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海

[承花][ABO]错位07

章节列表: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番外1&2   番外3  一些设定·后日谈



道歉和谅解达成,似乎这段插曲可以就这样过去。

但尴尬却是实实在在的。

车开到院子里停下,承太郎似乎想对花京院说些什么。花京院却率先下了车,一进家门就“哐哐哐”回三楼自己房间去了。承太郎叹了口气,去把车停进车库里。

 

花京院把自己扔到床上,手臂搁在额头。

你这是迁怒。他很严肃对自己说。迁怒是完全没道理的行为。

就这样脑内很活跃但看上去像睡着一样地静静躺了一会儿,翻过身,渐渐蜷缩起身体。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心悸惊醒。

不知不觉真的睡着了……

花京院看了看自己的腕表。感觉明明是刚闭上眼,居然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

因为是一进门就扑倒在床上,房间的窗户完全没有打开。入夏的暑气闷在封闭空间里,小眠惊醒愈发难耐。

花京院脱掉睡皱的外套,走向阳台。

 

 

一走上阳台,花京院就发现自己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漆黑夜幕中一个明亮的红点,仿佛极夜里的启明星。

承太郎正在隔壁的阳台上抽烟。

 

着实是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掉头往房间里逃。

承太郎却异常敏感地立刻注意到花京院的出现。碧绿眸子投来的视线,黑夜中如同猫科动物般锐利。

“……晚、上好。”

花京院就像逃课被教导主任抓包的学生一般,尴尬地向承太郎打了招呼。

“……”

却是半天也没得到回应。

低着头的花京院好奇抬眼望过去,却发现承太郎竟然也是有些惊呆的样子,过长的烟灰掉落在手背上了也没发现。

——他也没想到花京院会突然出现在阳台上。

“噗。”

花京院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直没看到你抽烟,还以为你戒掉了呢。”

他率先向承太郎搭话。

“……抽的不多。”承太郎低声回答,并没有告诉花京院是因为考虑他的身体状况才一直避免在他面前抽烟。

“这样很好啊。”花京院轻快笑道,“毕竟也不是十七八岁的时候了,少抽烟有利于健康。”

承太郎闷闷地“嗯”了一声,对话告一段落又陷入沉默。正当花京院绞尽脑汁想接下来的话题的时候,承太郎却出乎意料地开口:

“你不要在意她们所说的。”

“……啊?”

“下午……不要管她们说的。她们只是学术辩论惯了,什么都要吵一吵,没有针对性。如果生气,就直接说出来。”

 

花京院几乎是震惊的。

因为无论是他至今所能回忆起来的部分,还是这数月时间的朝夕相处之中,承太郎都是一个非常非常讨厌解释的人。花京院几乎没见过他在任何情况向任何人解释过任何事情。

难道,他现在,是在向自己解释……么?

迟迟没有回应的花京院让承太郎显得有些焦躁。举烟吸进一口,吐出长长的白气,似乎能看到黑豹的尾巴正在地面上拍打个不停。

 

“……我知道她们没有别的意思,”花京院安抚黑豹,“你放心吧,我怎么会跟两个小孩子计较呢。”

轻快自然的,毫不在乎的语气。他能感觉承太郎的情绪慢慢平复下去。

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这段插曲已经完全结束了。明天又能像往常一样和承太郎相处了。

但,鬼使神差,只能用鬼使神差形容的。在一段沉默之后,花京院听到自己的声音说:

“……承太郎,我们也是,‘互相帮助’么?”

话音落地的同时,倒是自己先被吓了一跳。

 

我说出口了?

我居然说出口了!

我是怎么说出口的?!?

慌张之中,花京院看到对方那好看的眉眼整个都皱了起来。

“……啊,其实也没什么好尴尬的,我还要谢谢你呢。”花京院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喂,花京院。”承太郎已经隐隐有些发火了。

“是真的,我要谢谢你。”花京院脸红像是完完全全熟透了的樱桃,万分庆幸此刻夜色浓重。他不敢听承太郎开口,抱着敢死队般的决心不管不顾地打断对方往下讲:“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照顾我,谢谢你……没有放弃我……”

讲着讲着,声音越来越平静。

最终,花京院抬起头,隔着阳台和这浓重的夜,凝视对方黑豹一般碧绿的眼。

“……这些年,真的谢谢。”

承太郎觉得自己的心脏一下子被什么给击穿了。

 

宁静的夜晚开始起风,阳台上铃声作响。花京院问承太郎:

“承太郎,我们还是朋友吧?”

用一种平静到不可思议的语气。

 

承太郎没有说话。

好几分钟之后——“承太郎?”——在花京院再度开口的同时,才听到他那如同大提琴般的低沉混响的声音。

 

“我们永远是朋友。”

 

“晚安。”

花京院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轻快地向他道了别。

回到房间里,渐渐收敛起笑意。

换好睡衣无意识地在床头坐了一会儿才回神,犹豫一下还是从床头柜里拿出安眠药,在睡前兑水吃了一片。

 

 

 

作为唯一的大闲人,花京院逐渐引起了实验室的公愤。

平心而论,在这酷热炎炎连狗都不愿意出门的的暑假里,每天早出晚归来导师的实验室搬砖绝对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情。

更可气的是,每当你热气腾腾像被烤熟一样地走进实验室,苦逼兮兮准备开始一天的搬砖生活,就会看到一个来去全靠导师豪车接送的小学弟正神清气爽趴在桌子上,看一本和海洋生物学专业没有半点关系的闲书。

