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勇维]Victor!!! on Ice 第1滑走

Attention:

※ 逆年龄差操作:胜生教练x维克多选手。

※ 除勇维以外全部出场人物均为原创角色,纯属个人妄想,含有大量不合理内容,如有不适请立即停止阅读。

 

Summary:退役后不知何去何从的勇利,受对自己有恩的俄罗斯教练邀请,帮助维克多备战他的第一场成年组比赛。

 

 

第1滑走:重返俄罗斯!初见!他的名字是维克多!

 

 

他总是能让我吃惊。

从第一次看到他滑冰的时候开始,就是接连不断的出乎意料。

我知道,他将成为传奇。

 

 

“好冷——” 

深呼吸,饱含冰晶的空气灌满胸腔,透彻骨髓的寒意。

刚下机场巴士的黑发青年忍不住打了个颤,摸摸冻红的鼻梁,拖着行李箱站在熟悉的场馆前。

“俄罗斯的天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这是勇利退役后,第一次回到这里。

 

没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情,却在刚踏入场馆的瞬间,就被从身后热情抱住。

“勇利——!好久不见!!!”来人是勇利曾经的体能教练——身材高大,肌肉发达,臂弯夹着勇利的脖子拼命揉他的头发,“听说你退役之后去旅行了,怎么样,旅行好玩吗?”

“还不错,”勇利也不生气,反倒显得挺高兴,“我给大家都带了礼物。”

期间一些工作人员陆续经过,都笑着向他打招呼。

“叶戈尔教练呢?”勇利环顾四周。

对方仿佛早已猜到他会这样问。

“我带你去。”

 

就随指引一路曲曲折折,出现在视野尽头的,是那扇熟悉的门。

下意识地深呼吸:

离开这个地方,已经一年多了啊……

然后推开来,满室灯火通明:

 

骤然响亮的音乐声,混合冰刀对冰面的连绵亲吻。

像是涨潮的海水,一下子灌满沙滩上的贝。

目不转睛。

冰上旋转的少年,有一头耀眼到几乎发光的银色长发。

十五六岁年纪独有的柔和身形,是当年春天新抽出的嫩绿枝条。却是东斯拉夫血统典型的美人长相,很小时候美得就极富攻击性,美得像冰刀一样锐利。

 

又是一个四周跳,勇利情不自禁屏住呼吸。

现在的孩子……这么小就能掌握这种难度的动作了吗?

直至完美着冰了,他才长舒一口气,暗暗为对方的实力所震惊。

少年却在此时突然意识到有人正盯着自己。旋转间那双透蓝的眼睛瞥过来,只一眼,就仿佛坠入广袤无垠的大海。

所有嘈杂的声音被淹没,所有纷乱的画面被冲散。

勇利一直出神到音乐结束,才发现双手抱胸在他身边站了许久的叶戈尔教练。

 

这……实在是太失礼了……

勇利满脸窘迫赶紧向教练打招呼。

教练略一点头,朝冰上的少年招手:

“维恰。”

少年却没有做出回应,自顾自在冰上又划了几圈,像孩童对游乐场恋恋不舍。

“维恰,”教练加重了语气,“你今天的训练结束了。”

勇利知道这是出于身体发育方面的考虑,青少年运动员的训练量是被严格控制的。

 

知道自家教练在这方面的强硬,这名被称为“维恰”的少年终于不太高兴地滑向两人身边,立刻注意起眼前他从未见过的东方人勇利。

因为他此时正穿着冰鞋,又站在冰面上,所以比勇利高一点。就低头凑近了,银发如瀑布一般从肩头披散。像是一只充满好奇的布偶猫,透蓝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看。

真、真的太近了……

近到勇利甚至能感觉出对方剧烈运动后,皮肤散发的热气。

原来睫毛和头发是一样颜色的啊……

他有些不着边际地想。

 

正要给两人相互介绍,门口方向却突然传来鼓掌声。

一个三十多岁打扮精致的女人靠在门上,似乎也刚欣赏了少年方才的滑冰练习,叶戈尔教练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你来干什么?”

“给维恰带点东西,”女人扬扬手中的纸袋,“放下就走。”

“不要把乱七八糟的东西带到冰场来!”

“是,是,反正你不懂的东西全都乱七八糟。”

女人也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

 

勇利对这突如其来的发展不知所措,争吵话题的主角却很习惯这场面似的坐到长凳上开始脱冰鞋。

看他汗湿了黏在额头的刘海,勇利不知怎么想,好像大脑突然短路了一样,脱下外套披在少年身上。直至少年惊讶地抬起头,勇利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他们每次吵架都很久。”

正在勇利尴尬得想在冰场上找条缝钻进去的时候,少年突然开口。勇利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对方是在跟他说话。

“你会扎头发吗?”

少年把橡皮圈从白皙的腕间褪下来递给他。 

 

另一边,争吵却还在激烈地进行——

“我以为我们谈了那么久,已经可以达成共识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和你见面都要再争论一次……”

“这几个月很关键,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干扰他。”

“我、没、有、干、扰、他,OK?我没有……我不想跟你吵了。”

“……哼。”

“训练时间归你,其余时间归我,这就是我们约定好的。我会严格遵守,希望你也是。”

 

“……不管他们真的没关系吗?”

