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勇维新刊试阅2/4]——《共犯》


>>>搬家收拾出一些余本,有兴趣请带走让我完售<<< 


[勇维新刊试阅1/4]——《发情期(ABO)》

[勇维新刊试阅3/4]——《秘密》

[勇维新刊试阅4/4]——《If》

  



《共犯》

包含要素:3P (23勇&33勇 x 37维) 



初春迷迷糊糊的早晨,光线很含混。

卧室窗帘严严实实拉着,却隐隐传来轻快的鸟鸣声。

 

终于放晴了啊……

勇利闭着眼睛,仿佛已经闻到彻夜大雨过后,泡在水里的花的香气。

空气潮湿,三四月的室温并不太高,但情人相拥而眠正好。半睡半醒间,一条光裸的手臂环上腰际:“勇利要起床了吗?”

又把额头抵在后背上,声音含糊地撒娇:

“再睡一会儿吧……”

舒适的温度,熨帖的被褥,还有肌肤相抵的细腻触感……勇利想也不想就说“好”。

过很久很久,才突然意识到:

维克多?!

睡我身边?!?!

而且好像全裸?!?!?!

吓得瞬间掉下了床。

 

“勇利……?”被吵醒的维克多揉着眼睛,并不知为何对方会有如此奇怪的反应。

直至房间里的第三个人打开床头灯,他才彻底愣住了:

 

“…………哇哦……有两个勇利……”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维克多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游离:打开灯的这个,无论面容神情,毫无疑问是他熟悉的勇利,正捡起床头柜上的浴衣往他身上披;至于跌坐在地板上的另一个……虽然几乎长得一模一样,但眉宇间满是青涩……总觉得……好怀念啊…………

维克多就忍不住好奇地一直盯着地板上的少年,少年也满脸震惊地反复打量他。

直至落在额头的吻打断了两人的相互注视:

“早安,维克多。”

像没发生任何奇怪的事情,他和往常一样在维克多脸上亲了亲,维克多就很自然地回吻过去。

吻完之后,才有点呆呆地意识到不对劲:

“……为什么勇利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

而对方显然已经等这个问题很久了:

 

“因为我一直在期盼今天的到来。”

 

“……所以,这个年轻的勇利……是从十年前穿越过来的?”

“嗯。”勇利一边回答,一边把维克多的手臂往浴衣衣袖里塞。

维克多眨眨眼睛,努力消化对方告诉自己的事情:

“为什么勇利会知道呢?”

“因为是十年前的我啊。”他终于忍不住笑了,“我当然知道十年前的自己经历过什么。”

“唔……”

总觉得今天的勇利哪里怪怪的……

维克多还没来得及把这句话说出口,少年似乎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你、你们……”

然后他看到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从身后搂着维克多帮他系腰带,瞬间脸红得说不出话来。

 

“……所以十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在一起吗?”

居然脸红了……

维克多瞬间把刚才的疑问抛到脑后。他跳下床蹲到少年身边,白白的圆圆的脚趾踩着地板。

“嗯。”年长的勇利还趁机爆料,“而且他现在刚跟你吵完架。”

“跟我吵架?”维克多显得很惊讶,“为什么?”

“不准说!!!”少年现在一点也不怀疑眼前人就是十年后的自己了。 

但没有用,对方毫不犹豫选择出卖他:

“因为他喜欢你,又不敢告诉你。”

 

“…………”

“噗……勇利……好可爱……”

维克多趴到少年背上揉他的头发,少年就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乱动,把维克多萌得愈发往他身上蹭。

“可爱……好久没见到这么容易害羞的勇利了……”

“维克多,我会吃醋的。”

年长那个靠在床头看着眼前这幕,语气相当严肃。

……难道是在……撒娇?

维克多反应了三秒。

才意识到这是什么勇利天堂?!

 

“现在的勇利也很可爱啊!”

维克多已经彻底被左拥右抱的美梦冲昏了头脑。年长的那个冲他勾勾手,他就甜甜地凑过去讨好,一下子被揽进怀里搂了个结结实实。

下巴抵着柔软的银发,犹豫开口:

“维克多……”

“嗯?”

“无论我做什么,维克多都会原谅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呢?”今天的勇利果然哪里怪怪的……

但勇利没再开口,只是把脸埋在他白皙的颈间。过很久很久,才用只有他们彼此能听见的音量小声说:

“……因为维克多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我知道……”

“……?”维克多虽然还是没听懂,但他能感觉出抱着自己的这个人正处于强烈的不安中。

就安抚地握上腰间的手掌,两枚金色的戒指交叠在一起,温柔而坚定地回应他:

“会哦。”

勇利低头注视白色睫毛下湛蓝的双眼,又抬头看向十年前陌生又熟悉的自己,终于下定了决心。

胜生勇利,23岁,一个随处可见的花样滑冰选手。就是如此平凡的他,在接连受挫几乎要退役的时候,遇到了生命中最大的奇迹。

他问他自己:

 

“你想跟维克多做爱吗?”


【试阅部分 END】

评论(4)
热度(63)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