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 01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等回到日本,很快就是承太郎的生日了吧?”

 

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一行人正在前往埃及的紧张旅途中。经过一整天的毒阳曝晒,沙舟劳顿,在荒漠正中燃起熊熊篝火。

难得无风的夜晚,孤烟一线,天地间安静得仿佛只有柴木“哔剥”声。晚饭过后很快就打着呵欠钻进睡袋,倦意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承太郎和花京院避过众人,悄悄离开了营地。

 

手牵着手攀上一处山崖。夜空低垂,银河如带。远处营帐篝火,天地无声一片安稳祥和。

“……嗯。”承太郎先是一愣,然后点点头。紧张的旅途模糊了时间,经花京院这么一提,才想起确实是快到自己生日了。

“十八岁?”

“嗯。”

“真好啊,可以结婚了呢。”花京院松开承太郎的手在山崖边坐下,仰望银河。

“喂,花京院。”承太郎啧了声,似乎不满对方松开自己的手,又似乎不满别的什么。

“何莉桑,一定想赶紧给承太郎找个omega结婚,一定想看到承太郎的孩子吧。”花京院不管他,自顾自说道。

彼时两人性别都未曾分化。这对常人似乎不可思议,但对替身使者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无论性别分化发生得多晚,替身使者必定会成alpha,却也是既定的事实。

因此,他和承太郎,两个alpha之间,却产生了爱情。花京院叹了一口气。

“真是够了,我才不会跟omega那种叽叽喳喳的生物结婚。”承太郎的语气相当不耐烦,“等回到日本,我就跟婆娘讲我们的事情,她不会不同意的。”

“我当然知道何莉桑是个好人。”花京院又叹了口气,拍拍身边的位置让承太郎坐下,“所以,就这么断送她抱孙子的愿望真的好么。”

“喂,花京院!”承太郎的眉毛几乎拧成一团,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的样子,“你可不能放弃啊!”

大抵是对方的表情实在太过纠结,花京院“噗嗤”笑了出来,好一会儿才停下,豪情万丈地拍着承太郎的肩膀:“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何莉桑,对不起啦……”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花京院惊醒。在颠簸不定、摇摇晃晃的远洋科考船上。

 

船舱里一片昏暗,意识也仍是混沌。按下腕表,荧光显示屏告诉他现在是凌晨两点。

身下的睡衣有些汗湿了,床单的状况也不太好。花京院把手臂搁在额头上,平躺了一会儿,才似乎终于鼓足勇气,一跃而起。

开灯。淋浴。换洗。熟练地给臂弯处消毒,抽出一小管血液扔进仪器里。

最新型的激素检测仪,极其准确且高效,全世界也没有几台。果然,床单刚换到一半的时候检测结果就出来了。

omega激素浓度又上升了0.2%,连续半个月呈上升态势。

意思是:

花京院即将进入发情期。

 

到底谁说替身使者都是alpha的……

花京院泄气地把床单扔了一地。

 

 

从船舱里出来,只想四处走走透气。意外的,那人却坐在船尾甲板上。

花京院不知道该如何定义那人与自己的关系。

在最初的时候,花京院几乎什么也想不起来。他被告知他刚结束了长达二十四年的沉睡,整个人就像一具空壳,除却一些常识性记忆什么也没有。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他不记得自己的身份。甚至,当他知道他的父母在这个世界刚刚度过的那场灾难中不幸罹难,他也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父母的记忆。

仅剩的常识亦无法与现实匹配,电器变得大不相同,当下的流行也让他完全搞不懂。

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空条承太郎,成为了他的监护人。

然而,就在他刚回想起的那段记忆里,这位承太郎先生,竟是他曾经的恋人。

花京院犹豫了很久,才向船尾走过去。

 

“怎么还不睡啊?”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承太郎十分意外地回过头,竟还有些惊慌的样子。

……惊慌么?这个形容词不知怎么就从心底蹦出来,花京院自嘲一下,摇摇头甩到脑后。

他还从没见到这位承太郎先生惊慌过呢。

“……嗯……还没睡。”承太郎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你呢?”

