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校园故事(下)

>>>美人、红发、茧  戳☆我<<<

下是上的两倍长……



~秘密、嫉妒、吻 · 01~ 

承太郎发现花京院一个秘密,在偶然的时间和场景。

 

“……那么,关于月底学园祭上班级活动的讨论,今天就暂时先到这里,明天放学后再继续……”

不等讲台前小个子女生把话说完,教室里的人已经迫不及待地起身。

社团。操场。逛街。回家。高中生的闲暇时光,闹哄哄、胡糟糟被填得满满当当。

新班级的第一个学园祭,没人会去关心。

 

承太郎伸了个懒腰,佐藤和西村已经在教室门口等了一会儿。

“你们班好认真啊,学园祭,我们已经集体决定到前一周再随便弄点什么了。”

“总会有的,这种负、责、任的委员长——”

承太郎换了一个话题:“今天和你们一起在外面吃。”

“欸?真少见啊,那你骑车带我吧。”佐藤把自行车钥匙扔给他,“今天何莉阿姨不在家吗?”

“去吃文字烧!去吃文字烧!”

 

正说着,身后传来一声“借过”。

下意识驻足回头,那位常被他们议论的红发美人——花京院典明,单肩背了个制服包,侧身很快从三人中间穿过,消失在楼梯口。

就不知为何陷入了一小片沉默,佐藤突然压低嗓子说:

“我听说红色头发的人,那个地方的也是红色的。”

“哇——你这个人真差劲啊wwwww下次在厕所遇到偷偷注意一下好了wwwww”

 

今天的花京院也是回家部啊……

无视友人的恶趣味,承太郎有些出神地想。

 

所以完全出乎意料。

当文字烧争夺战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居然看到早就回家的花京院从店外经过。

隔着街灯与玻璃,红发如此轻盈地拂过翠色的瞳,像是落在湖面上的一片樱。

筷子一松,战利品立刻被半道劫走。

承太郎愣了一会儿,干脆放下筷子,起身往店外走。

“欸,你不吃了吗?——”

 

其实承太郎自己也说不清,为何他会对花京院如此在意。

可能是他平凡无趣的伪装下隐藏了太多秘密,而这秘密让他好奇。也有可能,根本不是这个原因。

追逐那一抹红发在人群中逆流而行,以绝大多数人的常识看来,这不就是跟踪狂吗?

但承太郎其人便是本能的动物,他很少去思考一些事情,他总是想做就做了。

所以一通七弯八拐后,承太郎站在一间偏僻的酒吧门口。

承太郎觉得,他又将发现花京院新的秘密。

就像一面巨大的镜,如果说镜子外面是所谓的他认识的花京院,那么镜子里面……会是真正的他吗?

毫不犹豫地推开门,承太郎踏入镜子的世界里。

 

“JUST ACASTAWAY

AN ISLAND LOST ATSEA

ANOTHER LONELY DAY

NO-ONE HERE BUT ME”

 

骤然响起了吉他,没任何衔接就被浸泡在了歌声里。

像是涨潮的海水,一下子灌满沙滩上的贝。

 

“MORELONELINESS

THAN ANY MAN COULDBEAR

RESCUE ME BEFORE

I FALL INTO DESPAIR”

 

原地站立几秒适应昏暗后,开始循歌声沿曲曲折折的过道往里走。

一向很少有什么联想的承太郎,没来由地想起那个世界著名童话:爱丽丝追着一只揣怀表的兔子掉进了兔子洞,从此开始仙境之旅。

越来越光明。

越来越响亮。

然后在最光明和最响亮的地方——看到了花京院。

 

“I'LL SEND ANSOS TO THE WORLD

I'LL SEND AN SOS TOTHE WORLD”

 

一瞬间,承太郎并不敢确认那是他。

在不大的酒吧舞台上,抱着吉他正歌唱的那人实在太过耀眼了。

这种耀眼不像是亿万光年外遥远的星辰,也不像是夜空中的烟花刹那,而是电,而是火,是更加直接和热烈的存在。

承太郎想起他第一次见到花京院时的那种惊艳感,恍惚很久,才渐渐发现为何对方此刻看上去有些不一样。

花京院将自己的单侧头发梳起来,露出耳朵上复数个耳钉。

所有规矩的,无趣的,不起眼的,伪装的假相。

全都在此刻耀眼的,闪亮的,发光的存在前。

粉碎成星屑。

 

“I HOPE THATSOMEONE GETS MY

I HOPE THAT SOMEONEGETS MY

I HOPE THAT SOMEONEGETS MY

MESSAGE IN A BOTTLE

MESSAGE IN A BOTTLE”

 

 

~秘密、嫉妒、吻 · 02~ 

“不继续唱了吗?”