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勇利也大概听出两人是在为谁吵架。

少年的银发发质细软,他用手指代替梳子小心翼翼将发丝全部拢在掌心,然后撑开橡皮圈。

“他们是父女哦。”少年安安静静坐着任由勇利摆弄。

“…………欸?!!——”

“我喜欢扎高一点。”

他握住勇利的手腕往上提了一些。

 

那个女人——叶戈尔教练的独生女费娅小姐——结束争吵向两人走来。眼神毫不掩饰地打量勇利一番后,弯腰和少年说话:

“亲爱的,这是上次拍的杂志样刊。”她将纸袋塞到少年手里,俯身在他额头上亲了亲,“效果特别好,你真是太棒了。”

“不打开看一下嘛?”她问。

少年摇头,她也不在意地挥挥手。   

“那你带回去看吧,下次见。”

等她彻底走远了,少年才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蹭的口红。

 

“赶紧拉伸然后去做肌肉按摩,不要一直坐着。”

叶戈尔教练没好气地呵斥。少年就甩甩刚扎好的马尾,穿着勇利的外套一边挽袖子,一边走向冰场一侧的准备室。

勇利终于有机会问教练找他来俄罗斯干什么。没等开口,教练反倒先问了他一个问题:

“你觉得维克多怎么样?”

维克多……原来他的名字是维克多啊……

“他……他可比我在这个年龄的时候厉害多了。”勇利情不自禁感慨。

叶戈尔教练先是点点头,然后又严肃地摇了摇头。

“他跟你不一样。他是我执教三十年来,见过唯一的天才。”

“……”

虽然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天赋如何,但被教练这样直白地说出来,果然还是有点难过啊……难道教练是觉得反正他已经退役了,可以尽情伤害他的玻璃心了?

“还有几个月就是维克多成年组的首战,我希望这段时间你能陪他一起训练,这就是我找你来俄罗斯的原因。”

“……为什么是我?”

勇利迟疑了很久,才犹豫地问道。

叶戈尔教练深吸了一口气:“教练的职责,就是成就自己的学生。学生既然是天才,就该让他达到他该有的高度。但我最近……担心自己的期望反而会毁了他……”

勇利终于明白叶戈尔教练为何会选中他。

一直到职业生涯最后一年才拿到自己第一,也是唯一一个世界冠军,世上没有任何花样滑冰选手比他更擅长降低期望,预想失败了。

“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帮上忙,我会尽力的。”

“……我知道,让一个世界冠军来当陪练……”

“没关系,”勇利打断叶戈尔教练,“反正我也没想好自己退役之后该做什么……”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当勇利推开封闭训练宿舍的门,看到一身浴衣头发湿漉漉的维克多从浴室里走出来,吓得手中行李都掉到了地上。

“我、我跟你一起住?”

他看着眼前标准的双人间——一张床上被子凌乱,散落着七七八八的衣服、玩偶和电子产品;另一张床则叠得整整齐齐,显然没被使用过。

“好像是吧。”维克多眨眨眼睛。

“……”

没想到要做到这种程度啊……天才真辛苦……

 

勇利打开行李箱往外拿东西,维克多就顶着一头不断滴水的长发坐在床边上玩平板电脑。

“……你不把头发先弄干吗?”

“嗯……”

头也不抬地含糊应了声,湿的手就去摸床头柜上的吹风机,吓得勇利一个箭步冲过去。

“还是我帮你吹吧……”

勇利开始怀疑叶戈尔教练安排他们住一起就是为了让他给对方当保姆。

居然用平板电脑在看歌剧……

这是这个年纪男孩子会看的东西吗?

 

因为对方头发太长,勇利吹了好一会儿还没完全吹干,维克多就狂打哈欠一副随时会睡着的样子。

但勇利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只是坐不住,只要一放开他就会生龙活虎。

出乎意料的是,当勇利关掉吹风机,维克多也关掉手中的平板电脑,居然真的就躺下睡了。

等等,现在才晚上九点。

这是什么小学生作息啊?

勇利忍不住笑了。

 

轻手轻脚洗漱完,勇利看到床头柜上放了一本杂志,杂志下压着样子熟悉的纸袋。

犹豫了一会儿,他拿起杂志。

杂志的封面正是少年:

“世界青少年花样滑冰冠军 俄罗斯未来的明星”

“维克多·尼基福罗夫”

如此字样。

配合镜头特写下美到惊心动魄的银发蓝眸,让勇利几乎不敢相信这就是身边熟睡的少年。

 

他放下杂志躺上床,望着陌生又熟悉的天花板。

退役之前每一次封闭训练,也是住在这样的宿舍里呢……

成年组首战……年轻真好啊……

我到底能帮他多少呢……

 

 


BY 荆乐

【TBC】

 

目前计划是三话完结的短篇,CP意味不会很浓,就是想写点自己的脑洞

评论(24)
热度(264)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