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他的婚姻

Attention:

※我说是承花。

※含有大量承太郎结婚离婚描写,受不了的看到这里就可以撤了。不撤概不负责。


01

零点已过的街道,声影渐歇。

 

“明天是好天气啊。”

花京院顺着院墙散步,抬头看星光。

 

一只黑猫从墙上跳下来,瞥了花京院一眼就跑。

花京院追上去按住它。

“诶,你小时候很喜欢我的。”

控诉的语气。抚摸光滑的背毛。

 

一个不留神,还是被它跑掉。

跑出花京院能够到达的范围,只能看那小小的背影融入黑夜。

远处灯下还有情侣恋恋不舍。

花京院叹了口气,从二楼窗户回到房间。

 

“今天晚上做点什么呢?”

因为幽灵不会睡觉,每天晚上成了最难打发的时光。

抽了本书坐在床头,偶尔看书偶尔看对方熟睡的脸庞。

一点。

两点。

三点。

四点。

五点。

六点。

把书放回原位。

 

“早上好,承太郎。”

 

 

02

在花京院的认识里,今天这样的日子总该狂风暴雨。

然而事实却是一如他预料的好天气,像是某种意味上的恶作剧。

 

大概七点钟时候,承太郎收拾停当,那位女士也登门造访。

互问早上好。会谈地点选在客厅阳光很好的地方。

“徐伦还在睡,等她睡醒我再让人带她过来。”

承太郎点点头,表示他知道。

双方律师各自取出公文包。

 

“那么,两位的离婚商谈,现在开始。”

 

 

03

决定求婚是在临近毕业。

像是每个大学校园里顺理成章的爱情,期望在分离前结出婚姻的果实。

 

花了一个月挑选戒指。

求婚那天醒得比平时早。

 

“原来你还会紧张啊。”

仗着对方看不到,花京院拍手狂笑。

 

地点是在两人常去的一家西餐厅,距离校园步行十分钟的路程。午后阳光,音乐不吵,很好。

花京院记得她穿一条与眸色相同的浅蓝连衣裙。花京院记得她的妆有点花,但她不知道。她的眼睛亮闪闪的,她看着承太郎。

服务员打断了五次,点菜一次,上菜三次,结账又一次。

 

却很奇怪,到底是怎样求婚的,反倒不记得了。

 

 

04

“关于共同财产的分割,我代表我的委托人草拟了一个方案……”

对方律师刚准备陈述,就被承太郎打断。

“就按你们的方案。”

 

而她闻言直接扭头对承太郎的律师说:

“不要听他的,我丈夫对钱根本没有概念。”

停顿了一下。

“这是你们职业范围内的事情,你们来主导就好。”

 

“……”

承太郎后靠在椅背上,表示他不再就此发表意见。

 

两个律师面面相觑。

“…………那我继续陈述方案?……首先是这栋房产……”

 

 

05

最远只能到这里。

 

花京院反复确认后,叹了口气。

……好歹出了院墙。

他安慰自己。

 

到底为什么呢?

 

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屋内,新入住的房子一片混乱,地板上堆满大纸箱,还有搬家车不断在门口停下。

但谁见过幽灵帮活人收拾的?

花京院心安理得在一对新人忙到脚不着地的时候,悠闲参观起新房。

 

参观到大概是书房的地方,一个相框很突兀放在还套着防尘套的书桌上。

花京院拿起来,看了很久。

 

看了很久,然后拿着它。

走到他能走到最远的地方,用力丢进对面人家枝繁叶茂的花坛。

 

去过新生活吧,承太郎。

 

 

06

结果是承太郎花一整天时间找回相框。

花京院意识自己可能做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承太郎把相片从破损的相框里抽出来,去找同一屋檐下的另一个人。

“为什么要把它丢掉。”

“对不起。”

“你说什么?”

“对不起。”

“这个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吧。”

“对不起。”

 

突然,承太郎觉得自己也不能确定。

他一言不发,脸色阴沉沉的。

 

“……你在指责我?而我甚至不知道你在指责我什么?”

承太郎一言不发。

 

“对不起。”

 

 

07

“你们猫狗是冤家,你怎么能到它身边去。”

花京院救下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黑猫。

幸好在他能够到的地方。

 

站起来几乎和花京院差不多高的牧羊犬拼命想把小猫叼回去,项圈上的链子绷得笔直。

“看什么看,你跟我一样。”

 

花京院把小猫顶在头上,继续顺着院墙散步,祈祷没人路过被他吓一跳。

“我今天做了件错事。”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就抬起头。

 

卧室窗口的灯恰巧在这时熄掉。

 

没有了光。

 

 

08

“……那么,到现在为止,我们明确了财产分割和赡养费问题。”律师看了下手表,觉得这对夫妻的事务处理起来简直快到不可思议。

如果所有夫妻都这样,赚钱可就太轻松了。

“还有十五分钟就是十二点,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午饭过后再谈?”