花京院抱着吉他走下舞台,大抵是酒吧老板模样的人向他递过一杯粉红色的鸡尾酒:“今天晚上打工的孩子请假,你可以随你喜欢想唱多长时间都可以。”

“不,我要回去了。”花京院推掉酒,把手中的吉他递给对方,“这个,还是请您帮我保管。”

“当然。”老板接过吉他,随手就交给侍者拿下去。他点起了手中的打火机,“抽么?”

“……好。”犹豫片刻后,他撩起刘海俯身凑近。昏黄灯光白皙侧脸和赤红的发,就在这跳动火焰的照耀下奇妙地定格在一起。

 

 “高中生活怎么样?”

“……还不错。”

“看来不怎么样。”

花京院就低头笑了起来,说话那人在他对面看着他。

“说真的你不尝尝看吗,这可是最近大受欢迎的新品,酒精度只有5。”

“我对所有酒类都不太能欣赏。”

“……好吧,你漂亮所以说什么都是对的。”

然后他果然看到花京院不好意思了。

少年从来不适应别人对自己的关注和赞美,这总让他想起他们在这间酒吧的第一次见面。

看了看手机时间,花京院捻灭手中的烟,有些急切道:

“我想借用一下洗手间。”

 

先是快速洗了个脸。

洗完抬头他看到镜中的自己两颊泛红,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刚才的玩笑话。

没空去想,他拿起漱口水。

反复确认没有烟味后,才急匆匆跑出洗手间。

“我要去赶末班车了。”

他背起包一路从酒吧跑到站台,正好赶上车子靠站,就连忙挤上去。

 

车上人还不少,花京院单手拉着吊环,在他面前位置上的是一对母女。

女儿大抵七八岁模样,十分活泼,坐在母亲大腿上不停动来动去。

“妈妈,小星星……”

她仰着头,伸直了手臂往花京院身上够。

“啊!”花京院这才发现自己随手用来固定头发的发卡还没拆,立刻手忙脚乱地把它们扯下来。

母亲不停向他道歉。

他一边拨弄着头发重新盖住耳朵,一边把发卡递给了小女孩。

 

车子发动。

沙丁鱼罐头般的车厢里挤挤挨挨,规矩的,无趣的,不起眼的。

但承太郎就站在站台上。

 

他发现花京院一个秘密,在偶然的时间和场景。

 

 

~秘密、嫉妒、吻 · 03~ 

“……所以我认为可以从特长方面入手,把大家擅长的事情列下来,再决定我们在学园祭上做什么……”

话音刚落,教室里立刻炸开了锅。

“欸——怎么又是学园祭的事情,真麻烦啊——”

“不用做到这种程度吧?!”

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放学后的喧闹充斥了这间教室外的每个角落,愈发让人不由自主地浮躁起来。

讲台前的小个子女生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我要下来一个一个登记了!”

 

决议就这样在单方面的强势下开始执行。

小个子女生拿着笔记本一桌桌询问:有些人配合回答——“我稍微会画点漫画,不过画的不好”,“我喜欢做点心”;也有人抱着玩笑的心态——“我对落语还蛮有自信的,要表演落语么”;更多人则是想也不想就敷衍地摇头。

承太郎并不关心学园祭,但他对此时班中莫名弥漫起的抵抗情绪有些反感。

……嘛,反正不关我的事。

他趴到桌子上,看花京院一如既往正朝窗外发呆。

赤发整整齐齐盖过白皙的耳。规矩的,无趣的,不起眼。耀眼的,闪亮的,发光。

真想再看到啊……

 

小个子女生终于问到最后一排。

花京院正要摇头,发现对方居然用一种真诚到……几乎可以算是请求的眼神看着他。

……对哦,因为已经是最后一排了……

就在犹豫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的承太郎突然开口:

 

“他会弹吉他的。”

 

……………………欸?

 

“真的吗?!花京院君?!”

