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PWP]一场犯罪

※当转生院来看吧。

※诸君,年上大法好。

 

 

花京院醒来,已经是下午3时整。

落地窗窗帘严严实实地拉着,没有开灯。

卧室光线昏暗,只能隐约看见事物轮廓。即便是混血人种刀劈斧砍的深邃侧脸也被这光线打磨得柔和。紧贴在后背上,沉稳鼻息。

难怪这么热。

 

花京院躺了一会儿,才掰开腰上的禁锢,背靠床头坐起来。

揉了揉凌乱红色刘海,随手够过件白衬衫套上。柔软衣料包裹光裸躯体,袖口盖过指尖。

啧,是承太郎的衣服。

花京院看了还在沉睡的身侧人一眼,浓密睫毛下掩盖着宝石的绿。

就开了盏昏黄地灯迈下床,光脚踩在实木地板上。花京院身上只套着件白衬衫,他给自己倒了杯水,握着水杯在房间里漫无目的地踱步。喝完了,从门后角落捡起一个书包。把书包里装的作业本全部倒出来,重新爬回到床上。

国文……数学……英语……

在看到“数学”两个字的时候,花京院不自觉地皱了下眉。

……还是先做国文和英语吧。

所以,当承太郎醒来的时候,花京院正在他身边做数学。

 

 

花京院知道承太郎醒了。

像是大海里的鲸。

他醒了,他开始游动了,整片深蓝都被卷进他游动的漩涡里。

承太郎把手环在花京院腰上,脸颊隔着衬衫贴在胯骨,沉声地笑。

“你把作业拿出来,更像是援交了。”

 

“肮脏的大人。”

对承太郎的玩笑,花京院头也不抬,继续咬着手中笔杆。

承太郎见花京院不理睬自己,就更加肆无忌惮地收紧手臂,用体温覆盖对方。

他抬头看着他的少年。

卧室里只开了盏昏黄地灯,花京院几乎把脸贴在作业本上。

“怎么不去书房写。”

 

少年却因为这句话生了气。

“你在明知故问么?!”

瞪圆了双猫一样的眼恶狠狠地看着对方。

 

承太郎贴在花京院身上笑,他笑得那么厉害,整个床上的被子都被卷进漩涡里。然后他坐起来,从身后把花京院一把搂过去靠在自己胸口上。手从衬衫下摆伸进去,光裸背脊光裸的腰。

花京院被弄得写不下去,没扣笔帽的笔在被子上划出长长一道。

他才不管,这是承太郎的床。

“喂,我可是跟我爸妈说,去同学家里写作业的。”

承太郎笑个不停,似乎少年说什么他都能笑出来。

“让我看看,”承太郎把作业本从花京院手里抽出来。“这些题不是很简单么?”

少年睁着一双猫儿似的眼瞪他。

“那你说怎么做啊?!”

“第一题从A到D作一条辅助线。”

花京院赶紧看自己的作业本。

“第二题把你列的那个公式变型一下。”

“……那最后一题呢。”

承太郎用指甲在题目的某句表述上划了一道。

“这个条件是多余的。”

 

“…………”

花京院把作业本夺回来,很嫌弃地往地板上一扔,靠在承太郎的胸口上生气。

承太郎用力地亲吻他的额头,白衬衫已经被揉得皱成一团。

他含着少年纤细的耳垂,“花京院,搬出来跟我一起住。”

“……等我上大学。”

少年的声音闷闷的。

承太郎搂紧了他,低下头把脸埋在脖子上,灼热的呼吸喷在锁骨。

“花京院……不要让我再等了……随便找个理由搬出来。”

“……这是犯罪,你知道么?”花京院用手肘捅了捅他身后的某位先生。“真不知道你看上我什么?”

 

花京院没想到的是,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承太郎禁锢着他的手臂竟然松开。抬起头来,嘴唇动了动……

“停!——”

花京院打断对方。

“我不想知道。”

他闷闷说道。

 

承太郎抱紧花京院。

他抱得那么紧,像是想把少年整个融到自己的血肉里。

“花京院,我爱你。”

吻得喘不上气。

昏暗光线中宝石一样的绿,像渴水旅人的井。

 

剩下部分走>>> 【WB】

 

 

 

BY 荆乐

【THE END】

 

被生病打败的一周,随便搞点PWP。

希望下周能有力气写东西吧。

 

评论(7)
热度(120)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