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番外3)

CP18无料。番外12婚礼之后发生的故事。

感谢大家这段时间的照顾,写的挺仓促的,请随意看~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海洋生物学系空条承太郎教授再婚了。

 

婚礼办得低调,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戒指已经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更是呈现出刻意保护的姿态。以至于婚后两个月了,学校里的八卦分子居然还没搞清结婚对象是谁。

隐约有些风声,神秘的那一位,似乎是承太郎原先的学生。

教授和学生结婚,这在人际关系封闭的学术圈其实并不罕见。一般也就是给学者们简单规律所以枯燥乏味的生活,增添点茶余饭后的话题。

只是这次话题的主角太劲爆了。

多年高票蝉联全校最受欢迎教授,公认黄金单身汉的空条承太郎竟突然再婚。婚姻的另一方,又会是怎样一个人?

但承太郎本身气场就很难接近,更别说有勇气向他八卦这方面内容,撩他虎须的了。

不过嘛,凡事总有例外——

 

 

“……说真的,我们都很好奇啊……”

门还没开,对话率先传进来。正在办公室登录本科生成绩的安娜听到忍不住笑了。

然后就看见自家导师一脸烦躁地推开门,身后跟着海洋学系新聘请的教授詹姆斯·汉森。

三十刚出头的光景,以教授们的平均年龄而论,可以算是非常年轻。金发,蓝眼,最典型的美国人长相。精力旺盛,热情得简直有点过分。

是承太郎最不擅长应付的类型。

在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笔记本,头疼揉按太阳穴怒瞪:“你邀请我,我答应了,现在你可以离开我的办公室。”

“带你家那位一起来嘛。”

詹姆斯教授丝毫不惧怕对方冷脸,甚至拖过来椅子反向跨坐在上面,一副就打算跟承太郎磨的样子。

“……”

 

安娜简直无法相信有人敢这样缠着她的这位导师。

她快要在心里笑晕过去了。

“两位,下午好。”

她插入两人对话,把之前承太郎布置的资料整理交给他。

“嗨,下午好。”安娜的努力并没有转移走詹姆斯教授多少注意力。他很快回过头,又对承太郎挤眉弄眼,“一见钟情?还是……?”

“…………”

“是学生的话,那真的很年轻啊……22岁?20岁?”

“18岁。”安娜终于忍不住笑了。

“怀特小姐——”

承太郎还没来得及表达不满,就被十分用力地拍了拍肩膀。

 

“你可真是——幸运的男人啊!!”

 

被吵得头昏脑胀,简直记不清对方最后是怎样走的。

大约十分钟之后,花京院来到办公室。

安娜露出十分遗憾的神情。

“……怎么了?”

疑惑地歪了歪头。

“哦没什么,我错过了一场好戏。”

 

 

从花京院的角度,他其实从未隐瞒或回避过他和承太郎的婚姻。

他只是很单纯对承太郎的社交圈不感兴趣。

承太郎当然也不是一个喜欢社交的人,只是作为教授,总有一些非出席不可的场合。每到这种时候,承太郎会问花京院想不想去。他说不去,承太郎从不勉强。

花京院甚至不知道,自己因此已经成了全校八卦分子口中神秘的那一位。

所以当承太郎要去参加一个同事的单身夜派对,花京院也就是很普通地想了想然后说,那我在家打游戏吧。 

 

沉迷游戏到将近十点,院子里不自然的喇叭声让花京院放下手柄。

打开门,雪亮的车前灯将院中夜幕照得灯火通明。

是承太郎的车,开车的却不是承太郎。

他在副驾驶席上,陌生司机摇下车窗:

“我该停在哪里?”

花京院愣了一会儿,引导对方把车开进车库。

 

等承太郎下车,花京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承太郎身上有很明显的酒气,花京院上前扶住他。

“不要担心,他被灌得不多,只是沾了酒不能开车。”陌生司机也从车上跳下来,当然就是詹姆斯教授,“作为主人我把他送回来。”

“你还好吗?”

花京院扶着承太郎小声问他,承太郎就顺势把他整个人抱进了怀里。 

在这样还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花京院知道承太郎其实是喝多了。

 

詹姆斯此刻非常尴尬。

但他就是故意灌醉承太郎以借机八卦的罪魁祸首,眼看花京院要扶承太郎进屋,连忙开口:

“我能进去喝杯茶吗?”

“……请进?”

花京院犹豫了一会儿才回答。

 

把承太郎扶到沙发上,脱掉大衣,又拧了条热毛巾。花京院忙上忙下,正好让八卦分子有机会肆无忌惮地打量他。

确实是年轻。

有着一头以亚洲人而言,非常罕见的鲜艳红发。眼睛上异常齐整的两道疤,仅是以现在的样子也能看出曾经伤得很深。詹姆斯觉得奇怪,是怎样不可思议的经历,才会在如此年轻的人身上留下这样的伤痕。

正想着,花京院放了一杯水在他面前。

“谢谢,”他抬头看见花京院的脸,忍不住道,“你真的是很年轻。”

“……我听说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判断不出东方人的年龄,我就把这当成是一种社交上的赞美吧。”

詹姆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发言不妥。

“我要声明我没有任何恶意。”他举起双手发誓,“你们的情况在这个圈子里其实很常见。”

花京院挑了挑眉毛,他不讨厌说话直接的人:“……我其实只想知道,为什么你的单身夜,却把他灌醉了?”