还没等花京院反应过来是谁出卖自己,小个子女生兴奋地几乎整个人都趴到他的桌子上。

 

 

~秘密、嫉妒、吻 · 04~ 

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

 

不堪回想其他同学离开教室时明显幸灾乐祸的表情,花京院垂眼疑惑地看了看面前的小个子女生,又抬头瞪这个莫名其妙跳出来举报他的高大少年。

空条……承太郎……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虽然很难让人忽略其存在,但除了同样坐在最后一排,一起被惩罚过课后劳动,花京院再也想不出自己与对方的任何交集。

他是怎么知道我会弹吉他的?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必要,还是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岩崎。”就在花京院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个子女生率先开口。

“……花京院。”

他犹豫了片刻才回答。而承太郎索性没说话,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所以为什么当时会突然举报我啊?!

花京院在心里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根据登记下来的这些情报,我觉得我们班级可以开一个甜点屋。”岩崎翻着她的笔记本直切主题,说话风格相当单刀直入。

“甜点屋?”

“有好几个女生会做点心,也可以学着调制一些饮料,以及承担招待工作。男生可以负责所有采购和杂七杂八的前期准备,我会安排每、个、人都干活的。”

哇……女王系……

花京院一脸人不可貌相地看着几乎只到他胸口的岩崎:“那我……”

“吉他现场表演。”

“欸——?”

“吉他甜点屋!”

“……如果只是音乐的话,随便找个音响……”

“现场的当然不一样吧!!”

“…………”

花京院被女生一瞬间的气势震撼到了。

 

“不如我们先去音乐教室,借用一下那里的吉他看看。”岩崎转换话题建议。

“现在?”

花京院看向窗外,橘红色的夕阳正沉入地平线,整个校园空荡荡,像是一座孤岛。

“快跟上来啊。”岩崎却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

……这种强势的女生,真是他最不会应付的类型……

啊啊啊……彻底卷进麻烦里了……

“不走吗?”

突然出声的承太郎又把花京院吓了一跳。

原来你还在啊?!

 

放学后的校园,安静的楼道,无人的走廊。走廊尽头的音乐教室,却突然传出凌乱的吉他声。

正要回家的老师停住脚步……这些小混蛋们……

“不会弹的乐器不要乱碰!”

他从走廊另一头狂奔过来,推开门就气喘吁吁朝教室里喊。

三人齐齐回头,抱着吉他的花京院慌乱地解释:

“我就是想试一下音准。”

老师一边倚在门上喘气,一边盯着花京院拿吉他的手势看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放下心来:

“下次借用前记得先申请。”

“……谢谢老师!”

 

等从音乐教室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了,孤岛沉入海底。

“……这样吉他的问题也解决了,明天我就向全班宣布这件事情。”岩崎显得很高兴。在校门口说了再见后,她惊讶于花京院似乎准备跟着她走。

“我送你回去吧。”他不太好意思地摸着自己鼻梁,又有些紧张地补充了一句,“很晚了。”

“……你通常会送女生回家吗?”

岩崎的眼睛亮晶晶的,看上去有些狡猾。

“……”

“……你不太喜欢集体活动的样子,我硬把你拖下水,你其实是讨厌的吧?”

“我不清楚,”哇……真是太难应付了……花京院的视线游离,小声几乎是自言自语,“就是觉得很晚了,不该让女生独自走。”

 

岩崎怀疑起了今天以前的自己。

长相引人注目。个性又很温柔。这样的少年,为什么从没注意到呢……

“走吧,我家不远,一会儿就到了。”

女生笑着带路,花京院就跟在她身后一点,承太郎又跟在他身后一点。

路灯把少年少女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秘密、嫉妒、吻 · 05~ 

“你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在把岩崎送回家后,花京院终于忍无可忍,索性在一盏路灯旁停下双手抱胸。

 

“我送你回家。”

“跟踪狂”大言不惭,花京院几乎要笑了。

这算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

“我可不是女生啊。”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机,“而且我也不打算现在回家。”

“你要去酒吧?”承太郎皱起眉头,一种说不清是莫名反感还是隐隐期待的微妙心情。

“……果然是被你看到了。”他无奈地耸耸肩,随口解释道,“已经过了家里的晚饭时间,我要在外面吃过再回去。”

“我请你吃。”

“……”

花京院几乎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身继续往前。

承太郎就是觉得他不能这样让花京院离开。

他追上去,递给对方一支烟。

 

几步距离,就踏入灯光直射的范围里。

巨大的,明亮的,金黄的光线将人包裹,落在发旋,落在睫毛。

花京院将细长的烟叼在嘴边,看承太郎一步步试探他的底线。

他允许了一切。

他允许承太郎走上前,他允许承太郎为他点。

吐气的瞬间随手撩起耳边的发,就露出层层遮盖下的闪亮。

像是孩童见到新奇的东西,他抬起眼,光线落进去,笑着对承太郎说:

