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校园故事(上)

~美人、红发、茧 · 01~ 

四月。开学季节。

 

开学意味着什么?

意味新的人潮涌进校园,意味旧故事又一次将樱树装点。

喧闹开遍春天的每个角落,难以测量的,漫长的春天。

即将起航的三年悠闲日常,一群最奢侈的人,用最没有意义的事情,浪费最价值连城的时间。

 

“无聊。”

承太郎背靠走廊,懒洋洋把整条手臂搭在栏杆上。

“……别这么说嘛,承太郎。”

作为国中时代的同学,佐藤和西村彼此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起来。

他们简直太熟悉承太郎的脾气了,西村搂上他的肩膀,一本正经:

“所谓的男子高中生啊……”

“啊,这种黑长直,是我喜欢的类型……”

“哪种哪种?!”

立刻放弃说教,手臂勒着承太郎的脖子就拼命朝楼下新生人流中张望。

 

先松手啊笨蛋……

承太郎无奈翻了个白眼,上半身也就顺势朝栏杆外仰。

今天……天气真好呢……

建筑轮廓外蔚蓝的天,蔚蓝天空下洁白的云,如潮粉樱与云层交织在一起。

 

光线耀眼。

就在这时刻。

红发飘进碧绿的视线。

 

“真是美人啊……”

承太郎听到佐藤和西村,异口同声发出了赞叹。

 

该怎样形容,是这个年龄段堪称罕见的艳丽长相。

十五六岁的美人大多稚气未脱,眉目一气清秀柔和。眼前这人却是异类,即便只是远远朝人群中俯瞰,即便包裹在规整类同的学生制服中,也鲜明得嚣张。就像那头红发,几乎将人视线灼烧,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东西了。

所以一时无人说话。

直到下一个时间点,才突然意识到——

 

“那个……好像是男生制服吧……”

 

“……………… 诶?”

 

  

“啊啊啊——”佐藤和西村蹲在转角墙后,盯着楼梯走上来的人,拼命揉自己的头发,“如果刚才是这样的距离,就不会认错了……”

“吵死了。”承太郎懒懒吼了他俩一句。

但确实如此。

来人虽然骨架纤细,身高却目测接近一米八零。站在普遍尚处于发育期的新生当中,绝对不至于被误会性别。

所以意外误会了的两人才痛心疾首。

至于承太郎,从不觉得自己有错——只是当时没来得及注意性别而已,他这样想。

 

“喂,红头发的新生,前面红色头发的新生。”

这时候,一个路过的老师叫住了正被他们议论那人。

“新生,学校不准染发,你知道吗?”

那人低头没回答。

“姓名班级是?”

“……花京院典明,1年B班。”

“尽快把头发染回黑色。”记录信息后,老师放过了他。

 

朝三人方向走来,承太郎赶紧踢了还蹲着的佐藤和西村各一脚。

“个子真高啊……”

西村看着人从自己面前走过去后,才忍不住小声说道。

“很高么?”承太郎打量远去的背影。

“……你闭嘴!!!”

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再说话。

 

同一个班级……

 

这是承太郎,在四月开学第一天,所发生的事情。

 

 

~美人、红发、茧 · 02~ 

再见花京院,是1年B班的教室里。

 

作为班上最高大的两个男生,理所当然都坐最后一排。

花京院靠窗,承太郎在他的右手边。

啊,又多一个……

承太郎趴在课桌上,认真注视他眺望窗外的侧颜。

 

刚开学时候,佐藤和西村时常会来打探这位“美人”的近况。

但与他那头惹眼的红发不同,花京院其人,实在无聊到泛善可陈。

成绩中等。循规蹈矩。不参与班级活动,社团方面也是忠实的回家部。

假使这样三年过去,承太郎回忆起来,大概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一起坐在最后一排不爱说话的男生。

但在某一个周一早晨,承太郎突然发现花京院打了一个耳洞。

 

一个耳洞。

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但就像一簇新芽能昭示春天的降临:

第二个。

第三个。

随后每一个周一早晨,承太郎都发现花京院又打了一个耳洞。

 

被骗了啊……

 

承太郎自嘲地想。

然后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开始期待下一个周一的到来。

 

所以当这天,他没看到花京院的耳朵上出现新的耳洞,竟莫名地焦躁起来。

没有。

真的没有。

无论盯住看多久都没有。

是不是打在另一边的耳朵上了?

