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14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徐伦觉得自己之前是疯了,才天真地认为她能和她的这位父亲互相理解。

 

“不行。”

举着报纸坐在沙发上,空条承太郎教授拒绝得斩钉截铁。徐伦被噎得一下子没说出话来,短暂语塞之后,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

“嗨!这是我的生日!我有权利决定邀请谁!”

皱了皱眉,承太郎合起报纸放在茶几上。正要说些什么,花京院的声音插入父女之间。

“……那个、打扰一下?”

碧绿色的两双眼睛就齐刷刷朝楼梯方向望去。站在楼梯口的花京院似乎意识到客厅气氛的不睦,踌躇了一会儿才走下来。

“我刚才在和学姐们通视频,但我不知道按了什么,就把视频关掉打不开了……”

花京院不太好意思地递上手机,承太郎接过,但事实上,他几乎也只熟悉一台手机最基础的那些功能。

“让我看看。”

徐伦凑过来,在屏幕上轻点了两下就把视频窗口重新打开,他们所熟悉的那两个女孩子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嗨,花京院回来了。”

“好,你不用解释了,我知道是你又不小心按到什么……我看到了个女孩子!花京院我是不是看到了个女孩子?!”

花京院有些尴尬,觉得对徐伦很失礼,连忙把手机拿了回来。

“学——姐—— 你继续跟我讲面试的事情吧。”

“面试?别管它!花京院,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简的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着。

花京院真是拿自己这个学姐没辙了,他对徐伦欠了欠身,拿着手机飞快跑回了楼上。

 

一直追随花京院的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才收回目光,徐伦注视眼前的她的这位父亲。过了一会儿,饶有深意地问道:

“你会因为花京院是alpha不爱他么?”

“……”

徐伦终于笑起来。

 

“我也不会。” 

 

她站起身,宣布自己的决定:

“邀请安娜苏,否则我就不在家里过生日了。”

 

 

“所以?你屈服了?”

花京院用着承太郎的笔记本,15英寸的屏幕上花花绿绿满是生日蛋糕。

“不止蛋糕可以在网上预订,甚至星级餐厅的半成品食材,送上门后只要再加热一下就是美味,现在可是什么都能用网络搞定的时代。”花京院对承太郎眨眨眼睛,“是学姐们告诉我的。”

“……花京院你到底站在哪一边?”

承太郎觉得花京院的积极简直是胳膊肘向外拐。

“我?我当然是无条件站在徐伦那边啦。”花京院回答地理直气壮,“她可比你可爱多了。”

然后,为了安抚中年男人受伤的心,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亲。

 

继续挑选蛋糕。“徐伦喜欢奶油蛋糕还是芝士蛋糕?喜欢什么水果?爱吃巧克力么?”

承太郎沉默了一会儿。

“……我不知道。”

语气有些懊丧。

花京院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女儿就待在客厅里,老爹居然在厨房垂头丧气。

“去——问——啊——”

他用力推了承太郎一把。

 

 

安娜苏的人生从未如此紧张过。哪怕是在面对神父的时候,也没有。

眼看身边的人几乎要发起抖,徐伦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胳膊。

“嗨,冷静一点。这是你第一次来我家,好好表现让老头闭嘴。”

于是安娜苏更紧张了。

 

乃至于当他抵达目的地,看见承太郎站在门口的时候,简直想要立刻转身逃走。

“好久不见。”

一个略带笑意的声音止住安娜苏的退堂鼓。花京院从承太郎背后露出半个身形,向他挥手。

“这些食材正好送到,”他指指自己面前的保温箱,“能来搭把手搬进厨房么?”

安娜苏花了三秒才反应过来,匆忙上前还险些被台阶绊到。

 

切了蛋糕也吃完饭,花京院收拾餐具,叫徐伦和他一起去洗碗。

“他们总要谈一次的。”

他小声对徐伦说,成功把对方拉进厨房。

 

餐厅里只剩下两个人,承太郎和安娜苏面对面坐着。

徐伦在厨房向外张望,再三确认真的没办法听清对方在谈什么,才有些沮丧地挽起袖口:

“我必须提前声明,我不是很擅长洗碗这件事情。”

“哦,不用真的洗,”花京院把餐具堆进水槽里,“放着就行,这是承太郎的工作。”

“……我家的老爹会洗碗?”

