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16(全文完)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在九月底的时候,SPW财团的专机飞越太平洋,承太郎陪花京院回到他出生的那个小镇上。

这之前的一段日子里,花京院经历了第二次发情期。重新打了耳洞,过阵子就能把承太郎买的那副耳环戴上。趁机还想在耳骨上打,因为承太郎的反对而作罢。又聊了几次关于住宿的问题,但两人还是达不成共识。

秋雨连绵,细密成线。

花京院站在一扇铁门前,原先写着“花京院”户名的房子,现在住的是一户姓田中的人家。

因为独子早在多年前就在户籍上被判定“死亡”,花京院父母的遗产最终被一房远亲所继承。

并非完全不认识,花京院小时候也曾见过几次。

“要进去看看吗?”承太郎问他。

花京院摇头。正要说什么,铁门发出响动声,像有人在准备出门。花京院赶紧拉承太郎避到了一旁。

一个八九岁模样的男孩扛了根半米长的鱼杆从铁门里跑出来,母亲拿了件透明雨衣追,可哪里还追得上,气得跺了跺脚。

花京院始终看着眼前这一幕,直到铁门重新关上,才转身对承太郎笑:

“走,带你去吃我小时候经常吃的东西,希望便利店还没有倒闭。”

 

倒闭倒是没倒闭,只不过变成了连锁式。

花京院愣了一会儿,还是买了支冰棍。

“下雨天还吃冰的。”

“不可以吗?”花京院把冰棍掰开,强行塞给承太郎一半。

又从转角花店里选了束百合花,两人开始向此行的目的地进发。

 

 

因为花京院家和公墓几乎是建在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两人吃着手里的冰棍,慢悠悠穿越了大半个城市。一路上有花京院熟悉的地方,更多是他完全陌生的风景。

等到了公墓,下着雨的墓园里冷冷清清。

花京院献上花,就一直蹲在墓碑前没说话。

承太郎在他身边撑伞,陪着他。

 

半山起了层薄雾,空气清新分外沁人心脾,松柏苍翠直插入云。

 

“承太郎,你能拉我一下吗?”过了半个或一个小时,承太郎听到花京院这样对他说。

稍微愣了一下,赶紧把对方扶起来。

“对不起,脚麻了。”花京院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站不住了,整个人扑进承太郎怀里,双手环抱把脸了埋进去。

承太郎撑着伞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花京院的头发。

 

“……感觉很丢脸啊。”

终于平复了情绪,花京院从承太郎怀里抬起头,不太好意思地笑着。

“我没看见。”

花京院亲了亲承太郎的脸颊,对他的体贴表示感谢。

又看了墓碑一眼。

“我们走吧?”

对方却拉住他。

 

“花京院……我有话对你说。”

 

 

承太郎踌躇该如何开口。

该如何措辞。该如何成句。该如何将他口袋里这枚紧握到发烫的星,放进花京院的手掌里。

而花京院耐心等待着他。

等的时间长了,他就不自觉会有一些小动作——或是收拢刘海到耳后,或是用脚尖拨弄石板缝隙的草丛。

承太郎在脑内设想了三遍,又推演了三遍。但最终,他把设想和推演全都忘记了。

他把那颗星星简简单单地拿出来,摆在花京院面前——

丝绒质地的深蓝色盒子里,安静盛放着一枚戒指。

 

花京院显得相当震惊。他一动不动,凝视对方眸中映出的自己。

眼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不可思议。

但震惊只持续不到一秒,花京院立刻又觉得,这其实是非常理所当然的。好像他在很久之前,就已经预见这一切。

就像很人都有过的体验:当人在面对某个正进行中的场景的时候,偶尔会没来由觉得,这个场景自己以前就经历过。

正是这样奇妙的错位感,让花京院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想了很久,觉得只有在这个地方向你求婚,才最适合。”

因为承太郎这样说,花京院情不自禁看向了自己父母的墓碑。

“徐伦知道你的戒码。”

才想起,上次逛街的时候,确实被少女胡闹着戴过几个戒指。

 

“花京院,我想给你个牢笼。”

 

 

听到承太郎奇特的说法,花京院忍不住笑了。

“你想让我自己钻进去吗?”

 

“我首先想让你知道,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笼子。”

饶有兴致地听着,示意对方继续讲。

“建造笼子的材料,是中年男人丑陋的占有欲。”

“……”

“我是一个独裁者。只要你钻进我的笼子里,我就会永远困住你。”

 

“……真可怕。”花京院注视他眼睛很久,才低头浅笑起来,“……假如,我接受了,我们原先争论的那些问题……”

“你觉得呢?”

“……听上去一无是处?”

“一无是处。”

承太郎异常认真地回答。

 

“那么,花京院,你愿意……”

 

“我愿意。”

 

花京院毫不犹豫,扑进承太郎给的牢笼里。

 

 

BY 荆乐

【全文完】


评论(11)
热度(243)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