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友人K -04-

-01-  -02-  -03-

 

友人K -04-

 

像是浸泡在海洋里。

视线上方是格外明亮的光线,不睁开眼睛也能清晰感受到落在眼皮上滚烫的熨帖。耳畔却很混沌,仿佛蒙上了一层膜,无论接收到怎样的声音都无法立刻处理成带有含义的信息。

花京院过很久才意识到,门外是承太郎和他的母亲正在对话。

“承太郎真是的,花京院君来家里玩也不告诉妈妈一声,”因为给花京院办过保释手续,荷莉夫人知道他的名字,“还是妈妈早上在浴室看到换下来的校服才知道花京院君过来住。第一次有朋友到家里来,这样待客很失礼啊。”

“给,已经洗好烘干了,你们整理一下就过来吃早饭,妈妈准备得很丰盛哦。”

“知道了,知道了。”

承太郎打发走母亲,拿着花京院的校服回到房间。见花京院好像还没醒,就把校服放在床上自己先去洗漱。

柔软的床铺,叫早的母亲,灌满阳光的房间。没有争吵,没有咒骂,这样平凡而珍贵的早晨。

就算我现在立刻死了也可以……

花京院把胳膊放在额头上,一动不动,三分钟之后,起床。

 

要等承太郎出来才能洗漱,花京院百无聊赖坐在床边上环顾四周——典型高中男生风格的房间,整体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书桌正对的墙上贴了几张鲸鱼海豚的海报,书架上还有一些在海边的照片。

真容易懂啊……承太郎的喜好……

然后两人花了半小时才吃完荷莉夫人精心准备的爱心早餐,把吉他放进琴盒背上出门。荷莉夫人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口,拉着花京院的手一定让他下次再来。

经过昨晚那根电线杆的时候,承太郎对花京院说:

“如果你下次又不想回家,就翻墙来找我吧。”

 

在那一天之后,两人又恢复了午休共享天台的日常。

花京院照例摆弄着吉他,而承太郎偶尔在阴影处睡觉,偶尔丢给花京院一个便当,偶尔和花京院一起讨论他写的那些旋律。

“你居然写了这么多啊……”他翻着手中密密麻麻消耗大半的笔记本,最开始几页的字迹都已经有些晕染开了,“这首还填了歌词,没听你唱过欸……”

“好了,还给我。”花京院从承太郎手中夺回笔记本,用力地塞进书包里。

“写都写了,唱一下听听嘛。”

又来了,这个大少爷怎么总能理直气壮地提要求。

“午休快结束了。”

花京院指了指对方的手表找理由,而承太郎一句话就把花京院噎回去了。

“你还怕逃课啊。”

“……”

花京院发现他真的从来都说不过承太郎。

 

无所事事的高中生活总是过得很快。转瞬,入夏了。

班主任老师在讲台上通知大家明天开始穿夏季校服,这意味着花京院又将成为整个校园格格不入的存在。

“我说花京院,你不会中暑吗?”

承太郎刚走上天台,就感觉自己快被太阳烤焦了。看到花京院的样子,简直替他热得慌。

而花京院没回话,承太郎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得想办法找个凉快的地方啊……”他在自己常待的阴影处躺下,喃喃自语道。

 

几天后,承太郎拿了罐冰可乐在花京院脸上贴了一下。趁花京院龇牙咧嘴的时候,把一张A4纸丢到他面前。

花京院先把可乐打开,边喝边看那张纸上写着的“社团申请表”几个大字。

“这是什么?”

“是社团申请表。”

“……”

“我已经调查过了,”承太郎在花京院面前蹲下,“每年暑假前有最后一次社团申请机会,申请通过的社团可以有一间自己的部活室。”

花京院心中警报大作,他隐隐已经猜到承太郎是在打什么主意了。

“我们申请成立一个吉他社吧。”

果然!!!

“太麻烦了,我不干。”花京院立刻拒绝。

“不麻烦啊,填个表,加上我们再凑三个人,最低五人就能申请了。”承太郎做了一个“点钱”的手势,表示那三个人他已经花钱搞定了。

万恶的有钱人!!!

“其实和现在没什么区别啦,那三个人不会来打扰的,还是我们俩待在部活室,就像现在待在天台一样。不用晒太阳,也不用怕下雨,其实长时间曝晒对吉他也不好,这些乐器都是很娇贵的……”

“……”

承太郎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什么事情,行动力实在惊人。

花京院最终还是被忽悠去交表格了。

 

“请问你们两位谁是社长?学号是多少呢?”

一个脸圆圆的短发女生帮他们做申请登记。

“……”

女生好久没听到回答,抬头看到两人正面面相觑,“那个……必须要有一个人登记是社长哦”,她提醒两人。

而承太郎瞪着花京院,花京院反瞪承太郎,两人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明确的拒绝。

“我们猜拳吧,谁输谁当社长。”承太郎提出解决方案。

“……”也只能这样了。

理所当然,又是花京院输了。

 

女生登记上花京院的姓名和学号,然后递给他另一张表格。

“请在周五下午五点,到三楼音乐教室进行社团申请资格认证哦。”

“…………”

花京院简直想揪着承太郎的衣领咆哮,你可没说后续还有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申请成立吉他社……至少要证明社长会弹吉他吧……”短发女生小心翼翼插入剑拔弩张的气氛中解释,她觉得今天来申请的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好玩了。

 

之后几天,花京院拼命想摆脱自己被赶鸭子上架的命运。而承太郎这家伙居然大言不惭地说着“这对你来说很简单啦”,把他连人带吉他一起绑架到周五下午五点的音乐教室门口。

不少等候资格认证的其他文艺类社团学生,惊奇地看着眼前两个全校闻名的不良少年。

“下一位,申请成立吉他社的花京院典明同学。”

花京院立刻露出一副想死的表情。而门口的学生已经纷纷议论起来了。

 

很多年以后,当站在万人舞台上的花京院回忆起这些事情,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人与人的际遇就像一场精妙绝伦的化学实验,你结识了一位友人,你的人生也因此变得翻天覆地。也许从他认识承太郎那一刻起,命运的齿轮就开始转动起来了。

 

而此时的花京院还不知道将来会发生的一切,他被承太郎推了一把,踉踉跄跄摔进音乐教室。

在所有评委老师惊讶的眼神中,破罐破摔地抱起吉他,闭上眼睛。

 

BY 荆乐

【TBC】

 

这一章开始透露这个故事的主线设定,就是明星花花养成记(笑)。但我还想尽情写DK承和花,所以大明星花大概还要过很久才会上线。承太郎的话,还是会成为海洋学者吧。

 

我觉得“友情”是JOJO很重要的母题,而“孤独感”是花京院性格很重要的一个点,孤独的他会格外看重和他同为替身使者的承太郎的友情,甚至踏上前途未卜的征程。

而这个故事是无能力AU,所以我设定花京院的家庭背景是他孤独感的来源,承太郎能认同他的音乐,这是他们产生友情的关键。花京院因为结识承太郎,整个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这是标题友人K的第一层含义。至于还有一层含义,我希望能通过之后故事传达给你们。


感谢所有评论,感谢你们告诉我阅读这个故事的感想,感觉码字超有动力啦!

评论(5)
热度(61)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