 

“你真是奇怪的人。”

 

 

~秘密、嫉妒、吻 · 06~ 

第二天,岩崎宣布甜点屋方案,整个教室几乎被抱怨声掀翻。

但岩崎不管不顾接着宣布了进度安排和每个人的分工。

学园祭的准备开始在她的强势下磕磕绊绊的执行。

 

为了确定MENU,负责制作点心的女生带来了她们的所有作品进行试吃。

而花京院在被迫吃了几十种花花绿绿的点心之后,觉得这个月他再也不想吃甜食了。

“都不好吃。”承太郎评价。

岩崎直接忽略了他的意见。

出乎意料的是,承太郎居然在第二天也带了一大盒点心过来。

花京院和岩崎想象了一下承太郎做点心的样子,同时感到一阵恶寒。

“是你妈妈做的?”

承太郎点点头。

花京院觉得自己出于礼貌应该尝一下。

“真好吃啊!”他惊叹。

而岩崎皱着眉头:“很好吃……但学园祭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不能让父母牵涉进来。”

承太郎耸耸肩表示他无所谓。

 

接着确定曲目表,岩崎准备了一叠曲谱,对花京院说从里面选十首左右,花京院就全部试弹了一遍。

“都不好听。”承太郎又评价。

花京院抱着吉他瞪大了眼睛看他。

“我是说这些曲子本身。”他连忙补充。

“你真的很爱抬杠欸!”岩崎简直要被他气死了。

承太郎不理她,在那叠曲谱里扒拉:“一定要选的话,这首比较好听。”他随口哼起旋律。

“……”

“……”

花京院和岩崎彼此对视一眼,终于忍不住爆笑起来。

“承太郎你是音痴呢。”

“为什么你这么震惊的样子?从来没有人告诉你么!”

岩崎感觉自己终于胜利了一次,而花京院已经笑得快从椅子上滑下去了。

“岩崎……我试着画了海报的初稿,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一个女生怯怯地叫走了岩崎。

花京院从承太郎手中接过曲谱:“不过,我也是喜欢这首。”

“一定要选的话。”

他对承太郎眨眨眼睛。

 

甚至不知不觉地固定了每天结束后的安排——两人先送岩崎回家,然后一起吃饭。

“看不出来你还吃得挺多的。”

承太郎还是忍不住表达了他的惊讶。

“不是说今天你请客吗?”花京院头也没抬。

“嗯。”

“老板,这个肉再来一份。”

 

 

~秘密、嫉妒、吻 · 07~ 

如果一个月以前有人告诉承太郎,他会对学园祭这种事情乐在其中,承太郎一定会相当不屑地骂他“无聊”。

而现在,他不得不感叹命运是如此地充满戏剧性。

随着月底的一天天临近,所有甜点屋的准备事项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整个班级都沉浸其中,包括原先抱怨得最厉害的那些人。

甚至连佐藤和西村也开玩笑说整天见不到承太郎好寂寞。

当然,承太郎给了他俩一人一脚。

 

第一次参与集体活动。

第一次充实的校园生活。

所有这些都是第一次,承太郎想,花京院是不是也和他一样。

“岩崎很厉害呢。”

一起吃饭的时候,听到花京院这样评价,而他没有接话。

 

——为什么那时候突然告诉别人花京院会弹吉他?

——因为想让更多人看到他的光。

 

而现在,带领花京院经历这些第一次的人却不是自己,引导花京院散发光芒的人却不是自己。

刚开始,他并没有想这些,为和对方变得亲密而感到高兴。

但随着学园祭一天天临近,承太郎陷入奇怪的情绪里。

 

最后一个周末,岩崎带领一大帮男生到商店街采购。

而花京院把承太郎拉进一家音像店,取下试听用的耳机扣到他脑袋上,音乐瞬间填满了耳蜗。

过了一会儿,他将对方的耳机摘下。

“喜欢吗?”

承太郎点点头,他就笑起来。

“这个歌手是我最喜欢的。”

 

虽然承太郎是个音痴,但意外的音乐品味和他非常合得来。

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花京院这样想着,也戴上耳机。

很快沉浸在音乐里,甚至闭上了眼睛。

 

情绪就在这突如其来的瞬间漫过了堤坝,承太郎对他说:

我喜欢你。

 

他看不见,也听不清。

 

 

~秘密、嫉妒、吻 · 08~ 

学园祭当日,教室被改造成甜点屋。

花京院刚一抵达就被岩崎逮住,害得他连忙确认了一下自己并没有迟到。

“你就穿校服吗?”岩崎质问他。

“……不然我应该穿什么?”