詹姆斯眼神闪烁。

“可能因为我酒精过敏?沾一点酒就会肿成猪头?”

花京院看着他,过了一会儿:

“你能证明吗?”

 

证明?证明什么?

还没等詹姆斯反应,花京院就已经跑到厨房拿了一瓶红酒和一只杯子出来。

“起子……”

想想还少一样东西,自言自语又折返回去。

“……”

詹姆斯觉得自己开始慌了。

加之厨房传来液体倒进杯子里的声音,在十二月竟燥热得几乎流出汗来。

然后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掏出自己的手机。

 

“我有病例!!”

等花京院再出来,詹姆斯第一时间把手机举高,如同一根救命稻草。

“醒醒酒。”

花京院却只是把杯子递给承太郎,似笑非笑地看着詹姆斯。

“…………”

詹姆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才十八岁的小孩给耍了。

内心经历一系列复杂变化,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觉得他已经不能更理解,承太郎为什么喜欢这个人了。

 

大概是花京院一向偏低的体温让承太郎觉得很舒服,接过醒酒茶后,就一直握着他的手腕不肯松开。

花京院索性绕到承太郎身后,整条手臂环到他的脖子上,手背贴在脸颊。

詹姆斯摸摸鼻梁,觉得自己是时候离开了。

 

临走之前,他终于提出此行目的:

“我其实是来邀请你们参加我明天的婚礼。”

“承太郎会出席的。”花京院帮喝醉的人回答。

承太郎肯参加今晚詹姆斯的单身夜派对,足以说明两人关系不错,至少承太郎不讨厌他。

“不不不,我希望你们能一起来。”

“……”

“来吧,我们一直都很想见你。”

花京院低下头笑了起来:

“我考虑一下。”

 

等詹姆斯离开,一晚上都很沉默的承太郎终于开口:

“你为什么跟他说那么多话?”

“不知道?”花京院站在承太郎身后低头,故意把刘海垂到对方脸上,“可能是因为他有点像波鲁那雷夫吧,忍不住就想欺负他。”

承太郎没再说什么,扣着花京院的手腕把他往自己身上拽。花京院就一边笑一边挣扎:

“承太郎你喝醉了—— 承太郎你真的喝醉了——”

还是挣扎不过,整个人陷进温暖的怀抱里。

花京院调整姿势,在承太郎的鼻尖上咬了一口,面颊紧贴面颊:“承太郎你、喝、醉、了……”

承太郎不反驳也不说话,醉酒之人的皮肤敏感,他甚至能感觉到花京院睫毛在他脸上的每一次轻颤。

一呼一吸。一毫一厘。

不自觉收紧手臂,几乎像要把对方融进血肉一般用力拥紧。

紧贴的某个位置微妙变化,花京院渐渐脸红了。

但他好像也被承太郎呼吸中的酒意所灌醉,甚至主动改成跨坐的姿势。

 

发泄过后,困倦席卷而来,像人被抽去骨头。

姿势场合使得消耗比平时更多的体力,花京院几乎是撑不住整个人往下滑。承太郎用身旁的大衣把他包起来,只露出一点点白皙的额头。

“我抱你到楼上去?”

花京院懒懒的,没有反应。

“我抱你到楼上去?”

他吻着对方汗湿的额头,又问了一次。

花京院似乎终于听懂他的请求,鼻息浓重地“嗯”了一声。

 

 

次日婚礼的冷餐会上,全场的主角詹姆斯·汉森教授看到承太郎和他身边那个人。

连忙跟正在谈话的对象说了声抱歉,穿越重重人群跑到两人面前。

“我很高兴你们能过来。”他尤其是对花京院说这句话,“我介绍人给你认识。”

还没等花京院回答,精力旺盛又热情过度的美国人就已经跑远了。

“……承太郎,我要向你坦白。”

花京院稍微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掌。

“?”

“我其实,不光是像我所说的那样不感兴趣……我觉得有点尴尬,所以现在很紧张……”

“我们可以立刻就回家。”

承太郎几乎是不假思索就回答。

 

……真是承太郎的风格啊。

花京院笑得整个人靠到对方身上,脸埋在肩膀。声音透过西服布料传出来,低低的,小小的:

“承太郎,我有没有说过我爱你。”

美国人在远处向他们招手。他抬起头,冲承太郎粲然一笑:

“所以我准备好了,我们过去吧。”

 

结束后散步回家,花京院挽着承太郎的手:

“其实像这样热闹也挺好。”

“如果你喜欢的话,一周年我们也可以办得热闹一点。”承太郎注视他头顶的发漩。

“你确定?”花京院扬起脸,满是玩味的神情,“要站在门口欢迎好几百个客人哦。要记住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他们一一碰杯,要关心他们玩得是否愉快……”

“……”承太郎觉得他想求饶了。

“承太郎,”花京院停下脚步。堇色的眼睛像行星,一动不动地注视自己的恒星,“我愿意为你去融入任何圈子,也愿意为你结识任何人……”

 

“但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我也是。”

 

承太郎低下头,几乎是虔诚地亲吻他的嘴唇。

 

 

BY 荆乐

【THE END】


评论(4)
热度(198)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