“我除了看书没有什么能做的啊。”花京院也十分委屈。

他当然想待在家里打游戏。可在他某天早上不小心暴露自己并不是刚起床而是为了通关一宿没睡之后,不仅房间里的游戏机被没收放到了客厅,自己也被空条承太郎教授每天打包带来实验室。

“你就不会在手机上下两个游戏玩么?”简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花京院这种和现代化完全脱节的人。

半天之后,空条承太郎教授没收了花京院的手机。

“你的视力……”教授的语气头痛又无奈。

花京院乖乖低着头。

之后每天看两小时书,东摸摸西转转地帮研究生们打一会儿下手,然后玩一个小时手机。

 

这天,实验室搬砖结束,研究生们吵闹着换掉白大褂往外走。

教授在检查各项仪器是否放置妥当,花京院抓紧翻着手头书的最后几页,准备在走之前把它还掉。

“游戏中心”这个关键词,就在这时候落到他的耳朵里。

“你们要去哪里?”花京院的语气一下子激动起来。

研究生们面面相觑,然后由安娜发出了邀请:“我们准备去游戏中心待一会儿,然后聚个餐,你要一起来么?”

花京院眼睛闪亮亮地望向承太郎。

“……”承太郎叹了口气,“准备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花京院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安娜先替他回答了。

“没关系的,吉姆今天开了车。”安娜旁边那个金黄卷发的男孩挥了挥手里的钥匙,“我们结束之后,会把他送回家的。”

“……”沉思了片刻,承太郎点了点头。

在所有研究生里,他对安娜还是比较放心的。

 

 

习惯了副驾驶上坐着个人——大部分时间都是望着窗外发呆,有时候也和他闲聊些话,心情好跟着车载音响哼几句——突然独自开车回家,竟有些寂寞的感觉。

走进家门,客厅里的游戏机维持着他的主人今早被打包出门时的挣扎样子。回忆起那时情景,承太郎忍不住笑了一下。这笑容要是被研究生看到,说不定会吓得直接从实验室阳台跳下去。

承太郎甩了甩脑袋,走进书房,很快沉浸在他今天预定要做的事情里。

 

厨房传来的响声,打断承太郎的聚精会神。看了腕表,才惊讶地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整了。

安静的钟表“滴答”声中依稀能听到屋外吉普车远去的声音,仔细分辨似乎还有年轻男孩女孩的欢声笑语。承太郎放下手中的笔,走出书房。

客厅里一片漆黑,只有厨房开了盏小灯。

承太郎走过去,看到放餐具的壁橱门开着。只穿一件衬衫挽起袖子的花京院,拿着一个玻璃杯正在水龙头下接水。

听到他的脚步声,回过头。

 

不知怎么的,此刻眼前的花京院,给他一种非常绮丽的感觉。

 

“把你吵醒了么?”他冲承太郎笑了笑,“我想找点水喝,没想到把你吵醒了。”

“……没有。”承太郎这才回过神来。往前走了几步,皱起眉头:“你喝酒了?”

“酒味这么重么?”花京院嗅了嗅自己的胳膊,显得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笑容十分腼腆,“稍微喝了一点,没多喝。”

承太郎没有接话,越过花京院头顶看了一眼水槽:“水满出来了。”

“哎呀——”花京院手忙脚乱地关掉水龙头。

把水渍擦干之后,拿起玻璃杯喝了一大口。

“下午在游戏中心玩得高兴,聚餐时候就和大家一起喝了点。真的没多喝,你看我现在跟你说话不是很清楚么。”花京院兴致盎然地说着,确实是很高兴的样子,“这个时代的游戏中心可真厉害啊。”

“……喝了酒的人不要喝冷水。”看到对方如此高兴,承太郎也放弃了说教。接过杯子把剩下的水倒进水槽,在橱柜里四处找解酒茶。

碍手碍脚了几次之后,花京院老老实实地挪到客厅沙发上等着,打开了一盏昏黄的地灯。

 

过了一会儿,承太郎端着泡好的茶走过来。

正要开客厅的大灯,听到花京院用一种他从未听过的,慵懒又明快的语气,好像撒娇地说着:“不要开太亮的灯,我觉得眼睛好酸,光线亮就难受,可能睡一觉会好吧。”

于是承太郎放弃了开灯,把茶放到花京院面前的茶几上:“让你不要一直玩游戏。”

“你是烦人的老爹么?”花京院颇带玩味地瞥了承太郎一眼。

就这么轻轻一瞥,承太郎却有一种冬日里,被静电电到的感觉。

承太郎觉得,今天晚上的花京院,确实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他清了清嗓子,说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温度应该刚刚好,你喝完就去睡觉吧。”

“好的——老爹——”花京院笑着去拿杯子。

一下。握了个空。

“……”

花京院往前倾了倾身体,又去拿了一次。

握了个空。

“……”

 

承太郎打开客厅大灯。

明晃晃的灯光照亮了花京院,从额头到锁骨,从鼻梁到耳后,从手肘到指尖,所有暴露在外的皮肤,都是一片令人心悸的粉红色。

 

眼前的这个人,是彻彻底底地喝醉了。



BY 荆乐

【TBC】

评论(13)
热度(159)
© 荆乐妄想狂 | Powered by LOFTER