花京院这才发现周围尤其是女生,都换上了精心准备的私服。只有另一个穿校服的,是承太郎。

为什么好看的人总对自己的外表这么不在乎呢,岩崎咬牙切齿,但还有太多事情需要她去主持了,只能暂且放过花京院。

花京院如蒙大赦地坐到岩崎给他指定的表演区开始准备——那是一个并不很显眼的地方,只有少数位置能完全看到他的表演,花京院对此感激不尽。

“Guitar &Sweets,”两个女生读着门口海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进去看看吧。”

花京院深吸一口气。

他们准备已久学园祭,开始了。

 

“……材料准备得太少,最后两小时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明天要比原计划再多准备一些。”

“装饰也脱落了好多,要在开业前重新把它们固定回去。”

“不过吉他表演真受欢迎啊,靠近表演区的位置超级抢手呢。”

“……我几乎每一首都有地方弹错。”花京院小声说。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他们也听不出来。”所有人七嘴八舌地安慰他,眼睛盯着的却是刚端上桌的肉串。

这种几十个人的大聚餐,餐桌就是战场。

承太郎仗着手长优势瞬间把半碟肉串扒拉到自己盘里,又分给了花京院一半,惹得周围一片抗议。

“还有一天,大家继续努力!”、

岩崎很有气势地端起果汁干杯。

 

回家路上,花京院显然很高兴。

蹦蹦跳跳倒退着走,又时不时凑到承太郎面前逗他:

“承、太、郎,你、在、想、什、么?”

他就正好站到了路灯下,整个人像是在发光。

 

还不够。

今天的表演还不是真正的他。

想要让他真实的光芒,被更多的人看到。

 

 

~秘密、嫉妒、吻 · 09~ 

“花京院君——!花京院君——!”

似乎是为了实现承太郎的愿望,第二天下午四点,岩崎一路喊着“花京院君”从一楼爬上三楼,又从走廊这头跑到走廊那头。

“很不好意思!因为一些突发状况,吉他表演要暂停一会儿……不过我可以在这段时间给大家表演落语哦!如果同意的话就鼓鼓掌吧。”

反应了片刻后,甜点屋里响起掌声。

 

“发生什么事情了?”

花京院拍着岩崎的后背,示意她慢慢说。

“花京院君!学园祭晚会想邀请你去表演啊!”岩崎刚一喘过气,就又兴奋地跳了起来。

“晚会?”

“是啊!本来在学园祭上,每个班级除了两天的活动,还可以上报一个节目参加晚会……我先前觉得你应该不会喜欢……而且已经很勉强你了……就没有告诉你报名的事情……”岩崎越说越小声。

花京院倒是不太在意:“你猜的没错啊,我确实不喜欢……”

“但!邀请可是很难得的!上报的节目还要审核通过才能参加呢。”

“……”

“参加吧。”

承太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两人身旁,他坚定地对花京院说。

“花京院君。”

花京院又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就算你们这么说,我也没有什么能表演的……”

“就唱那次你唱的歌。”

花京院想了想,大概知道承太郎指的是什么了。

“……那我需要一把电吉他才行。”

“这把不行吗?”

“这把是古典吉他。”

“表演什么时候开始?”承太郎问。

“一小时后就要彩排了。”

承太郎拉起花京院的手就往外跑:

“我们去把你的吉他拿来。”

 

“承太郎——你要去哪里啊——?”

跑出教学楼的时候,正在走廊上的佐藤和西村看到了他们。

承太郎就突然想起了什么:

“给我自行车钥匙!你们两个的都给我!”

两人虽然不解,还是一起把钥匙扔了下去。

 

初夏的午后四时,正是一天最舒适的时候。

骑着自行车的两人疾驰在空旷的街道,然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长长的上坡——

一脚比一脚更缓慢。一脚比一脚更沉重。

汗水。眩晕。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到速度几乎为零的时候,俯冲下去。

大声呐喊着。

与风化成了同体。

 

“晚上六点开始营业……”睡眼惺忪的老板不耐烦地拉开正被狂敲的门,准备看清来人后痛骂对方一顿,“典明?……你好久没来了啊……”

“吉、吉、吉……”花京院说不出话。

“把他的吉他拿给他。”

老板这才注意还有另一个人陪着花京院,他慢慢仰起头。

真高大啊——这也是高中生吗?

