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友人K


这是花京院典明,世界末日的遗言。



友人K -01-


与友人K的初次交集,是在昭和62年春。


全职主妇空条荷莉夫人,在接到一个陌生电话之后,匆匆忙忙跑出了门。

“承太郎……承太郎……说话啊,承太郎……”

随着她一声比一声急切的呼喊,临时拘留所昏暗的角落,倏然睁开了一双豹一般的眼睛。

“闭嘴!烦不烦啊!你这八婆!”

“就是他!”荷莉夫人惊呼,然后捂着脸开始哭诉,“警察先生,他其实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好孩子!他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孩子啊!”

“打架斗殴而已,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而言其实挺正常的。不过他们对上的是四个手持双节棍和匕首的地痞流氓,其中还有人曾经是拳击手,结果都被打得进了医院……太太,您一定要让您儿子好好反省啊!”警察一边说一边打开牢门,“您跟我们去办个保释手续就能把他领走了。”

承太郎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快走出牢门的时候回头撇了眼,叫住了荷莉。

“喂,把这家伙也一起保释了吧。”

“可以是可以……”荷莉这才注意到自己儿子身边还有另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孩,一头耀眼红发,穿着和承太郎同一所学校的长袖制服……没见过呢,难道是承太郎的朋友么?!

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警察们就催促她去办保释手续。

等到手续办完,母子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临时拘留所大门,路灯下一辆豪华的私家汽车已经等候多时。

“承太郎,叫你朋友一起,我们顺便送他回家吧。”荷莉担心地望着远去男孩的背影。

“谁跟你说是朋友了,”承太郎拉开后座车门,不耐烦地让荷莉先坐进去,“我不认识他。”

不过是打架不小心波及路人,临时联手把混混们送进医院,然后一起被抓到拘留所的关系而已。

车子启动,承太郎无意从后视镜中看到,那人把背上一直背着的挺大一件东西,取下来,丢进垃圾桶,转身离去。

那头耀眼的红发,很快融入夜色里。


第二天清晨,承太郎莫名其妙醒得很早。

昨日那早该忘却的插曲,却在一夜好梦之后,变得愈发清晰。

“是那家伙啊!”

他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

和他同班的红发,每天午休都在他睡觉的天台拨弄吉他。

有了这样的定义之后,就像检索找到了合适的关键词。与之相关的一切,如同碳酸饮料的气泡一般“咕噜噜”地冒出来。

大概一年多时间一起坐在最后一排,却完全没有过对话,不如说他跟学校里的任何人好像都没对话。一年到头穿着长袖制服,整个人很阴沉,不参加社团活动,也时常逃课,成绩很差。唯一有存在感的时候是被老师骂头发的颜色和不肯换夏季校服,至于会在午休的天台拨弄吉他,是只有承太郎知道的事情了。名字……没注意过……去教室看一下吧……

承太郎这样想着,干脆出门去了学校。


破天荒来得这么早,整个校园还在沉睡。只有少数几个正备战地区大赛的运动社团已经开始晨练,朝气十足地发出空旷的回响。

气温微凉,光线却已足够明亮,正是春夏之交一天最好的时光。

承太郎心情不错地晃到教室门口,见当天值日生还没来开门,就熟门熟路地从阳台窗户翻进去。

却惊讶发现他居然不是第一个到教室的人——那个红发穿长袖制服的家伙,正埋头趴在座位上,好像在睡觉。


……难道他昨天没回家吗?


承太郎愣在原地片刻后,忍不住走近观察了一下,发现对方好像确实趴着在睡觉。

又想起自己一大早来教室的目的,走到黑板前翻开讲台上的班级名册。

食指点在座位表的第一列,向下滑到最后一个名字上。

“花京院 典明。”

没意识自己念出了声,他把名册重新合上。

大概一小时后,才陆续有同学来教室里。


第一节课老师走上讲台,环顾台下一周后,精准把粉笔头丢到还趴着睡的花京院身上。

然后在全班的哄笑声中,他睡眼惺忪地揉着脖子爬起来,一脸习以为常地走到教室外罚站。


到了午休时间,承太郎惯例去天台自己常待的阴影处,吃完便当后躺下把帽子盖在脸上。

却等到下午的上课铃敲响了,天台的空间也没再有第二个人的声音。

啊啊……烦死了……这可是他发现的天台,谁要跟一个持续一中午制造噪音的人共享……上课……不想上课……就在这里睡吧……

他翻了个身。


一个星期后,承太郎找到放学正要离开的花京院。

“为什么不到天台来。”

这是他们说的第一句话。


花京院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面对着一年多来第一个主动找他的同班同学。

“以前我午睡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制造噪音。”他说,“听习惯了,不听睡不着。”

见花京院还愣在那里,承太郎又重复了一遍关键词“天台”,对方的神色才渐渐明白过来。

“……我之前不知道午休时候你也待在那个天台上,不过你放心,我之后不会……”

“是因为你的吉他坏了吧。”承太郎想那天他从后视镜中看到的,就是花京院把坏的吉他丢掉。

“……”花京院决定不理眼前奇怪的人直接去打工。

“现在去乐器行,我买一把新的给你。”

他停下脚步回过头:“……为什么?”

承太郎皱着眉,一脸“你为什么要问我为什么这很难解释”的表情:“因为你没有钱?”

以花京院原先摆弄吉他的频率,坏了却没有买新的,大概是没有钱吧,承太郎是这样推测的。

花京院啧了声,把制服包顺手往旁边课桌上一摔,几步走到承太郎跟前:


“你是想打架吧?”


BY 荆乐

【TBC】


无替身AU。含大量私设。是我最爱的傻屌DK情。

写一点发一点,分章节全看心情,所以可能会有的章很长有的章很短。如果写完了会整体调整,嗯,如果写完了的话,到时候再说。

评论(5)
热度(59)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