有?没有?

纠结到最后,承太郎已经不在意答案本身,而只是莫名执着地想得到一个答案。但花京院始终未曾在他视线中露出左耳。

 

“烦死了!”

终于在国语课上,承太郎忍不住把课桌一踹。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把整个班级的人都吓了一跳,齐刷刷回头看过来。其中,也包括花京院。

有?没有?

没有。

承太郎得到了他的答案。

 

 

“听说你又被处罚放学后劳动了?”

最后一节体育课,与佐藤和西村所在的A班合上。

“谁会留下来啊。”承太郎随口回答。

佐藤早就习惯了承太郎的性格,继续挂在双杠上看远处上课的女生。

“体操服真是伟大的发明啊……怎么说呢,就是所谓的,能展现少女的身材吧,修长的线条之类的……”

“还是脸比较重要。”

“……”听到西村和自己抬杠,佐藤瞬间来了精神。

直起身体正要长篇大论,忽然瞥见不远处独自玩手机的花京院,一头红发在翠色草坪的映衬下愈发惹眼。

就不怀好意地窃笑起来:

“如果脸比较重要……你行吗?”他用眼神示意着花京院。

“……怎么不行。”

“哇,好恶心……”

西村踹了他一脚:“我只是单纯的视、觉、动、物而已。”

“解释完还是好恶心,”佐藤搓了搓自己的手臂,“承太郎呢?”

“嗯?”

“脸和身材,哪个比较重要?”

承太郎想了一会儿,指了指远处的其中一个女生。

 

“……”“……”

佐藤和西村对视了一会儿,一左一右搂上承太郎的肩膀。

“会有的呢。”

“是呢。”

“……你们两个有话直说。” 

因为承太郎的身高问题,眼前的画面显得相当滑稽。

“不管脸和身材,只喜欢大欧派的男生,会有的呢。”

“…………”

承太郎干脆利落,给了他俩一人一计爆栗。

 

体育课结束,回教室途中,花京院又被叫住。

“1年B班花京院同学是吗?”老师翻了翻自己的记事本,然后抬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还没把头发染回来。”

“……”

“……放学后留下来劳动,我会联系你的家长过来。”

 

 

~美人、红发、茧 · 03~ 

“……你也是?”

“嗯。”

“那我扫地,你擦黑板吧。”

“好。”

承太郎拎起板擦随便挥了两下,才意识到自己刚完成了和花京院的第一次对话。

 

鬼迷心窍了。

这是他被不断飘落的粉笔灰呛到咳嗽的时候,心中唯一的想法。

 

学生三两成群回家,校园渐渐空荡下来。

两人安安静静地打扫卫生,没再说话。

搞定黑板后,承太郎去帮对方的忙。

刚拿起拖把,正好花京院头也没抬地伸手去够,就完完全全地握在了承太郎手背上。

“啊,对不起。”

几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移开了。

门外的交谈声,也在这时逐渐变得响亮。

 

“……给您添麻烦了,但我们家典明的发色,确实是天生的。”

“如果是天生的那就没问题……关于这个我其实也问过好多次,他一直不肯说出来,这让我们老师很难办呢。”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我并不是想向您告状,他这样不愿意和人交流的性格,很让人为他以后担心啊……”

“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作为母亲也感到很羞愧……”

 

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交谈双方终于出现在教室门口。

一个眉目温和的中年女性,对着老师鞠了一个躬后,向花京院招了招手。

等他跑过去,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花京院回家去了。

承太郎独自站了一会儿,很快把拖把一扔,书包也不拿地径直走出了校门。

 

 

~美人、红发、茧 · 04~ 

位置。

触感。

承太郎躺在床铺上,抬手盯着自己的手背。

 

覆盖于其上,经年累月,硬质的茧。

五指指腹都有,掌心却没有。

是某种乐器吗?

 

承太郎想不出来。

他把手垫到脑袋下面,翻身脸埋进臂弯里。

原来那个发色是天生的啊……

承太郎发现了关于花京院的新的事实,又产生了关于花京院的新的问题,他因此感到焦虑。

 

“承太郎,吃饭啦——”

母亲又催促了一遍。

“来了。”

承太郎懒洋洋从床上爬起来。

他想要明天去问问花京院。

 

 

BY 荆乐

【TBC】

 

 

>>>秘密、嫉妒、吻 戳☆我<<<

评论(8)
热度(132)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