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友人K -03-

-01-  -02-

 

友人K -03-

 

走出便利店,自动门又唱了次“欢迎光临”。

深夜街边的路灯下,承太郎熟练地弹了弹硬纸盒底部叼起根烟,然后反手递给花京院:

“抽吗?”

等对方接过去,从裤袋里摸出打火机。

“你这里,”承太郎指指自己额头相同的地方,“没事吧?”

花京院没回答。一辆晚归的自行车,钥匙放在车篮里,“哐当哐当”从两人面前骑过。春夏之交早早有了不少蚊虫,被路灯的亮光吸引,在头顶上翅膀扑朔。

“我扔掉了。”

花京院就在此时突兀地说。

“……啊,”承太郎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花京院是在提吉他的事情,“……挺好的,我就说那种价位的吉他都是垃圾。”

没再对话。直到两人指尖的火光都渐渐烧短了。

承太郎把烟在垃圾桶盖上捻灭,然后顺手丢进垃圾桶里。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朝着城市的东面,横穿两三个街道,渐渐进入一片花京院光看大门就能明白这里的房价有多昂贵的高档住宅区。而承太郎对此的评价是:建得花里胡哨,连个能买烟的便利店都没有。最终他跟承太郎一起停在一道长长的围墙前。

承太郎后退助跑了几步,踩了脚旁边的电线杆,很快爬了上去。

“能爬上来吧?”他蹲在墙头往下看,“才这么点高。”

“这是哪里啊?”花京院可不想莫名其妙私闯民宅。

“我家。”

“……”

“总不能光明正大出来买烟吧。”

原来你还有自己是个高中生的自觉啊,花京院在心里疯狂吐槽,犹豫要不要爬上去。

“反正你晚上也没地方去吧。”

他不得不承认承太郎说得对。

 

“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翻过围墙,又花了三分钟横穿庭院,花京院跟在承太郎身后,在大到不可思议的和屋里行走,他已经不想发表任何感想了。

似乎终于抵达目的地,承太郎拉开一扇门:

“你先洗澡。”

“……”

花京院目瞪口呆看着眼前比他房间还大几倍的西式浴室。

“看什么,回家先洗澡不是当然的吗,”承太郎依次按下墙壁上的开关,“你脏兮兮的我不会让你进我房间的。”

……这算什么,我是被有钱少爷捡回家的野猫吗?

“洗快点,别把佣人吵醒了。”

承太郎把花京院往浴室一塞,就准备去房间随便给他抓两件替换衣物。

 

白瓷的地砖,暖黄的灯光,超大的浴缸。

花京院家没有浴室,洗澡都是去隔壁开了50年以上的钱汤,和整条街的大叔大爷泡在一起。

他迈进浴缸,好奇地把金属制开关往外一扳。

“嘶————”

无数支线状水流立刻从他头顶冲下来,春夏之交天气还不太热,被劈头盖脸淋了一身的花京院瞬间起了鸡皮疙瘩,手忙脚乱把开关关上。

停顿了一分钟,才恢复思考。

应该是……能调成热水的吧……

花京院把淋湿的衣服脱了,把额头上的创口贴也撕掉。自己研究了一会儿,却还是没找到方法。想起承太郎让他快点洗,咬牙又把冷水打开了。

 

“我随便拿了几件,就一晚上你凑活穿吧。”

都是男生也不用避嫌,承太郎大咧咧地拎着衣服走进浴室,花京院正往腰上围浴巾,滚圆的水珠不停从他红发的发梢滴落。

“……不会开热水就叫我啊,”湿冷的水汽让承太郎大致推测出刚才浴室的情况,“你这个人真是别扭。”

“你管我。”

花京院夺过承太郎手里的背心套上,头刚从领口钻出来,就被居高临下凑近他的承太郎吓了一跳。

“你的头发还真不是染的欸……”

他正仔细观察花京院的头顶。

 

等到了卧室明亮的灯光下,承太郎想他知道为什么花京院不肯换夏季制服了。

大概是淤痕体质,花京院身上没被背心遮住的地方都留着不少新旧交错的伤痕,想来遮住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又白,又瘦得吓人,胸前的肋骨根根分明。

承太郎看了好一会儿,才翻抽屉找伤药喷雾。

“不用,已经不流血了。”

“快闭嘴吧你,”承太郎按住花京院的头,拨开头发看有没有受伤的地方,“换成是被老太婆看到,你就知道什么叫‘烦’了。”

 

“所以,你到底要给我看什么……”

等承太郎检查满意把喷雾丢回抽屉,花京院又一次问这个问题,承太郎把他带到他们今天的目的地——

宽敞明亮的房间,靠墙的四面是摆满了曲谱、唱片和各种奖杯的巨大架子,正中展示着钢琴、吉他、小提琴、萨克斯等常见乐器,而在乐器旁边,甚至设置了花京院只在电视里见过的调音台。

他被眼前所见震惊到失去言语。

“老头弄的,”承太郎给花京院拖了张凳子,“他是个什么,爵士音乐家。”

姓空条的……爵士音乐家……

“空条贞夫?”

花京院打工的唱片店,偶尔会放他的音乐,花京院一直很喜欢。

“你知道啊,老头还蛮有名的么……”承太郎拿起一把吉他递给花京院,“这把是我的,试试?”

 

花京院小心翼翼把吉他抱到腿上,试拨了一遍“哆来咪发梭拉西”,转动琴钮校准了音。然后,他简单地弹了一段和弦。

真是……天壤之别啊……

花京院沉醉于手中吉他的音色,也愈发感觉出这个房间的奥妙。整个房间应该是按录音室的标准打造,收声好的简直像把产生的声音直接灌进耳朵里。

“这才能叫吉他啊,”承太郎显得很满意,“这把吉他送给你了。”

 

“……为什么?”

 

花京院是真的困惑了。

之前给他买吉他,是承太郎觉得打架把他卷进来才导致他的吉他坏掉,而承太郎也不缺这笔钱,现在他们明明已经两清了……

“我才想问你为什么这么爱问‘为什么’”承太郎挠着头,“我对音乐的兴趣一般,几个月也想不起来弹一次。”——吉他的音不准,确实证明承太郎很久没弹了——“我觉得你这个人不讨厌,安静,身手不错,歌写的也不错。”

“……”花京院想,承太郎是幸运的,他很强大,所以才能坦然对他人说出这些话语。

“而且也不是很贵,专业用的入门级而已,我可以再买一把。”

“……”

“借你,借你可以了吧。”

承太郎一脸烦死了的表情。

 

“谢谢。我会好好保管的。”

花京院郑重承诺。

 

BY 荆乐

【TBC】

 

明天(或者说今天?)23点更新下一章

会按照原作的时间线发展(当然因为是无能力AU花不会死),计划的剧情很多,希望我能顺利填坑~

感谢评论~

评论(3)
热度(44)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