅外跑,很快启动了车子。

“玩得开心。”花京院向她挥手告别,然后才转身面对承太郎,“我刚才想说的就是,看来今天我们只能走路回家了。”

“……”

 

“别生气嘛承太郎,不过是被女儿骗一下而已。”花京院丝毫没有身为共犯的自觉。他翻阅手中从购物中心拿到的宣传册。“去逛个现代派画展怎么样,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抽象主义……两百多幅展品展出的最后一周,就在运河边的旧厂区,步行半小时能到。最重要的,我除了拿钥匙的另一个任务就是拖着你尽量晚回家……”

花京院不知道,承太郎确实是生气,却也因为终于有机会两人独处,居然同时有些高兴。

他说:

“花京院,我想和你聊一聊。”

 

花京院从宣传册中抬起头,眼睛转了转。

“好啊。”

“你之前向我告白……”是个寡言的人。但决定了开口,就单刀直入。这向来是承太郎的风格。“花京院,我想知道你真的想清楚了么?”

“……我应该说过我不接受任何怀疑。”

花京院迟疑了片刻才回答。

答完之后,又像想到了什么顾自笑起来,喃喃了一句:

“早知道徐伦对你这么有影响力,我应该早点请她过来。”

 

恐怕没人会反对,承太郎一直是个很强大的人,无论肉体还是心灵。

所以当你告诉他是1,他就会相信这是1,而不会进一步追问2或3,这是强大给他的自信。

但现在,承太郎居然开始追问了,花京院觉得这对他们的关系是件好事情。

“我不仅想清楚了,我还想了很多。”花京院对承太郎说,“有的没的,很多很多,你要听听看么?”

承太郎前倾身体:“我在听。”

“有一个前提我们首先要面对——你我双方对彼此,都不是轻松的选择。”

“……”

“我从两位学姐身上学到很重要的东西,理性诚实地面对所存在的问题而非去逃避。对你而言我太年轻了,对我而言你又太年长了。不应该逃避这件事情,假如我们在一起,会有很多困难需要面对。”

“我比你的女儿还要小,我们会遭受伦理的非议。我知道你不在乎,我也不在乎。但他们没有资格非议你,而且还是因为我,想一想都生气到不行。”

“比这艰辛得多的……因为我们的年龄差,也许在你离开后,我还要独自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你懂这种独自生活的感觉……”

话说到这里,花京院突然笑了。

“但反正我身体也不好,其实也说不定……”

 

他站起来,向承太郎伸出手。

 

“承太郎,你我对彼此都是一个并不够好的选择。你愿意和我一起,加入这场人生的豪赌吗?”

 

 

既年轻。又美好。

引诱。迷惑。眩晕。发狂。

身体不受控制地握住那只自由自在的手,任由他带领自己走进午后三点的阳光里。

微凉的皮肤,修长的骨节。他没有挣扎,包裹于掌心。

十指相扣。

 

我愿意。



BY 荆乐

【TBC】

评论(10)
热度(175)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