然后就被承太郎的目光一瞪,撇了撇嘴,踢了旁边迷迷糊糊的侍者一脚:“去把典明的吉他拿来。”

“谢谢您。”

花京院拿到吉他后,立刻又骑上了自行车。

 

看来下次问他高中生活如何的时候,应该能得到不同的答案了。

“男朋友?”

侍者忍不住八卦。

“大概吧。”老板朝两人远去的方向望了一会儿,转身就踢了侍者的屁股,“关你屁事。”

 

 

~秘密、嫉妒、吻 · 10~ 

“真的要这样吗?”

花京院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梳上去的半侧头发,又扯了扯被解开好几颗扣子的衬衫领口。

他还从没在学校里弄成这样过。

“不许动!”岩崎很严厉地制止了他,“好看!”

怎么说呢,是该惊讶花京院居然打了耳洞?还是该惊讶承太郎居然还挺有眼光?两个人都神神秘秘,岩崎已经不想好奇,只希望表演能够顺利进行。

承太郎一直拍着花京院的后背,在他耳边说:

“不用担心,只要唱完就可以。”

 

舞台暗下,只一束强光打在话筒摆放的正中央。

这是岩崎提出的要求,也许看不见观众会让花京院感觉好些。

但他知道,整个礼堂,好几千人,全都在台下看着自己。

 

只是走到话筒前,手心就已经开始出汗。

花京院索性仰起头,无数明晃晃的光线落进眼睛里,瞬间让他感到微微的眩晕。

只要唱完就可以。

只要唱完就可以。

 

“JUST ACASTAWAY

AN ISLAND LOST ATSEA

ANOTHER LONELY DAY

NO-ONE HERE BUT ME”

 

 

~秘密、嫉妒、吻 · 11~ 

当吉他弹完最后一下,整个礼堂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响。

 

花京院突然恢复了意识:

唱、唱完了……

不知道从哪句起,他就没觉得自己正站在舞台上了……

 

呆若木鸡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他终于做出了反应,背起吉他飞快地跑向候场区。

“说谢谢!说谢谢!说谢谢啊!”

候场区的岩崎急得直跳脚,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一下把比她高大许多的花京院重新推回舞台上。

这时灯光亮起,整个礼堂爆发出巨大的掌声。

花京院被重新推到话筒前,他能看到舞台下每个人的脸。每个人都为他鼓掌,每个人都对他微笑。

“谢……”

才说一半,话筒就被他紧张地弄掉地上,发出一声巨大声响。

岩崎不忍直视地捂住了脸。舞台下的学生们却更加兴奋地在鼓掌之余吹起了口哨。

 

花京院进退两难。

这时,一个高大的男生突然冲上舞台,拉起背吉他少年的手就往外跑。

不是跑向候场区,而是彻底往礼堂外面跑。

 

终于,整个校园沸腾了。

 

 

~秘密、嫉妒、吻 · 12~ 

这很奇怪。

这很奇怪。

承太郎拉着花京院的手,跑向礼堂旁边的操场。

 

他想让所有人看着花京院。

他想让所有人听着花京院。

耀眼的。闪亮的。发光的。

耀眼的。闪亮的。发光的。

 

但他又把花京院从几千人的欢呼和掌声中拉了出来。

他把花京院从光芒最耀眼的地方拉了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做了。

 

他嫉妒。

 

“你,到底,拉我去哪,我,跑不动了……” 

花京院用力甩开对方的手。

刚想喘口气,就整个人被抵在操场围栏上。闷哼一声想要推开对方,却被死死按住了肩膀。

一个粗暴带着牙印的吻,就像野兽正在撕咬他的嘴唇。

但花京院生气了,毫不留情一脚踹过去,成功让对方吃痛放开。

“我的吉他!”

花京院放下他背着的琴,这把琴刚被承太郎狠狠撞到了围栏上。

 

还没来得及检查有没有损毁,就又被亲上去。

 

没有月亮的初夏夜晚漆黑宁静。

无法看清彼此,嗅觉、听觉、甚至是触觉却更加灵敏。

潮湿的风中饱含青草香气和他的鼻息,剧烈的心跳盖过渺远的虫鸣。

嘴唇灼热的,干燥的,铁锈味的。

不远处礼堂人声鼎沸,灯火通明。

 

闭上了眼睛。

 

 

BY 荆乐

【THE END】

 

 

这大概是我写过最纯爱的一个故事,圆满完结没有后续啦~


花唱的歌是↓

THE POLICE《MESSAGE IN A BOTTLE》

 


评论(7)
热度(164)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