“我已经睡过一觉啦,”花京院在他身边坐下,轻快说道,“睡饱了出来散步 。”

承太郎点点头,想了想又说:“坐一会儿就回去睡吧,在海上要多休息。”

“好,好,”花京院的语气像是被老爹催睡觉的孩子,“其实也没什么关系吧,反正已经是返航了。”

新型的激素检测仪极其灵敏,可以提前数十日探知omega的发情期。在检测出花京院激素浓度上升后,承太郎几乎是立刻中止了只进行到预定一半的科考任务,宣布返航。

花京院不是没有抗议过他的小题大做,但考虑到自身的特殊状况,最终还是乖乖听从安排。

“差不多再过三天就能回到港口,”承太郎停顿了半晌,似乎在组织合适的措辞,“……新型的抑制剂,今天已经送到了。年初才开始小批量生产,效果非常显著,更可贵的是临床表现一直很稳定。就是成本太高无法规模化,有几个实验室正在研究核心成分更低廉的工业合成方法,前途无量的项目……”

讲到这里,空条承太郎教授才意识到自己跑题了。他轻咳了一声:“……至于SPW财团的医护人员,他们从来都是最专业的。”

 

这个花京院自然知道。

如果不是SPW财团的实力,他也不可能保持生命静止状态活到现在,直至几个月前与神父的那场惊世之战,在世界线紊乱的影响下,苏醒过来。再一次,见到眼前这个男人。

然而,听着这些安排,承太郎那监护人般的口吻。莫名的,有些怒气。

“其实,也不一定要准备什么……还有一个月……说不定在这期间我能找到喜欢的alpha呢?”

花京院几乎是鬼使神差地说出了这句话。

 

一瞬之间,来自alpha的超强压迫力几乎将他吞没。

凌晨三点,无星无月,只有对方黑豹一般碧绿的眼。

 

承太郎不知道,眼前这个花京院,是从什么时候不再称呼他为“承太郎先生”。

这是否意味着,花京院正在回忆起越来越多的事情。

对于这个推测,承太郎是惊慌的。

他确实是,惊慌的。

 

花京院后悔了,可他不愿意认输。

是承太郎先开始的,他赌气地想。

“怎么,我把教授吓到啦?”花京院试图开玩笑蒙混过关。他捏起嗓子,模仿实验室的一个学姐——omega女性,也是一个omega人权主义者:“‘思想老旧的年代已经过去啦,现在是大胆谈性的时候。’”

承太郎看着他,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说话:“我四十二岁了。已经是你们口中思想老旧的人了。”

 

花京院想安慰他。

花京院想告诉他。不,承太郎,你还很年轻。

但花京院第一个无法说服的人就是他自己。

是啊,好奇怪啊,承太郎怎么就四十二岁了呢?

明明在他刚回想起的那段记忆里,承太郎只是一个将要过十八岁生日的少年,一对alpha情侣因为性别问题苦恼着。怎么一觉醒过来,承太郎已经是四十二岁的海洋生物学教授。而自己,竟然成为了一个omega。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听到船尾卷起的浪花“哗哗”作响。

在这微妙的气氛下,花京院犹犹豫豫地开口。

“其实我,刚才睡觉的时候,又梦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你梦到了什么?”

花京院能够听出,承太郎语气中的迟疑。

“梦到了……第一次见面就被你揍的事情。”

承太郎猛地咳嗽起来,十分尴尬地解释:“那是因为你当时被迪奥控制了。”

花京院瞪大眼睛:“我还真的一见面就被你揍了啊!”

承太郎这才知道,自己又被套话了。

“你不要一说起过去的事情就三缄其口嘛。我被你揍了?后来呢??”

“……”

“……你不说,我总会想起来的。”

“…………”

 

 

三日之后,科考船抵达港口。

 

花京院典明。一个先天替身使者。在十七岁性别尚未分化的时候和同伴踏上了前往埃及打败迪奥的旅途,然后在开罗时间晚上五点十五分受到迪奥的致命一击。SPW财团请来的全新替身使者及时赶到,将他的生命静止在了濒死时刻。

直至几个月前,空条承太郎父女一行与神父的那场大战,生命一直被静止在十七岁的花京院典明,在世界线紊乱的影响下,苏醒过来。虽然丧失了记忆,但他终究是醒过来了。大战的结果,父女一行成功阻止神父,再一次拯救了世界。

苏醒过来的花京院没有特别的身体异常,接着就开始了性别分化。只是,性别分化的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身为先天替身使者的花京院,居然分化成为了omega(明明那些个后天替身使者都是alpha)。作为史上首例分化成omega的替身使者,花京院很是遭受了一阵科学怪人们的骚扰,直到承太郎施加了压力,才渐渐平息。

花京院不知道这位拯救世界的英雄,海洋生物学教授,空条承太郎先生和自己是什么关系。但作为他目前的监护人,花京院很快被转进这位先生所任教的大学成为一名大一新生,并进入实验室直接接受指导。虽然这位监护人先生从来不对他提及过去。但渐渐地,他开始在梦中回忆起一些事情,因而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和这位监护人先生的关系。

当他还在为这个问题所苦恼的时候,一件更加尴尬的事情逐渐逼近。

 

 

花京院典明。十七岁。也可能是四十一岁。

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alpha。结果却是一个omega。

即将进入他人生中第一个发情期。



BY 荆乐

【TBC】

评论(4)
热度(408)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