徐伦脑内浮现出堪称奇幻的画面。

“为什么不洗?”对方瞪大了眼睛,“饭是我做的。”

花京院坚信,就算只是加热一下,那也是他做的饭。

徐伦脑补承太郎洗碗的情景,笑得简直停不下来。边笑边不住摇头:

“哦,他爱你。花京院,他爱你。”

 

花京院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身打开两人所站位置上方的橱柜。

“看来他们要聊一会儿,让我给你找点零食。”

“……有酒么?”徐伦看着他伸直的手臂,突然发问。

花京院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笑着回答:

 “有的。”

 

酒柜里只有红酒,生疏几近笨拙地起出软木塞,正在四处找玻璃杯的时候,徐伦拿起酒瓶直接对嘴喝了一口。

花京院看到笑起来,就不再找什么玻璃杯,也开了瓶红酒直接拿着瓶子喝。

甚至干脆坐到黑色大理石的料理台上,两个人提了酒瓶,望着餐厅里承太郎的背影。安娜苏坐在他对面,双手握拳紧张地放在膝盖上。

“石之自由的攻击距离能到达餐桌那里么?”

“当然。”

“很好,那等会儿如果承太郎终于忍不住要揍安娜苏的话,我们俩就一起放替身绑住他。”

徐伦拍手大笑:

“双手归你,双脚归我。”

“成交。”

花京院碰了碰徐伦的酒瓶。

 

 

有一搭没一搭地又喝了一会儿,徐伦把头靠在花京院的肩膀上。

“花京院,你和我妈妈一点都不像。”

“嗯?”

“你的、头发是红色的,我妈妈是棕色;你的眼睛是紫色的,我妈妈是深灰色;你独立、自信,我妈妈却是一个太需要陪伴的人……这也是他们分开的原因……你是omega,我妈妈是beta……你是日本人,我妈妈却是美国人……我听说我爸爸对伴侣的理想型其实……”

少女的声音很轻,比起说给花京院,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所以花京院也很轻,但很坚定地打断了对方。

“徐伦。”

徐伦抬起头,祖母绿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花京院不确定,他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还能不能将自己的想法很好地表达。

他深吸了一口气。

 

“徐伦,结婚,也许是一个人能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它意味着本属于你一个人的生老病死,绑定进了另一个人的人生里。”

“但尽管是这么重要的决定,却还是有对有错。因为我们是人,是人就总是在犯错。因为人会犯错,所以每个人都该拥有修正错误的权利,重新追求幸福的权利。”

“……而且生活太艰难了,不是每对夫妻都足够幸运白头偕老。”

“但不该怀疑,他们在上帝面前宣誓时,都是怀着最为真诚、毫无虚假的心。没有走到最后,只是他们运气不太好而已。”

 

徐伦凝视花京院,久久没有说话。

 

过了好长一会儿,她笑起来。

“花京院,我决定了。”

“如果老头怎么也不肯接受安娜苏的话,我就追求你。”

 

“……”

花京院哑然失笑,停顿了片刻,用一种像是哄小孩的语气说道:

“我很期待。”

“我是认真的。”少女对花京院的态度表示抗议。

“……那我可要考虑一下是不是继续帮安娜苏了。”

花京院一本正经地回答。

 

 

等到餐厅里的谈话终于结束,整个厨房满地都是空酒瓶,还有两只醉猫。

打开厨房门的承太郎听到自己耳朵里“嗡”地一声,一个脑袋两个大。

他把花京院从料理台上抱下来,对方有些呆滞地辨认了一会儿,然后靠在他身上傻笑。

“承太郎,徐伦说如果你不接受安娜苏,她就会选我。”

“………………去睡觉。”

什么乱七八糟的!

承太郎权当花京院喝醉了在说胡话。

“你在开玩笑吧老爸,现在才刚吃过午饭。”徐伦举着酒瓶还在喝,“花京院,陪我去打游戏。”

“好啊。”

花京院笑着就要从承太郎怀里挣扎出去,被一把搂住了腰。

开玩笑,别人不知道花京院喝醉是什么样子,他可是知道的。

这时安娜苏又进来,整个厨房鸡飞狗跳。

 

 

在徐伦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破天荒和父亲散了一次步。

出门十分钟,徐伦就后悔了。

“真不知道花京院怎么受得了你。”像是一堵沉默的移动墙壁,徐伦忍不住吐槽。

承太郎侧首看过来,徐伦更要翻白眼了。

只有提到花京院才会有反应吗?!

“说真的,我觉得花京院很好。”徐伦双手插在牛仔裤后袋里,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父亲,“你要是哪天被甩了,我会嘲笑你的。”

“……”

承太郎简直不知道徐伦是谁的女儿。

 

快回到家的时候,徐伦看着远处亮灯的房子,像是终于决定要开口。

干脆停下了脚步:

“喂,老爸,你是真的不知道花京院最近在看什么吗?”

“我有看到花京院在研究申请宿舍哦。”

 


“感觉,一下子冷清了好多。”

徐伦走之后,花京院仰躺在沙发上。刘海朝后垂,露出光洁的额头。

承太郎有很多很多问题想问他,却又被他撩拨得心痒,情不自禁就俯身在那额头上亲了一口。

 

“……承太郎,我马上又要发情期了。”

 

花京院捂着被亲的额头,对他说。



BY 荆乐

【TBC】

评论(26)
热度(169)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