他询问两位委托人的意见。

“午饭过后再谈吧。”这个家曾经的女主人站起来。“我来随便给你们做点什么。”

 

“家里没有……”

承太郎闭上了嘴,因为对方几乎是熟门熟路地从储物柜里翻出了意面。

“难道指望你们男人能找到家里的东西?”

她几乎是有些得意地对承太郎说。

 

点火的时候炉灶出了点问题,承太郎弯下腰查看。

而她看着自己丈夫的侧脸,突然笑了起来。

“你大概不记得了,你向我求婚那天,我们也吃了意面。”

 

“我记得。”

承太郎弯着腰,扶了扶自己的帽檐。

 

她再也没说什么,直到接了个电话。

 

“徐伦醒了,我让人带她过来。

 

 

09

并不很值得惊奇,在医院有其他幽灵这件事情。

更何况花京院此刻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手术中”的那个房间,焦虑到不行。

 

“小哥啊,女人生孩子就是要这么久的。”

一个脸颊通红像是酗酒死的幽灵,一边打嗝一边安慰花京院。

花京院只稍稍放心了一点,继续在产房前打转。

“我怎么觉得你比孩子爸爸还紧张啊?”酒鬼不怀好意地笑。“那边的小哥不会是喜当爹吧?”

 

花京院追着酒鬼一直打到对方求饶。

 

终于在将近黎明的时候,婴儿的啼哭从产房里传出来。

花京院几乎和承太郎同时看到的徐伦

 

…………

…………

好丑——!!!

 

 

10

“我真是笨蛋啊,怎么会觉得你丑呢?”

 

花京院蹲在院子里,笑看院墙外的某位小姐从车上跳下来。

碧绿的眼睛是珍宝,是她血脉相承那人的馈赠。

“大哥哥?!”

花京院向她挥手,笑容灿烂。

 

徐伦一直是能看到他的。

小孩子和小动物能看到幽灵。

原来是真的啊。

 

而客厅里,围绕徐伦的讨论正在进行。

“如果他一周能来看徐伦三次,那不是比他现在见徐伦的次数还多。”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您的意见是?”

“不,我没什么意见,我只是随便说一下而已。”

 

承太郎看着院子里玩耍的徐伦,没有说话。

 

 

11

终于所有事情都谈定。承太郎接完电话后往外走。

“晚些时候会有人过来搬东西。”

“……其实也不用这么急。”她起身送承太郎。

“……如果你有东西需要搬,也跟他们说。”

“好。”

 

“什么时候去办手续?……我看你的时间安排。”她几乎是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承太郎check了一下自己的时间表。“下周三上午。”

“好。”

 

经过院子的时候,承太郎停了一会儿,才继续往外走。

他往外走,花京院理所当然,也不得不地,跟着走。

徐伦拉拉母亲的衣角。

“我还想跟大哥哥再玩一会儿。”

 

承太郎停住脚步,回头看徐伦。

“……我想最好带徐伦去SPW研究……”

 

“我的女儿才没有替身那种东西!”

 

一个受惊的母亲几乎是一把抱起女儿后退了几步。

彼此看对方,很长时间都没有任何人说话。

 

到底还是承太郎先开口。

“如果之后徐伦有什么变化,来找……SPW财团。”

“……好。”她想了很久才点头。“徐伦,跟爸爸说再见。”

 

但徐伦显然有点害怕承太郎,把脸埋在母亲脖子上。

直到那高大的背影走出院门,才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也许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见到对方。

 

“爸爸再见——”

 

花京院看到承太郎像中替身攻击一样整个人定住了一瞬,然后才继续对电话那头说道:“……安排下周四去杜王町的船。”

 

 

13

地产大王乔瑟夫·乔斯达一生交游甚广。

他打败过很多敌人,他结识了更多朋友。

此刻他身边坐着挚爱的妻子女儿,气势恢宏的大教堂里宾客满堂。

他独孙的婚礼,自该如此气派辉煌。

 

“白色很适合你啊。”

新郎等候室,花京院笑着告诉承太郎。

但新郎却不在笑,反复抚摸手里一张老相片。

 

“你是笨蛋吗?”

花京院把相片从他手里抽掉,扔在地上。

承太郎觉得这阵风简直来得不可思议,正要捡的时候何莉开始在门外催促。

 

管风琴奏响,头顶灯光很亮,人声喧哗。

“你愿意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疾病还是健康……”

恍惚之间,竟然看到永生不可能再见的身影。

 

笑容满面:

 

“恭喜结婚,承太郎。”

 

 

BY 荆乐

【THE END】

 

 

花京院没办法离开承太郎很远。承太郎看不到花京院。

没有后续了。


评论(10)
热度(94)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